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了

你同学会了吗?这个夏季我听到国内朋友们不停地在聊这个话题,初中的,高中的,大学的。 有的专程开车几千里奔回去参加小学同学会。后来我发现,不止我这个岁数的人搞同学会,像我公公那般年纪的人,也在搞同学会。额滴个神,刷三观。自毕业后,我一次也没有参加同学会(没时间,有时间时,他们又没组织),每每看到他们热闹,我也只有看着羡慕的份。看着以前最美的“班花”成了… (阅读全文)

幸福在哪里

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源自“孩子的成材”。 有一位妈妈说:看到别人家的孩子读天才班,上名牌大学,你说我心里怎么会不羡慕不着急呢? 我问她:进不了天才班考不上名牌大学将来会怎样?会活不下去? 她说:会活得比别人差一点吧。我安慰她说:你觉得会差在哪里? 她说:可能将来没有读名牌大学的人挣钱多,没有大房子,好车,不能想去哪度假就去哪,不能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我明… (阅读全文)

开始进入农民状态

在国内朋友踏着油菜花,捧着樱花,撩着山茶花的时候,多伦多的大部分人还在冬季残威里苦熬。在国内的菜苗绿油油,茁壮壮,像个蓬勃向上的青年时,多伦多的菜苗刚冒头,弱弱的,稚嫩的,像个刚出生的娃娃。三四月,想种菜的,基本上处于四处打探,交换种子的萌芽状态。想弄庭院的,瞅着院子里还没化完的雪,同样也只能打打腹稿。漫长的冬季压抑着人的激情,我们对春的向往和追… (阅读全文)

[阿妍厨房]麻辣鸡丝

先向赵丽蓉老太太致敬。起名时马上想到赵奶奶演的小品“麻辣鸡丝”。很久没做了,试水之做。 基本上,这道菜家家会做,只是调味不同。麻辣是四川味,重庆味。需要用红油,香油,花椒面,辣椒面,蒜泥之类重口感调出“舌尖上的刺激”。 材料很简单:鸡一只,蔬菜自选。黄瓜胡萝卜亦可,粉丝豆皮亦可,木耳青笋亦无不可。 做法亦简单: 1。将可生食之食材切小,切丝。 2。将不可生… (阅读全文)

移民生活变迁

出国以后依然年年过“中国年”。从两人家庭到六人大家庭,每年过新年都会有不同的新内容。 刚出国时,二个人一穷二白,和别人拼租在一个单元,过新年了,二家人合计一块吃个团年饭,算是在寂寞无助的国度里相互取暖。男人们敞开了喝酒,骂骂娘,叹叹气,讲讲现在的不如意,说说曾经。 中国年仿佛是我们生命里无法抹去的标签,它提醒着我们的出处,制造材料,同时借由此,带给我… (阅读全文)

春暖花开

——图片与文字 皆为原创。 地球的北半球终于又进入到春暖花开的时节,相信不止国内的朋友得瑟各种美照,经历了严寒的冬季,盼来了绿草如茵,鲜花绽放,生机勃勃的春天,每个人内心都会春心萌动,惊喜与快慰,遥远的日本在炫樱花,本国的温哥华在炫樱花,美国的华盛顿同样也在用樱花招徕,三月,改名叫樱花月,可好? 多伦多也有樱花,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h… (阅读全文)

雪,一片一片

多伦多冬季漫长,应了那句:物及必反。冷那么一二个月意思够了就行了,跟个泼妇似的没完没了的,久了,就会烦。   国内的朋友初见雪时,无限深情地许诺给我扫雪,说扫雪是件多美妙多浪漫的事,估计是韩剧看多了。本地生活的人估计很少有人拿扫雪当件很浪漫的事,倒是政府每年都提醒扫雪的民众注意身体健康,因扫雪而猝死的情形年年都有发生。更别说那些没有室内车库的家… (阅读全文)

尊重生命

母亲告诉我她签订了“眼角膜捐献”的协议,意思是:她若死后,眼角膜若是还能用,可以让医生取出,捐献给需要的人。我不禁对母亲这种人生态度肃然起敬。 “死亡”是生活中很忌讳的词。但,在从前,不是这样。中国民俗有“红白喜事”一说,红喜事指结婚,白喜事指出丧。老人,无病无灾,顺应天年,盍然而逝,算是喜事。出殡时敲锣打鼓,吹拉弹唱不一而足,古人对“死亡”远没有今人如此… (阅读全文)

你听了讲座吗?

来加拿大后有一个现象是国内朋友少有的,那就是“听讲座”。 在国内,离开大学参加工作后就极少去听各类讲座,也很少再有机会去学习提升自己。但是,在加拿大,各类讲座会包围你的生活,对于新移民来讲,听讲座成为他们了解加拿大社会生活不可或缺的一个方式。 我听的第一个讲座是关于婴幼儿的。登陆时已经身怀六甲,讲座告诉我在加拿大婴幼儿有哪些福利,低收入每月可拿到多少… (阅读全文)

你说的是沙子

——  写在前面的话:很抱歉,我不是天天上博客,疏忽回复各位请见谅。祝大家新年平安吉祥。 相信很多家庭都会遇到我家这种情形:爷爷奶奶和孙子孙女讲中国本地方言,孙子孙女一脸无知;孙子孙女讲英文,爷爷奶奶不知所措,有时孙子孙女讲几遍爷爷奶奶都毫无反应,急了,干脆不讲了。爷爷奶奶围着小祖宗更加茫然无措。 小到喝水,吃东西,大到学习,让原本自信满满的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