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加国人生 的存档信息

老北家的那块地

老北夫妇住在多伦多往北一点点的地方,他们是第三代的英裔移民。北太太的眼睛既有几分蓝,又有几分绿,猫儿一样的,让人感到新奇。 他们是我朋友的朋友,因为不太熟悉,来往并不过密,只是每每和家人路过他家的门前,家人总要提一句,看这是老北夫妇的房子,他们有好大一片地哦。 他们家的地从来没有荒过,我不认得庄稼,只记得年年都有玉米,教堂的朋友常去他们那里采摘新鲜… (阅读全文)

黄金阁里粽子香

又到了端午节,心中关于粽子的滋味和往事,不可避免地占据着生活的空间。 周末与家人常去黄金阁饮茶,有道很特别的茶点,叫做天姥炸粽子(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吃很多回了,回回想着要把这怪怪的名字记住,就是记不清啊。 粽子的外面有一层酥皮,粽子里面是火腿和蛋黄,他们把味道调的特别好,超市火灶上那些粗作的粽子是无法与它相比的。 外面的酥皮沾糖吃,每次一碟白糖是不… (阅读全文)

做饭时间总比吃饭时间长

偶尔,孩子忘记带中饭,我很担心,电话他,他说不用担心,我去朋友家吃点什么就可以了。 下午回家,我问他吃了点什么做午餐,答曰:“没有吃午餐,就吃点零食,人家西人啊,中午都不吃饭,弄点零食充饥就可以了,他们不愿意花时间去做,他们看到你给我带的午餐,都羡慕透顶了,认为我天天吃中国人的自助餐。” 中国人,对吃是非常在意的,一餐家人齐全的饭菜,通常要做个几小时… (阅读全文)

她,为何女扮男装?

那年夏天,我工作的公司,生意特别红火,老板说,要再招几个人。 那几天,天天有人排着队来。那是一家纯西人公司,要招的人,主要是出外勤的,所以大多是身高体壮的男性。 有天吃午饭的时候,老板跟为数不多的办公室人员商量,有个很特殊的人来应聘,他说这人剔了个光头,男性打扮,但是,简历表上填的是女性,看起来像个LESBIAN。 当时的我,并不懂GAY或者LESBIAN是什么意思… (阅读全文)

房贷降了,谁在哭,谁在笑?

很长一段时间,所有媒体和平常百姓之间,都在讨论,房贷利息什么时候要涨,因为房价的确涨得有些太离谱了。而房贷利息,前段时间已经是这十年来的最低点了。种种迹象表明,房贷利息似乎真的要涨了,前段时间,我还劝想换房的朋友,不要轻举妄动,等利息涨了,房价跌了再说。 朋友很相信我,他们给我起了个绰号,叫“指点江山型”,因为我一贯糊里糊涂,好像在睡大觉似的,眼一睁… (阅读全文)

冬天,不能再停电了!

标签:

去年,我们很幸运,多伦多很多人家停电好几天,甚至一周,弄得最后要去住政府的避难所,当时,觉得很可怜,好在因我所住地区,只发生了三分钟的暂时跳闸,就没有体会到多伦多地区停电数天的真正疾苦,只是听人说得很可怕,幸好自己没有住在那些地方。 结果,想不到的是,今年,这种事情,也落到了我的头上,豪无防备的我们,这下子,可被折腾惨了。 三月三号的晚上,我们正看… (阅读全文)

八年前的除夕夜

标签:

八年前,也是一个除夕夜,一个非常想家的我,打开了电脑,翻开51,走进那个叫做博客的地方,找寻那让我感觉温馨的文章。 随意转了一圈,看了自己曾经留给博友的一两个脚印,都被那么甜甜地回复着,突然就动了自己也写一篇的念头,于是,几行思念从笔端流出,然后看着草稿,一个字,一个字敲进了电脑。开始了我的博客生涯,写下了我生平第一篇博客。 我的第一篇小文很快就被挂… (阅读全文)

一位华裔二代的成功之路

周末,除了和家人、朋友相聚,也是忙着BANKING的时候。 那天去银行办事儿,发现新来了个年轻的男孩子,会说英文又会说国语。在理财的时候,我很喜欢用自己的母语来交流,于是决定找他办事。 他很热情,也挺仔细,还非常健谈,恍惚间, 我老觉得他说话的样子在哪里见过。要走的时候,他也疑惑地看着我问:“我是不是认识你?” 有些淡化的记忆,在他的问寻下,就那么复苏了。 那… (阅读全文)

我认识的一位女扮男装的白人女性

那年夏天,我工作的公司,生意特别红火,老板说,要再招几个人。 那几天,天天有人排着队来。那是一家纯西人公司,要招的人,主要是出外勤的,所以大多是身高体壮的男性。 有天吃午饭的时候,老板跟为数不多的办公室人员商量,有个很特殊的人来应聘,他说这人剔了个光头,男性打扮,但是,简历表上填的是女性,看起来像个LESBIAN。 当时的我,并不懂GAY或者LESBIAN是什么意思… (阅读全文)

冬天,暖气打到多少度最舒适

我在来加之前,听已经移民这里的亲戚说,这边室内一年四季都温暖平和如春,基本最常穿的衣服,就是短袖和棉袄,那些夹衣夹裤都没有太多机会穿,毛衣毛裤就更不需要了。 结果,我们登陆的那天,已经是四月中下旬,天空仍然飘着小雪,我们住进的那家移民接待站里,却并没有打暖气。我们深夜到达那里,穿着小棉袄,冻得浑身发抖,直到太阳出来,接待站的主人把我们招到小厅堂的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