枫雨轩

人格魅力藏在温和的脾气里

标签:

《人格魅力藏在温和的脾气里》 教育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读到这句时,我想到的是我的一位启蒙老师,罗老师。 罗老师是我初中的英语老师,也是班主任老师。罗老师个子不高,肤色略白,北京人,说纯正的国语和英语,浑身散发一股儒雅之气。 那时我和我的一帮发小刚从子弟小学升到这所离家最近的普通中学,那时罗老师带着他的… (阅读全文)

画眉

标签:

《画眉》 你要是以为这是一篇写鸟的文章那就错了,此画眉乃“独自画蛾眉”的画眉。对我来说,不可缺的美妆产品是眉笔,没有它,不能出门。修眉画眉和基础护肤的地位几乎是同等的。没有什么比杂乱无序、死板僵硬的眉毛更让人扫兴的了。眉毛不必每天修,但必须每天画,曾经想过纹或染一劳永逸的方式,最终还是放弃了。我喜欢自然的、不完美的眉毛,它们给人真实的感觉,不喜欢框框… (阅读全文)

写作,是一门孤独的手艺

标签:

《写作,是一门孤独的手艺》 “写作,是一门孤独的手艺。”滋养它的全靠一剂剂的灵感乍现。说文字是诞生于黑暗的艺术,一点也不过分。它不似舞台表演,有灯光和掌声。所谓经典无不是黑暗所生、痛苦所养。 “生活和伟大作品之间,总存在着某种古老的敌意。”如果说耀眼和嘈杂是灵感的杀手,那么舒适和安逸就是灵感的又一杀手,创作的种子无法在这样的土壤着床。 作品的内容可以跟作… (阅读全文)

婚姻的真谛

标签:

《婚姻的真谛》 婚姻是比爱情更复杂的感情关系,一旦置身其中就不那么容易摆脱。说摆脱似乎有贬义之嫌,这不是笔者本意。英文get out of it,有人会说英文也一样,一段关系若是好,没人想出来。我说一段关系的定位,没有好不好,只有合适不合适。在你看来不好的,在人那里有可能视为珍宝。同一个人,跟了这人,可能一辈子不幸福;跟了那人,却能幸福一辈子。这就是为什么我说… (阅读全文)

与你灵魂匹配的人

标签:

《与你灵魂匹配的人》 我曾说:幸福跟在哪无关,跟人有关。跟对了人,在哪都幸福;没跟对人,在哪都不幸福。幸福不是给人看的,给人看的多半经不起推敲。无论如何,你看到的都不会是全部。人心浮躁和叵测。人性对美的渴望和追求,让人把生活的不堪隐藏了。 幸福不是外表的般配,而是灵魂的匹配。年轻时过于看重外表,其实是幼稚的表现。所谓灵魂就是皮囊之下的那个你,人的灵… (阅读全文)

雨天

标签:

《雨天》 又一个雨天。 我其实是喜欢雨天的,柔柔的风,细细的雨丝,极易勾起人对江南雨季的思念。喜欢下雨时空气里的泥土味道,和着亲肤的湿润迎面而来,那是江南水乡才有的气息。喜欢听雨淅淅沥沥或者滴滴答答,那是无比美妙的音乐,夜晚伴着它入睡,是件享受的事。 还是那件旧的风衣,头发松松地在脑后绑成一颗丸子,带一把有向阳花图案的雨伞出门。一直有些讶异这个不带雨… (阅读全文)

洁癖

标签:

《洁癖》 我是那种对文字和照片有洁癖的人。文字上的洁癖表现在用词的节俭和准确,能用一个词的绝不用两个词,能用一句的绝不用两句。十年前就开始写东西,十年来最大的变化是语言精简了不少。回过头看以前的文字,最不能容忍的是啰嗦,每每看到不那么利落的段落就会咔嚓咔嚓毫不留情。照相也一样,与其后期截图修图,不如一开始就做得干净些,当然像上周那样赶在人山人海的周… (阅读全文)

再看人间四月天

标签:

时隔十多年,再看《人间四月天》,点评一二。摘录的对白,乃笔者亲力亲为,绝非拷贝粘贴。 林徽因年纪虽轻,对情感却驾轻就熟,知适可而止、见好就收。心里明明想着诗,却从容不迫地选了建筑。人在爱情面前表现出来的理智,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没有那么爱。女人的身体跟着心走,男人却未必。这就能够解释为何徐可以心里想着林,却又和妻弄出个孩子来。 林是现实逃跑主义,徐… (阅读全文)

文字的内涵和外延

《文字的内涵和外延》 素来痛恶逻辑不严谨的文字,它们就像一个对你说话、眼睛却看着别处的人,缺少起码的尊重与重视。所谓严谨体现在词语的内涵和外延上,句与句之间的吻合,段与段之间的衔接。你必须先要知道说什么,然后才是怎么说。我承认我对文字有洁癖,如果说错别字是试探我的容忍度,那么逻辑混乱则是我的底线。 例如,把情感和心情混为一谈,我也是醉了。情感按类别… (阅读全文)

诗歌和诗歌的形式

《诗歌和诗歌的形式》 诗歌,时代的产物。既是时代的产物,就难免打上时代的印记。例如民国时期的诗歌,就和现在流行的诗歌不一样。凭心而论,那时的诗风比现在清新许多。诗人在诗里要表达的情绪,也多数热烈直白,不像现在诗坛里流行的隐晦,让人云里雾里地扑风捉影。诗变成了一种文字游戏,人们躲在诗的后面,实则害怕直面自己和世界,这何尝不是一种怯懦的表现。 现代诗可… (阅读全文)

爱情的真相

标签:

爱情的开始一定是两个灵魂相似的人的相互吸引。除了灵魂,还有品性,然后是身体。脱离哪个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爱情。 有人说:任何太过强烈的感情都是可疑的,就像是烈火和洪水,带来的远不止是温暖与清凉。 我不怀疑强烈感情的存在,我只是怀疑它能持续多久。相比之下细水长流、不温不火的爱更持久。控制得住洪水、圈养得了猛兽,才是本事。爱情本身不是洪水猛兽,人的占有欲… (阅读全文)

《歌手》第三期点评

1. 《赵雷和他的音乐》 第一次听赵雷是2006年那首《已是两条路上的人》,因为那时涉猎的歌曲不多,也因为它的特别而记住了赵雷这个名字。再见赵雷是在快乐男声和中国好歌曲的舞台,他并不是特别显眼的那个。他有他的圈子,也跳不出他的圈子。 不温不火的他,昨夜却因《歌手》火了。其实火不火的真有所谓吗?对他的喜欢并没有因他的火而有增减。很久都不看歌手,不是因为歌手不… (阅读全文)

一歌一世界

标签:

《一歌,一世界》之周传雄《寂寞沙洲冷》 听说他得了胃溃疡,人瘦得脱了形,跟以前比判若两人,真是让人有点心疼。淡出歌坛的这些年,想必人们也把他忘得差不多了,在音乐世界的汪洋大海里,我们从来不缺音乐人和演唱者,能被人记住,也是一种幸福。 与其说记住这个唱歌的人,不如说记住了他唱过的一首歌。这首歌,像一把久不使用的钥匙,打开了记忆中的某个匣子,让人穿越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