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小鸟

我与动物的战争没有尽头。两只兔子把我的紫叶植物从中部活生生地咬断,气得我七窍冒烟!上次买的辣椒粉一点都不管用。没办法,只好去商店买来铁丝围篱,把心爱的植物围得严严实实的。 昨天,门口树上上演了一场松鼠与鸟儿门的大战!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黑松鼠,爬上了紫金树的顶端,想去抓小鸟!知更鸟、麻雀、Blue Jays, 惊慌失错地叫个不停!它们飞到另一棵树上,松鼠便跳到… (阅读全文)

献礼,加拿大150

还有两天,就是我的第二故乡—加拿大的150周年国庆了,我拿什么来报答您对我们全家十八年来的养育之恩?作为第一代移民,生活确实不容易;可是,您接纳了我的渺小,容忍了我对您的陌生,宽恕了我对您的无礼。大恩无法谢,只有命来报。 昨天,小女儿初中(8年级)毕业了,我有幸参加了毕业典礼。看到一个在墙上涂鸦的小女孩,成长为了一个Visual Arts的专项奖获得者,我忍不住热… (阅读全文)

工程与数学

今年高中毕业的J,选择了建筑工程作为大学学习的专业。他对数理化都不感兴趣,成绩刚够及格(加拿大50分算及格);他不知听谁说建筑工程专业不需要数学,所以如此选择。我家有人是北京建筑工程学院毕业的,工作单位是建设部勘察设计院,做的事情是数字化制图。需不需要数学,我想有点知识的人都明白。 看来是教育出问题了。在我的印象中,工程数学只能算三流数学,不值得一提… (阅读全文)

生命的奥秘

人生的希望在哪里?下一代。下一代的希望在哪里?下下一代。人生的希望就是生命的延续,是永生。为此,我们首先得认识生命。我一直以为,生物学除了一大堆名词之外,还有什么原理吗?简直是太无知了,真可惜,当初学校没有开这门课。近来读了无数生化学家们的研究结果,才明白了生命的奥秘,领略了数学的无处不在。 我们眼见的这个世界分为三界:矿物、植物、动物。物种的起源… (阅读全文)

什么是数学

数学是一种关于形的知识,是用数量来描述形。知识有两种,一种是人们对于客观世界的认识,是唯物的;二是人们思想中虚构的,是唯心的。不管哪种,知识都不能当饭吃,精神食粮而已。 数学从数的构造开始。先是上天创造了自然数,人类加进了零和负数;加减乘除导致了有理数,极限产生了实数,与一条直线上的点完美地一一对应。解方程带出了虚数,三维旋转产生了四元数。把数组合… (阅读全文)

黎曼猜想终结者

黎曼猜想是Bernard Riemann在研究素数分布时,于1859年提出的。说的是,Zeta 函数的非平凡零点都在复平面上实部等于1/2 的直线上。他猜测的根据有两点,一是去掉平凡零点后的函数Z(s)关于Re(s) = 1/2对称;二是Z(s)可以展开为s – ½的一个收敛速度很快的幂级数,因此应该具有多项式一般的性质。 这个问题难倒了地球上的所有人。1900年,Hilbert在那届数学家大会上,把它列为23… (阅读全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欧式几何》

有人让我注册一个微信公众号,介绍一下数学,问我取什么名字才好。全世界那么多数学家、学者,哪里轮得到我来介绍呢?我上了二十二年的学校,教了二十八年的数学,一直不停地研究数学,可惜成果无处发表。所幸有了互联网,还有了微信,我们不用花钱到专门的数学杂志,也能够向公众阐叙个人的观点—任何人都可以这么做。 我的家族姓欧,我说就叫欧氏几何吧,因为欧几里德是我最… (阅读全文)

想当农民

我的父母和祖辈都是农民。是父母努力劳作,才让我上了学,见了世面。但是,我心底里想当农民,近年来更是日思夜想。当牛顿领悟了大自然的奥秘之后,他信了神;当爱因斯坦揭示了宇宙的奥妙之后,他成了神;当Bill Gates开发了代码的妙用之后,他成了慈善家。我一事无成,只想当个农民。 有人骂我农民意识,我为此很得意。是农民,养活了地球人;是码农,给互联网注入了生命。教… (阅读全文)

哥德巴赫猜想该休了

近日,又一个哥德巴赫猜想的研究者让我惊呆了!哈工大的80级学生(与我同级)刘汉清,因为痴迷于这一猜想,荒废了学业;搞了二十多年,50多岁了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一个Loser了得! 当我在中科院数学所读博时(专业:解析数论),也有一个道教学院的学生,整天缠着我(那些大数学家们当然没有一个人理睬他),要我帮他审稿。我告诉他,这个猜想是不可能用初等数学的办法解决的… (阅读全文)

我爱植物

多年前,在读一本化学书时,作者(Raymond Chang)提到自己拥有一个Forest Garden,我是何等的羡慕啊!一直住的公寓,能够在阳台上摆上几盆花,已经是很奢侈了;何时才能拥有自己的花园呢? 今年看来是我的幸运年。雨水特别多,各种植物长得十分旺盛。各个商店,小到街角的便利店,大到跨国的连锁店,如Walmart、Costco、Canadian Tire等等,都在大卖花啊树啊的,价钱也还能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