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 的存档信息

为一对母女鸣不平

在加拿大有不有言论自由?有;但是,有限度。你说话不能有种族倾向,更不能攻击她的司法制度。今天,我要触触底线,对加拿大的个别法官表示不满,为一对母女鸣不平。我的博文也许根本就不会被要人们看到,但是,即使这是我的最后一篇博文,我还是要说,因为这太欺负新移民了。 这家移民来此刚一年多,父亲还在中国工作;一个丝毫不懂英文的母亲带着一个十四岁的女儿和一个八岁… (阅读全文)

堵车,堵心

今天早晨,我很罕见地赶了一次早高峰,因为要去二十公里外的地方取一个快递。他们8点开门,我7点15分就出门了;心想,45分钟总该够了吧? 现在,我已对多伦多的道路了如指掌,知道哪里会堵车,知道哪个路口左转的等待时间长,更知道钻小道!我时常心想,如果所有司机都和我一样聪明,我又还有什么捷径可走?尽管如此,我还是在8点15分才赶到。原本还想沿着原路返回,可一看到… (阅读全文)

孩子是宠坏的

经过多年的艰辛养育,成就的却是一个毫无进取之心的孩子,一个母亲会怎么想?条件不够好?还是教子无方?我看到的原因则是放纵不管和过于娇惯。 近日一位家长跟我诉苦,说自家一个上高中的孩子已经懒散到了极点—让他饭后去后花园走几步都不去,让他帮家里丢丢垃圾也是梦想,每天就知道睡—一天睡14个小时,第二天还是打磕睡。我有一次去给他上课,他就在我到达的那一刻开始睡,… (阅读全文)

去美国购物

当加拿大的海关官员问我“你多长时间来美国购物一次?”时,我竟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以前他们问的无非是:到美国干什么?呆了多久?买了些什么?总额多少?我对总额的回答自然是逐次增加。从几十元、一百元,到一百五十元、二百元,官员连发票都没有看,就放我过关了;而这次我答的是二百五十元,官员才有了上述提问。我稍一迟疑才想起,原来我们每半年去美国购物一次;一次在… (阅读全文)

我解出了一个方程

解出一个方程有什么好说的?方程可多了去了!从简单的线性方程,到高次方程、无穷级数的方程,再到函数方程,常微分方程、偏微分方程,积分方程,矢量方程等等,应有尽有;可以说数学家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解方程。 现在,最难的方程是什么?爱因斯坦的场论方程?或是黎曼函数的零点?在1900年的世界数学家大会上,大数学家Hilbert提出了23个最难、最需要解决的数学问题;其中第… (阅读全文)

为什么扣半分?

这是今年四月份发生在北约克Bayview夹Yorkmills地区的一所中学里的真实事件,它让我每次讲到微积分中的变化率时,都忍不住要哈哈大笑! 在一班十二年级学生学习微积分时,导数的计算一般没有问题:只要记住六个基本初等函数的导数公式、五条运算法则、三种特殊函数的微分法就足够了;更何况加拿大高中里刚开始时只教一个函数—幂函数的导数公式,而把其它超越函数的导数计算放… (阅读全文)

第四次飞跃

数学是人们为了描述事物之间的数量关系而发展起来的一门科学。在对数量关系的认识上,我们已经有了三次飞跃:第一次,从正数到负数,这对六、七年级的学生是一大挑战;第二次,从算术到代数,即从数值运算到字母运算,这是中学生们的头痛之处;我甚至见到过十二年级学生因为列不出方程而哭鼻子的事。 第三次飞跃,是从不变到变,也就是极限概念的引进;这是大学一年级学生或选… (阅读全文)

断网的日子

一个人没有食物能活多久?好几天;一个人没有互联网能活多久?几个小时而已。显然,在当今社会里,互联网已经成了人们生活必不可少的东西;可是,在选择互联网的提供商时,我估计人人都有不愉快的经历。 刚刚移民加拿大时,我没有自己的计算机,也没有手机,上网只能到图书馆。如果遇到搬家的时候,在电话还没有接通的几天里,那感觉就像是与整个世界失去了联系一般,真是度日… (阅读全文)

什么决定人生?

Henry的事迹引起了我对人生之路的思考。 谁是Henry? 一个两家补习机构为此争得面红耳赤的优秀学生。一家私校说是他们培养出来的,另一个补习老师又说Henry一直是他的学生;Henry去年参加了国际物理奥林匹克竞赛(IPHO)并获得了银牌,今年他还是IPHO的五名加拿大选手之一,并且获得了金牌!他那大大的获奖照片,只要Google一下就可看见,多么光辉的事迹啊! 在6月底到7月10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