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闲就得干大事

字体 -

今年暑假回国探亲时,在数学所的一个同学陪同下,我有幸见到了阔别二十多年的导师王元院士。快90岁的人了,出门得扶着一个手推车才能行走,去年还摔了一跤,弄得个粉碎性骨折,幸好恢复了。

刚一见面,他对我说,你是搞代数的吧?我急了,忙说:我是你的学生啊,搞数论的。真是惭愧得很呐,出国二十年,只回国一次,没有机会去看望他老人家,弄得他都不认识我了。后来说起我的硕士导师邵品琮教授,还有科大的博士论文指导老师,他才想起我这个学生来。

说是导师,他其实并没有给我上过一节课;毕业论文选题时,他给了我一个平方和问题,我说没有意义;他就让我去找科大的陆鳴皋教授,搞华林问题去了。我自己也做了两个其它课题,成功解决的是指数和问题,没有成功的是林德洛夫猜想。

在谈话中我才第一次知道,他把我定义为“喜欢搞难题的人”,并且“百分之百不会成功”。记得陈景润给我的硕士论文的评价是“喜欢啃大部头”,“敢于啃硬骨头”。当时哈工大的曹珍富,搞不定方程小有名气,发表了很多文章;但是,王元老师对此不屑一顾,认为没有意义;而我也是如此看法,所以就只肯硬骨头。

我说我解决了哥德巴赫问题和黎曼猜想;王老师(我只叫他王老师,不像别人都叫他元老)说不信,问我用的什么方法,我说是华老和波利亚的方法。他说,那不可能,劣弧上的估计只要差一点点就通不过。我没有与他争论,因为我用的不是圆法,也没有细说我的想法,只是答应尽快把文章整理出来拿去发表。

旁边的同学说,他有一个团队,正在做这两个问题;还说他把Zeta函数的根化成了算子的谱。要知道,他可是拿着千人计划的名额,还有美国某著名大学的一份教职,资金不知道有多少!而我呢,要靠打工养活一家人,只是工余才搞研究。当然,我也是衣食无忧。

王老师说,当你们工作稳定、温饱不愁、职称到头后,搞一些小问题就没有意义了;必须要做大问题!自相矛盾了?但合我意。也亏得了中国,花大钱养着一个科学院、一个工程院,那么多养尊处优的人,为什么不去搞大问题,而是在搞假论文?加拿大人更是悠闲自得,环境又好,却没有人去钻研一下学问。

王老师的另一个观点(我无法赞同  )是,人到三十岁以后,就不能搞数论了。我曾经同卡尔顿大学的一位教授说起过,他的反应是,Nonsense!我六十多岁的人了还在搞数论呢!而这一次,旁边的同学说是元老谦虚而已。我的观点则是,做事情如果不能持之以恒,如何能成大事?

不管有闲没闲,有志气的人就是要想着成大事!既然命运把我们推上了科学之路,那就要解决一个大问题,你才对得起自己;解决了大猜想,你才能明白学科的真谛。学无止境,科研没有终点,生命才有意义。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闫百权 - 2017年10月17日 15:50

    中国的数学,玩玩而已,作为学生考试可以,哪个为数学史做出过贡献?不要自我陶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