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是对你没礼貌

字体 -

周末带孩子去游乐场,快结束时孩子拿着票准备兑玩具。排在我身后的洋人白皮肤女性不停呱呱(说的不是英语)。然后,一个白人小男孩就凑到了柜台前,逡巡一番后用英语对白皮肤女性说:妈妈,我要这个,我要那个。快轮到我了。这时,小男孩子身边又多了一个慈祥微笑的白人老爷爷,然后,我听到白皮肤女性用我不懂的语言又呱呱了。再然后,我看到她将手里的票递到了小男孩子手上。当我白痴吗?我立马很不客气地用英语对白皮肤女性说:请排队,我在你前面。她看了我一眼,依然没有收回孩子手上的票。

 

终于到我们了。柜台里的小姑娘想都没想,首先伸手向白皮肤的洋人小男孩子,我立马不让,用英语说:请注意,我是排队的,我在最前面。然后,盯着她的眼睛说:我们是第一位的。小姑娘看了看白皮肤女性,我也瞧着她,她还敢吭声吗?!

 

柜台里的小姑娘只能是首先给我们家孩子兑换玩具。

 

回到车上,我问女儿:妈妈今天做错了吗?女儿沉默。我再问:我们排队没有?是不是应当轮到我们了?他们插队是对的吗?那么,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是沉默,还是应当说出来,保护自己,维护自己的权益?

 

我开始以为这只是我个人的遭遇,后来在朋友的聊天和微信里发现有很多和我类似的情况。有位朋友嫁给老外,某次全家人一起去试衣服,服务员对唯一亚洲人面孔的她说:你只能试三次。为什么?朋友很不解地问同去的婆婆和小姑。她们立刻上去和服务员交涉,服务员明白她和她们是一起的,立刻改变了态度。这种隐性的歧视让她很不舒服。今天有朋友在微信圈里发了一件事。他的左邻居是一对白人夫妇,他们不仅经常将自己的车停在回流的香港邻居车道上,而且特别不环保地每天提前将车预约二十多分钟。随着天气渐暖,朋友善意地提示他们:为了环保,现在不用将车子提前预热那么久。可是,朋友观察到,邻居根本不听。早上八点半上班,八点十分照旧预热车子,轰轰得响。他们不排队,他们理所当然地无视你的存在插到你前面,连一句“对不起”或“谢谢”都没有。他们无视你的提醒,无视你的要求,更无视你的权利,认为世界是他们的,你根本不在他们的眼里。

 

他们真的没有礼貌与教养吗?不是,他们只是对你,对我没有礼貌。他们的教养只体现在他们认为“值得”的人与事上。

 

这让我想到已故作家三毛的作品《西风不识相》,说的就是她留学时一段经历。在无数次忍让后,她终于理直气壮地提出她的要求。文章的最后她写道:我多么愿意外国人能欣赏我的礼教,可惜的是,事实证明,他们享受了我的礼教,而沒有回报我应该受到的尊重。我不再去想父母叮咛我的話,但愿在不是自己的国度里,化做一只弄风白額大虎,变成跳涧金睛猛兽,在洋鬼子的不识相的西风里,做一个真正黃帝的子孙。

 

这样的现实,让我对三毛的文章和为人有了重新的认识与敬意。


—本文发表在往期的《星星生活》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May Rose - 2015年10月19日 14:37

    做得对。

  2. 2. olive tree - 2015年10月21日 07:37

    问好阿妍,最近忙么?

    回:感谢小树,最近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