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杂记——不好意思戴口罩

字体 -

这些年,一直听说国内雾霾很厉害,很多人每天出门都戴口罩。说是那种雾霾里有无法代谢掉的絮状物,吸到肺里,就再也无法排泄掉了。

本来,我回国没有准备口罩,也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对我挺爱护的,我单独回去那几次,晴空万里,就差一点就蓝点白云了。我也偷懒,能不戴口罩多轻松啊。直到有一次带家人一同回国,正好在梧桐树飘小毛的季节,空气里全是飞扬的小浪漫,看看可以,碰到皮肤上,吸到口腔里,很痒,就马上找了家药店买了一大盒口罩戴起来了。

一路上,没有熟人还好,回到家附近就麻烦了,都是看我长大的叔叔阿姨,见到我,都要打招呼的,戴着口罩,很不合适,好像特别清高似的。我知道拿下口罩了,一路上跟熟人挥着手,吸着小巷里各种食物混杂在一起的味道,感觉肺里,都是固态的东西被吸进吸出,也不好意思再把口罩戴上去。

家门口的小巷,每年的主题都不同,有一年是臭豆腐为主题,大概是因为不够正宗,味道臭的让人想不开,我走过那条小巷,去赴朋友的晚宴,朋友怕我找不到地方,特意等在小巷口,我一看到朋友又拿掉了口罩,到了吃饭的地方,简直是要吐了,我真很悲剧呀,只要有朋友请我客,我经常遇到特殊原因,胃口不佳,搞得人家都以为我客套,看不起人,最后打包带回家,人家才相信我。

这次回去,陪母亲去医院看病,父母在身边,他们不带口罩,我自然也是不能戴的。医院的味道自然是难闻到了极点,但是我还是愿意忍受。

进到诊室,有其他病人排在母亲前面,我们要等一等。有两位也在等的夫妻,大约六十多岁,坐在里面,看我们进来,女士很客气地和她爱人挤到诊床上一起坐着,父亲和母亲就有了地方坐下来,我站一边靠着,也不累。因为都是同一位医生的病人,他们也认识父母,父母就介绍:“这是我女儿,刚从加拿大回来!” 他们二人很客气地打招呼,女士还嘘长问短了一下。男的不知怎么的,一直馒头虚汗,低着头不说话。正好前一位病人离去,男的坐到医生面前说:“我这两天重感冒了!”

这话简直跟霹雳雷差不多,感冒,我最怕这玩意儿,小时候,全班只要有一个人感冒,我肯定没跑,出国这些年,基本上是不感冒了,回国时候我很小心,就怕染上感冒,一趟旅行就变成了病假。我也顾不上面子了,憋着气跟父母说了声我出去等,匆忙逃出诊室戴上了口罩,我又怕被那对夫妻看到,会显得不礼貌,就一直躲在诊室门口的拐角处,等那对夫妻出来。

等了一阵,女的出来了,也不知道怎么滴,我明明绕后面去了,就偏偏和她打了个照面,我非常尴尬,对她挤了个笑脸,对方却大方地笑了说:“我还奇怪呢,你们从国外回来,怎么不戴口罩呢,尤其是在医院里,太多病菌了!”一席话,说得我真不好意思了,她接着说:“才回中国,身体没有抵抗力,戴着吧,戴着吧,进去看看你妈妈,快要好了!”

多么善解人意的家乡人啊,她肯定知道我突然出来时因为听到她先生重感冒了,还在为我找台阶下,这让我觉得就是感冒一下,故乡依然是温暖可亲的。

以后,回国我不戴口罩了,除非我自己感冒了,或者我身边的朋友都戴口罩了。

为了不再为戴口罩的事纠结,但愿故乡的空气会越来越清新。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