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羞不羞!

最近,为了准备COMC, 我给学生们布置了一些计数题。一个11年级学生把题目带到了学校去,让数学老师帮忙,结果,一个多小时也做不出一道题!一个十年级学生也把题目带到了学校,利用午休时间做;同班一个刚刚从中国来的学生凑过去问他在干什么,不禁脱口而出:It is a shame! Are you still doing this type of questions? I did it in Grade 3! 再看看那些正在上Data的12年级… (阅读全文)

物理就是无理

在我刚刚登陆多伦多时,ESL老师说了一句让我终生难忘的话:你应该了解你所生活的城市!说实在的,我在中国的好几个大城市和农村都生活过,却从来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也没有刻意要去了解所在的城市;在哪里生活不都一样,都是俗人、房子和车子,有什么好了解的?稀里糊涂或者明明白白过几十年又有什么差别? 然而,世界这么大,不出去走走看看,不去了解一番,这一世岂不是… (阅读全文)

最后的发现

在数学与科学中,我们只有发现,而不是发明。人类并没有发明宇宙的结构,只是发现了它;牛顿和莱布尼兹并没有发明微积分,只是发现了微分与积分的关系而已。我们并没有发明各种现像之间的联系(规律),只是发明了表示它们的符号而已。 人类有思想,故而永不满足,永远在探索:探是好奇,索是贪婪(并无好坏或高尚低贱之分)。我纳闷的是,自然科学家们(物理学家、天文地理学… (阅读全文)

有闲就得干大事

今年暑假回国探亲时,在数学所的一个同学陪同下,我有幸见到了阔别二十多年的导师王元院士。快90岁的人了,出门得扶着一个手推车才能行走,去年还摔了一跤,弄得个粉碎性骨折,幸好恢复了。 刚一见面,他对我说,你是搞代数的吧?我急了,忙说:我是你的学生啊,搞数论的。真是惭愧得很呐,出国二十年,只回国一次,没有机会去看望他老人家,弄得他都不认识我了。后来说起我的… (阅读全文)

机器的偏见

为什么我们需要计算机?因为它快速、准确。普通人对计算机给出的结果都是深信不疑的。如果你到银行的机器上去存款,结果却错了,那肯定是背后的人在捣鬼,机器怎么会算错呢!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美国某机构用计算机搞选美比赛,结果44个获奖者中有36个白人;由此暗示,机器也会有种族歧视。 前几天看见普京的发言译文,说谁掌握了人工智能的技术,谁就能称霸全球;还说,俄… (阅读全文)

关于教育的思考

马上就又要开学了,我们年复一年地学啊教啊,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今早走过一所学校门口,猛然看到显示牌上写着:Education is the most powerful weapon which you can use to change the world (Nelson Mandela),太精辟了!Obama以改变为口号登上了美国总统的宝座,如今STEM硕果累累,正在改变着全世界。北京的中学生都会说,有知识不一定能改变命运,但是,没有知识肯定不能… (阅读全文)

中国最赚钱的职业

最近回中国探亲一月有余,看到中国的发展与不足,感慨颇多,但又觉得事不关己,管它如何;想想自己过的日子,又自惭形秽不已。人活一世,往高处说,是要争一口气,获得他人的尊敬;往低处说,就是挣几个钱,以维持生计。这里我就说说中国最赚钱的行当。 第一名:村干部 村是中国最小的行政单位,可村长、村支书却是绝对的土皇帝!上面的政策、拨款到不到得了村民,完全靠土皇… (阅读全文)

我爱小鸟

我与动物的战争没有尽头。两只兔子把我的紫叶植物从中部活生生地咬断,气得我七窍冒烟!上次买的辣椒粉一点都不管用。没办法,只好去商店买来铁丝围篱,把心爱的植物围得严严实实的。 昨天,门口树上上演了一场松鼠与鸟儿门的大战!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黑松鼠,爬上了紫金树的顶端,想去抓小鸟!知更鸟、麻雀、Blue Jays, 惊慌失错地叫个不停!它们飞到另一棵树上,松鼠便跳到… (阅读全文)

献礼,加拿大150

还有两天,就是我的第二故乡—加拿大的150周年国庆了,我拿什么来报答您对我们全家十八年来的养育之恩?作为第一代移民,生活确实不容易;可是,您接纳了我的渺小,容忍了我对您的陌生,宽恕了我对您的无礼。大恩无法谢,只有命来报。 昨天,小女儿初中(8年级)毕业了,我有幸参加了毕业典礼。看到一个在墙上涂鸦的小女孩,成长为了一个Visual Arts的专项奖获得者,我忍不住热… (阅读全文)

工程与数学

今年高中毕业的J,选择了建筑工程作为大学学习的专业。他对数理化都不感兴趣,成绩刚够及格(加拿大50分算及格);他不知听谁说建筑工程专业不需要数学,所以如此选择。我家有人是北京建筑工程学院毕业的,工作单位是建设部勘察设计院,做的事情是数字化制图。需不需要数学,我想有点知识的人都明白。 看来是教育出问题了。在我的印象中,工程数学只能算三流数学,不值得一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