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 的存档信息

老师难当

这是一个杜撰的善意的玩笑,没有挖苦任何人的意思。  这学期我教七年级的代数课。什么是代数呢,就是用字母或符号代替数来进行运算;可不论我怎么解释,有的同学就是弄不明白。 班上的孩子似乎分成了三组。那些亚洲籍的孩子很聪明,往往是不等我抄完题目,他们就得出正确答案了,什么3x + 5x, y + 2y – 3y, 4m + 6 – m + 3等等,永远也难不倒他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能那… (阅读全文)

也说白人的素质

因为近来被那个白人邻居吵得要命,早就想写篇文章说说一些白人了;近日,一个骗了Quebec政府而改投多伦多的中国新移民把白人说得像圣人,而其他民族简直就像人渣,实在看不过去,我就在此罗列一些我所亲身遇到过的一些白人的低劣表现,以正视听。 我在现在这个公寓已经住了两年多了。不知什么时候,隔壁换成了一个白人(以前是个印巴人)。他大概上夜班,每天下午一点多起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