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迫不得已

有人放弃大学教授不做,跑到硅谷去创业;写了数百万行代码,形成了一个产品,卖了24亿美元,从此钱财皆粪土;正是从此人处,我才明白了创新就是把知识转换成金钱。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同是数学系毕业,当别人都在做中学数学老师时,他却爱上了书法;现如今,他成了全国著名的书法家,一字值千金,钱财不过是过眼阴云。我呢,到现还在一小时一小时地挣钱,眼看人之将老,细算一… (阅读全文)

事不关己

我对学校里的那些愚昧无知的老师早已经麻木了,他们做什么,做得怎么样,与我毫无关系!说实在话,我这个补习老师能够有一碗饭吃,还得感激这些公立、私立学校里的愚蠢的老师们呢,如果他们个个都够聪明,哪里还有补习老师的存在呢! 可是,看到学生们被他们的愚昧糟蹋得那么不堪,实在于心不忍,只好在此发发牢骚。 Felix现在上七年级,我已经教过他一元一次方程的解法了,那… (阅读全文)

中国男人真爷们!

我已经三个月不玩博客了,因为迷上了微信;还心想博客会不会被淘汰,关门大吉?今天看来还不会,因为我们总有话要对大众说,对社会说;微信、LinkedIn、facebook等等,只不过是一个小圈子,我们少不了大众平台。 我今天要发的感慨是,中国男人真爷们! 今天下午去一家华人超市购物,可能因为顾客不多,店家只开了两个收款台,因此,缴款的顾客们排起了长队。我等了十几分钟才… (阅读全文)

同学

当你听到36年前的同班同学的消息时,那会是什么样的惊喜?今天早上,我收到了在湖南师大80届的一个同班同学发来的邮件,说是她在加拿大住了20年了,而我也在此住了15年了,竟然彼此丝毫不知情!这个世界,到底是太大,还是太小? 数年前,母校搞30周年毕业庆典,满世界找我也没有找到;现在好了,所有同学竟一下子从全世界冒出来了!有的成了澳大利亚某大学里信息工程系的教授… (阅读全文)

房价疯了

在51网,关于该不该买房的文章总是能引起许多人的骂战,关于房价是涨是跌的争论从来就没有止境;有人以为是经纪在那里忽悠,以便自己赚大钱;有人坚信房价总会跌,所以永远在等跌的那一天。凭我几十年的经历,只有一句话:有能力不买房,那就真是傻到家了! 我在中国工作时,房子是单位分的,两室一厅,不大也不小。后来买了下来,才4万人民币。现在呢,你永远猜不到那房子的… (阅读全文)

另类比赛

从小到大,我所知道的也就只有数理化、生物、机算机等竞赛,在中学生的国际竞赛项目中,不也就是这些科学竞赛吗?然而,近日学生们所参加的各种竞赛,让我大开了眼界! 首先是Ramy参加的超女大赛。她先是从多伦多地区被选拔到温哥华参加全加拿大的比赛,没曾想到,得了第一名;接着去了中国长沙,参加全中国的比赛!教了她多年的数学,没想到她那么能唱! 再次是Edward,每年… (阅读全文)

生病一念间

今年多伦多的冬天,是十几年来最暖和的一年,也是最奇葩的一年。我们整个冬天都没有感觉到冷,可到了四月十号还在下大雪,第二天却大晴,雪迹毫无踪影。这情形我已经记不清反复多少次了,只是可怜地里刚刚长出的郁金香,一次又一次地被厚厚的雪覆盖,好像永无出头之日。 气象学家们用额尔尼诺现像来解释,我不信。去年的时候,说是圣婴在落基山脉筑起一道墙,堵住了太平洋的暖… (阅读全文)

竞赛感慨

今年的Euclid竞赛已于昨日(4月12日)举行,北美之外的地区则在今日进行。现已经中午,估计考得差不多了,我可以说说考题了。 这次竞赛是有史以来最容易的一次。第一至六题不值得一做;7b) 是简单的二次方程组,8b)只是一个简单的对数方程,只要一换底就能很快解出。9a)是一道简单的计数题,用间接计数法,别忘了减去公共部分就能得到正确答案。 今年的几何题很少,已经不配称… (阅读全文)

羡煞人的房子

近日应邀到了Gomerly(快到Aurora了)去给一个学生上课。开车走在Woodbine大道上,即使是冬天,路边的景致也让人心旷神奕。拐进一条林间小道后,看到两边的房子—不,那些建筑不应该被称之为房子,这太有辱其宏伟了。叫别墅?太小气了!叫豪宅?太俗气了!叫宫殿?太老气了!总之,我想不出一个名称来。等到进了主人家里,我就只有一个想法:自己住的那能够叫做房子吗?小狗窝… (阅读全文)

科技创新的笑话

近日看到一篇报道,说是加拿大人意识到不能再坐吃山空了,能源、矿产总有耗尽的一天的,于是准备投资多少个亿去搞科技创新。可加拿大既没有杰出的科学家,也没有学习科技的氛围,仅有的几个能工巧匠也都跑到美国去了,何谈创新?看看学校里的实际情形,我感到的只有悲哀。 N是万锦某著名高中的IB学生,近日准备写EE(Extended Essay)了。他对数学有兴趣,想写个数学方面的课…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