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市有起伏,是件好事情

多伦多的房市,出现了涨到头的趋势,房市将要进入调整期,应该说,这对于普通市民来说,是件好事情。 其实,多伦多的炒房大军,一直不仅仅是我们华人,西人也有很多依赖房子这个特殊商品来生存的人。十多年前,我就遇到过一对西人夫妻,他们不工作,就是通过买房卖房来赚取生活费用,原因很简单,因为加拿大是移民大国,始终在盖新房。始终有新移民涌入。而且,那时候,房价在… (阅读全文)

一辈子都在等待

小时候,跟着老师学文化,是为了等待一张文凭 长大了,学人家轰轰烈烈地恋爱,是为了等待一个柔情蜜意的家庭 工作了,勤勤恳恳地做事,是为了等待老板手中那枚诱人的勋章 夜深了,找一个好梦来陪,是为了醒来让自己变成春天的阳光 人,一辈子都在等待 笑了,是等待朋友的一份满足 哭了,是等待朋友的一个拥抱 做许多好事,是等待生活的温暖回报 做一点点坏事,是等待自己的存…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坐飞机,几许感激几许抱怨

每次回国坐飞机,我都是不敢迟到的,要求提前三个小时到,我就提前三个半小时到,因为担心路上堵车,又担心行李超重,结果,每次路上都不堵车,每次行李只超重半公斤,半公斤可以忽略不计了,入关很顺利,入关以后,都有大把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只能研究机场环境了。 多伦多的机场环境是很好的,这些年有很多改进,里面什么东西都可以买到,特别是吃的东西,质量比几年前要… (阅读全文)

我的婆婆是位很好的女人

我的婆婆,也就是我爱人的妈妈,她是位非常好的女人。 她的童年很艰苦,排行老二的她,很小就是家里的主要劳力。那时候她经常吃不饱饭,就去挖池塘边的芦苇根吃,或者把自家种的豆子偷偷煮一点充饥。可能是缺少营养,我的婆婆个子不高,可是,她看上去很精干,腰杆笔直,是个挺漂亮的女人。即使是现在,她的身材仍然很好,不胖不瘦,个子不高,腿却不短。她经常穿她女儿的旧衣… (阅读全文)

小草之恋

春天 / 万物都在苏醒之中 / 呈现出崭新的色彩 初生的花蕾 / 萌动的新绿 还有贴着泥土 / 倔强地钻出地面的小草嫩芽 她们拥着露珠 /  迎着朝阳 很天真、很自在 很有向往地展现出一个全新的成长 她们恋着春风、恋着大地 / 恋着自己在秋日留下的枯黄 没有人在意过她们简单的神态 / 没有人在意过她们平凡的思想 她们就这么默默地爱着这个世界 在人们的视线里滑过 / 在人们的呼… (阅读全文)

我把警察看得低下了头

前段日子,有位好友打电话来哭诉,她在小路口的STOP  SIGN没有停够三秒钟,结果被警察罚了一百多加元,还被扣点了。 我安慰了她好一阵,她心情才平复了下来,挂电话前,她跟我说,现在加拿大的警察精得很,躲在小十字路口观察,警车上没有警徽的。她那天开到路口,看没有其他车子,她就趟着趟着过去了,一过去对面的一辆黑车子就追上她鸣笛了,原来那辆离路口一两米的黑… (阅读全文)

向爱服个软

每天 / 向爱服个软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 / 矛盾冲突在所难免 就是亲人之间也会时常出现 比如对父母、对爱人、对孩子、对手足 都有无法沟通和理解的瞬间 但 / 如果想让一切在损失最小的情况下化解 最好的方法 / 就是向爱服个软 只要能确定 / 自己心里真的还爱着他们 除了家人 / 还有那些、那些、那些 在记忆深处给过我们很多爱的人 还有昨天刚刚给过我们欢喜与幸福的人 不要去想那…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不好意思戴口罩

这些年,一直听说国内雾霾很厉害,很多人每天出门都戴口罩。说是那种雾霾里有无法代谢掉的絮状物,吸到肺里,就再也无法排泄掉了。 本来,我回国没有准备口罩,也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对我挺爱护的,我单独回去那几次,晴空万里,就差一点就蓝点白云了。我也偷懒,能不戴口罩多轻松啊。直到有一次带家人一同回国,正好在梧桐树飘小毛的季节,空气里全是飞扬的小浪漫,看看可以,… (阅读全文)

下午茶

在自己的世界里,享有至高无上的自由 有开心的时候,也有伤感、无奈、愤怒的瞬间 高兴时,是开在自己世界里的花 难过时,是长在自己世界里的刺 这个刺会刺到朋友,也会刺到自己 有三类人在此时会很伤心 一是把心掏给你的朋友 一是不想你倒下的亲人 一是想与你互惠互利的普通人 喝杯清澈的下午茶,听一段舒心的音乐 对自己说,做对一件对的事,比证明自己是对的更重要 (阅读全文)

王菲幻乐一场,闪烁着传奇之光

我一直很佩服能开个人演唱会的歌星,唱歌看起来好像挺轻松的,但要能连着唱几十首不同歌词,不同旋律,不同味道的歌,这确实需要很强的专业功底和自我调控能力。 王菲是个生命力很旺盛的歌手,从九十年末到现在,她已经红了近三十年。除了她的歌让人痴迷,她的气质也很特别,她刚刚走红时,化妆很别具一格,她喜欢在脸上的中部画一道红色的横条,若隐若现的,让人看一眼不能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