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生无爱的女人(1)

唯柳睡到午夜,突然听到一声小女孩的啼哭,租客的那个小女孩又该喂奶了。这段时间,唯柳那个住宅区,不是太好出租房子,可能是大陆移民减少的原因,不然,唯柳怎么都不会把房子租给带婴儿的小家庭,这夜夜的啼哭声,搅得本来睡眠就很浅的她,已经神经衰弱了。 唯柳烦躁的披起衣服,打开床头灯,走到梳妆镜前,映入眼帘的,又是那个灰楚楚的自己。眼神不好的她,如今在昏暗的灯… (阅读全文)

2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