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未分类 的存档信息

最后的发现

在数学与科学中,我们只有发现,而不是发明。人类并没有发明宇宙的结构,只是发现了它;牛顿和莱布尼兹并没有发明微积分,只是发现了微分与积分的关系而已。我们并没有发明各种现像之间的联系(规律),只是发明了表示它们的符号而已。 人类有思想,故而永不满足,永远在探索:探是好奇,索是贪婪(并无好坏或高尚低贱之分)。我纳闷的是,自然科学家们(物理学家、天文地理学… (阅读全文)

关于教育的思考

马上就又要开学了,我们年复一年地学啊教啊,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今早走过一所学校门口,猛然看到显示牌上写着:Education is the most powerful weapon which you can use to change the world (Nelson Mandela),太精辟了!Obama以改变为口号登上了美国总统的宝座,如今STEM硕果累累,正在改变着全世界。北京的中学生都会说,有知识不一定能改变命运,但是,没有知识肯定不能… (阅读全文)

当银行成了土匪

当银行成了土匪的时候,国民只能任他们宰割,毫无反抗的希望;这比警察变成土匪要可怕一万倍,因为遵纪守法的公民不必跟警察打交道,但是人们离了银行活不了。从此也将国之不国。 当TD被爆出向顾客强行推销不必要的产品时,我没有发声,因为那与我无关;尽管我所在的两家银行都对我那么做过,但是被我拒绝了,而他们也没有逼我。然而,这十几年来,与加国银行打交道的过程中,… (阅读全文)

可怜的信用卡

上上周刚刚在新闻里读到信用卡被盗刷的报道,这一周,同样的事就落到了我自己的头上!心里还一直在想,那是遥远的中国发生的事—你知道,那里的人信用不佳,可是我们在信用制度十分完善的加拿大啊,怎么会发生信用卡被人复制走了?有不有人告诉我为什么? 上周二晚上下课回家后,我打开了Visa给我寄来的账单。那长长的列表立刻就把我吓蒙了:服装店购物,小卖店买食品,加油站… (阅读全文)

圣诞与微信

圣诞与微信,风马牛不相及,最近却让我很困惑:人与人之间,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不同? 今年4月份,我的一个大学同学,通过我的电子邮件联系上了我,邀请我加入了原同班同学的微信群。30多年没有音信了,能够联系上真是很激动。我与个别要好的同学还开启了单独聊天。在感受科技进步的同时,隔壑却还是不可避免。 我发几张景物照片,立刻成了炫耀;我说句中秋快乐,他们说是纪念死… (阅读全文)

房价疯了

在51网,关于该不该买房的文章总是能引起许多人的骂战,关于房价是涨是跌的争论从来就没有止境;有人以为是经纪在那里忽悠,以便自己赚大钱;有人坚信房价总会跌,所以永远在等跌的那一天。凭我几十年的经历,只有一句话:有能力不买房,那就真是傻到家了! 我在中国工作时,房子是单位分的,两室一厅,不大也不小。后来买了下来,才4万人民币。现在呢,你永远猜不到那房子的… (阅读全文)

停车风波

在加拿大,停车是一个无本万利的生意,在司机与业主之间发生矛盾也就不足为奇了。我从这几年的亲身经历,总结一下其中的利害关系,以便后来者有所借鉴。 昨天下午,女儿从美国放假回来;由于没有行李,我就准备直接在出口接她。按照飞机的落地时间和我的行车距离,我把出发时间精确到了分钟;可还是在飞机的落地同一分钟到达了出口,只好去外面绕圈;看到有别的司机打着闪灯,… (阅读全文)

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

俄罗斯客机被炸,224条无辜生命从此消失;巴黎恐怖攻击,129人丧命;中挪人质被杀,马里酒店170名人质被劫持,多少人被杀?IS明显已经与全世界宣战,可以他的实力,怎么打得过核武大国? 那就只有采取攻击平民这种下三烂的手段了。 现在加拿大人在做什么呢?扔掉武器、退出对IS的战斗,用节省的钱来为恐怖分子养育后人,这事只有IS他亲爹才能干得出来!那个刚刚上任的总理,尽… (阅读全文)

士家堡是加拿大吗?

刚刚才搬到Oakville一个多月,就问原住地还是加拿大吗?这未免太过悲哀。可是,从Oakville走进Scarborough,那感觉就像是从天堂走进了地狱,谁又不能发出此感慨?可惜的是,我还不敢问:多伦多是加拿大吗? 记得1998年从Carlton大学做完访问学者回国后,系里的书记让我给全系教职员工们说说加拿大的见闻,我毫不犹豫就拒绝了。说加拿大好吗?共产党的书纪不会爱听的;说加拿大… (阅读全文)

抢房大战(2):品房

在确定价位和购房区域后,我在经纪的催促之下,看遍了所有的房子,结果却是没有一个满意的。现在倒好像觉得是在替经纪买房了:如果我们不买,经纪该多失望啊,我们该多么对不起经纪啊。 在一处Open House,我跟卖方经纪聊了起来。他说我可以讲价,我问可以减多少;他说如果你没有买房经纪的话,他可以直接减掉两万五千;如果有的话,他最多减一万五!我这才知道:他要给我的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