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植物

多年前,在读一本化学书时,作者(Raymond Chang)提到自己拥有一个Forest Garden,我是何等的羡慕啊!一直住的公寓,能够在阳台上摆上几盆花,已经是很奢侈了;何时才能拥有自己的花园呢? 今年看来是我的幸运年。雨水特别多,各种植物长得十分旺盛。各个商店,小到街角的便利店,大到跨国的连锁店,如Walmart、Costco、Canadian Tire等等,都在大卖花啊树啊的,价钱也还能承… (阅读全文)

眼光

人生的每一步都是在做选择题。小的时候是家长在替我们选择,上学的时候是老师在替我们选择,工作的时候是老板在替我们选择。等到能够自主选择时,怎么才能知道什么对自己是最好的?这需要眼光,更需要天赋。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任何该做的事情不做到最好是绝不罢休的,而这是从同事的嘴里知道的;我的岳父也曾经告诉过我,我所提出的意见和建议,事后都被证明是正确的。 最近… (阅读全文)

可怜苍生

最近,有两件事情震惊了世界。不是美联航暴力赶客,也不是郭文贵爆料中共高层腐败,而是美国科学家上街游行,中国医生论文造假!垄断企业的傲慢,独裁政权的绝对腐败本来就是世间常态,没有什么稀罕的。可是,本该默默苦干的科学家都被逼得走上了街头,最该实事求事以救人命的医生却集体造起了假!这个世界怎么了? 仿佛一夜之间,世界巨人—美国,就从崇尚科学的领导变成了蛮… (阅读全文)

机器没有智慧

世界什么样之12:机器没有智慧 前段时间,世界名人、大佬都份份发言,极力鼓吹人工智能(AI)。首先是Bill Gates, 说是今后要想赚钱,就得去搞AI、BT(生物科技)、CE(清洁能源),不要去搞操作系统了(这一块的钱已经被他赚足了)。接着,日本软银的孙正义说,三五年后,一双鞋子都会比人类任何专家学者都要聪明(简直是侮辱人类智慧!)。就连名不见经状的新东方俞敏宏也跳… (阅读全文)

当银行成了土匪

当银行成了土匪的时候,国民只能任他们宰割,毫无反抗的希望;这比警察变成土匪要可怕一万倍,因为遵纪守法的公民不必跟警察打交道,但是人们离了银行活不了。从此也将国之不国。 当TD被爆出向顾客强行推销不必要的产品时,我没有发声,因为那与我无关;尽管我所在的两家银行都对我那么做过,但是被我拒绝了,而他们也没有逼我。然而,这十几年来,与加国银行打交道的过程中,… (阅读全文)

可怜的信用卡

上上周刚刚在新闻里读到信用卡被盗刷的报道,这一周,同样的事就落到了我自己的头上!心里还一直在想,那是遥远的中国发生的事—你知道,那里的人信用不佳,可是我们在信用制度十分完善的加拿大啊,怎么会发生信用卡被人复制走了?有不有人告诉我为什么? 上周二晚上下课回家后,我打开了Visa给我寄来的账单。那长长的列表立刻就把我吓蒙了:服装店购物,小卖店买食品,加油站… (阅读全文)

思考与工具

孔老夫子教导我们说,师者,授业解惑也。一般的老师去解惑没有问题,因为他们有足够的知识,以及获取知识的手段。现在的知识太多了,人类的大脑快要装不下了;我们把知识存到了手机里,存到了云里。如何获取呢?输入个别关键字即可;可是,如果你连关键字也不知道呢?有不有一种方法,不依赖于具体的知识,而又让我们的大脑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呢?有,那就是思考。 思考必须有… (阅读全文)

科教兴国

昨天刚刚知道,中国有个总理之问:为什么中国连个圆珠笔头都造不出来?这让我很吃惊!什么五千年文明古国,什么纳米技术,这一切都是浮云吗?而肆虐大半个中国的雾霾却又那么实实在在,呛得国民透不过气来!气象局的技术员、政府官员都只有等风来的心态,希望把雾霾吹到别的地方去。 再回想一下上一任总理在2005年得到的钱学森之问:“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 (阅读全文)

圣诞与微信

圣诞与微信,风马牛不相及,最近却让我很困惑:人与人之间,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不同? 今年4月份,我的一个大学同学,通过我的电子邮件联系上了我,邀请我加入了原同班同学的微信群。30多年没有音信了,能够联系上真是很激动。我与个别要好的同学还开启了单独聊天。在感受科技进步的同时,隔壑却还是不可避免。 我发几张景物照片,立刻成了炫耀;我说句中秋快乐,他们说是纪念死… (阅读全文)

关于宇宙的终极理论

宇宙的终极理论—Ultimate Theory of The Universe   宇宙是什么?时间是什么?我从哪里来?又到何处去?这是世人们一直想要弄清,却又永远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其实,中国古代贤人早就说过,天有九重;古希腊智者也说过,宇宙就是一塘水,星星只是漂浮于其中的船。数学家Kronecker还说过,一切都是数;我再加一句:数就是一切! 数学是研究形与量的科学;其实,物理、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