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信用卡

上上周刚刚在新闻里读到信用卡被盗刷的报道,这一周,同样的事就落到了我自己的头上!心里还一直在想,那是遥远的中国发生的事—你知道,那里的人信用不佳,可是我们在信用制度十分完善的加拿大啊,怎么会发生信用卡被人复制走了?有不有人告诉我为什么? 上周二晚上下课回家后,我打开了Visa给我寄来的账单。那长长的列表立刻就把我吓蒙了:服装店购物,小卖店买食品,加油站… (阅读全文)

思考与工具

孔老夫子教导我们说,师者,授业解惑也。一般的老师去解惑没有问题,因为他们有足够的知识,以及获取知识的手段。现在的知识太多了,人类的大脑快要装不下了;我们把知识存到了手机里,存到了云里。如何获取呢?输入个别关键字即可;可是,如果你连关键字也不知道呢?有不有一种方法,不依赖于具体的知识,而又让我们的大脑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呢?有,那就是思考。 思考必须有… (阅读全文)

科教兴国

昨天刚刚知道,中国有个总理之问:为什么中国连个圆珠笔头都造不出来?这让我很吃惊!什么五千年文明古国,什么纳米技术,这一切都是浮云吗?而肆虐大半个中国的雾霾却又那么实实在在,呛得国民透不过气来!气象局的技术员、政府官员都只有等风来的心态,希望把雾霾吹到别的地方去。 再回想一下上一任总理在2005年得到的钱学森之问:“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 (阅读全文)

圣诞与微信

圣诞与微信,风马牛不相及,最近却让我很困惑:人与人之间,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不同? 今年4月份,我的一个大学同学,通过我的电子邮件联系上了我,邀请我加入了原同班同学的微信群。30多年没有音信了,能够联系上真是很激动。我与个别要好的同学还开启了单独聊天。在感受科技进步的同时,隔壑却还是不可避免。 我发几张景物照片,立刻成了炫耀;我说句中秋快乐,他们说是纪念死… (阅读全文)

关于宇宙的终极理论

宇宙的终极理论—Ultimate Theory of The Universe   宇宙是什么?时间是什么?我从哪里来?又到何处去?这是世人们一直想要弄清,却又永远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其实,中国古代贤人早就说过,天有九重;古希腊智者也说过,宇宙就是一塘水,星星只是漂浮于其中的船。数学家Kronecker还说过,一切都是数;我再加一句:数就是一切! 数学是研究形与量的科学;其实,物理、化… (阅读全文)

教育应当以谋生为起点

我曾经抱怨,我的老师们没有教我谋生的本领;其实他们教了,只是我没有用心去领会。现在,这些恩师长者都已故去,我悔之晚矣。 我最崇敬的数学老师陈开学,复旦大学的高才生,要我好好学读书,说只要考上大学,一日三餐就有保证了。我做到了;如果不离开中国,真能够饱暖终生。 恩师后来官至付县长,在体制下被控贪腐,郁郁而终。我也官拜付处,但还是离开了,没曾想却陷入了… (阅读全文)

转身,迫不得已

有人放弃大学教授不做,跑到硅谷去创业;写了数百万行代码,形成了一个产品,卖了24亿美元,从此钱财皆粪土;正是从此人处,我才明白了创新就是把知识转换成金钱。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同是数学系毕业,当别人都在做中学数学老师时,他却爱上了书法;现如今,他成了全国著名的书法家,一字值千金,钱财不过是过眼阴云。我呢,到现还在一小时一小时地挣钱,眼看人之将老,细算一… (阅读全文)

事不关己

我对学校里的那些愚昧无知的老师早已经麻木了,他们做什么,做得怎么样,与我毫无关系!说实在话,我这个补习老师能够有一碗饭吃,还得感激这些公立、私立学校里的愚蠢的老师们呢,如果他们个个都够聪明,哪里还有补习老师的存在呢! 可是,看到学生们被他们的愚昧糟蹋得那么不堪,实在于心不忍,只好在此发发牢骚。 Felix现在上七年级,我已经教过他一元一次方程的解法了,那… (阅读全文)

中国男人真爷们!

我已经三个月不玩博客了,因为迷上了微信;还心想博客会不会被淘汰,关门大吉?今天看来还不会,因为我们总有话要对大众说,对社会说;微信、LinkedIn、facebook等等,只不过是一个小圈子,我们少不了大众平台。 我今天要发的感慨是,中国男人真爷们! 今天下午去一家华人超市购物,可能因为顾客不多,店家只开了两个收款台,因此,缴款的顾客们排起了长队。我等了十几分钟才… (阅读全文)

同学

当你听到36年前的同班同学的消息时,那会是什么样的惊喜?今天早上,我收到了在湖南师大80届的一个同班同学发来的邮件,说是她在加拿大住了20年了,而我也在此住了15年了,竟然彼此丝毫不知情!这个世界,到底是太大,还是太小? 数年前,母校搞30周年毕业庆典,满世界找我也没有找到;现在好了,所有同学竟一下子从全世界冒出来了!有的成了澳大利亚某大学里信息工程系的教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