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到$1的快乐午餐想到的

    周末了,先生还要加班,一早就油门一踩,奔着他的事业去了。     儿子通常在周末有早醒的习惯,糊完早饭,抱着球出去和邻居的孩子们疯去了。     我拿上小剪子,小铲子,去园子里修修花草。做完园丁,再冲上一壶蜜制玫瑰柠檬茶,找一本爱读的小说,在自家的“待客”上读起来。当羞答答的阳光从我的左肩移至右肩的时候,疯得满脸通红的儿子回来了,喝着水冲我嚷嚷,HUNGRY,… (阅读全文)

粗心的小树

    忍了很久没上博客是不想跟儿子争电脑。暑假了,这小家伙一天中醒着的时间,三分之一读正经书,三分只一时间去外边疯,三分之一时间就在电脑上,且多数选用我有空闲的时间。可俺心里还就是放不下咱博友们,前日读到米罗的评语,说是咱把“橄榄树”唱跑调了,忍不住笑起来,咱这粗心的毛病真是今生难改。     上小学时,经常丢钥匙,配钥匙的摊主只要见我路过就跃跃欲试。铅笔… (阅读全文)

美丽的女人有罪吗?(连载1)

新来的女生很特别     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班上转来了一位女生,名叫英英。听老师说她是从香港来的。英英长了一头棕色卷发,软软地洒在肩上,皮肤特别白晰,眼睛里总有一种怯生生的东西,悄然躲藏在她长长的睫毛下面。她爱穿带花边的衬衫和背带裙,让班上的女生由不得生出几分羡慕或妒嫉。     英英不爱说话,下了课也常是一个人站在走廊的石柱子后面看我们踢毽子,跳皮筋… (阅读全文)

别具风味的咸豆浆

    豆浆是我父母最爱的早餐. 老妈爱吃甜豆浆, 老爸却酷爱咸豆浆. 有趣的是他倆退休体检时, 老妈血压偏高, 老爸血糖偏高, 于是他们决定, 爱吃啥吃啥, 别太过份就行.     关于豆浆, 我随老爸, 也爱吃咸的. 咸豆浆的做法也不算太麻烦. 去超市买来新鲜白浆, 外加酱油, 虾皮, 榨菜, 肉松, 小葱就行了, 看看,比甜浆里的一勺糖要丰富多了.     先取一大碗, 将适量的虾皮, 肉松和切碎… (阅读全文)

加拿大不会变成第二个中国(八)

    “南希”的话一点儿也没错,找工的路确实是要靠我们自己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摸不到门道,好PAY的累脖工也不是垂手可得的,更不用说我们想像中的专业工了。     在我挣够了我需要的第一笔钱后,我决定不再打累脖工了,因为我的体力是不能很好胜任这种工作的人。不是每一次都会遇上象恩伟那样的有度量的人,也不是所有的西人公司都对华人友好,我大哭过,深度忧郁过,完全绝望… (阅读全文)

加拿大不会变成第二个中国(七)

    恩伟在经过了一年零八个月的不懈努力后,终于如愿以偿。我再见到他的时候,他整个人显得舒展了许多。我请他谈点经验,他说,也没啥经验,就是坚持,那怕是在你濒临绝境的时候,撑住了,奇迹就可能发生在下一分钟。     “坚持,那怕是在你濒临绝境的时候” 这句恩伟的肺腑之言让我想起在我登陆加国的第二周,一位名叫“南希”的华裔女子就曾给过我同样的忠告。 新移民帮助机构… (阅读全文)

加拿大不会变成第二个中国(六)

一位菲律宾裔建筑设计师的沉浮     流水线上的旺季只持续了半年左右,冬天将要来临的时候,一切都跟着冷却下来。呆时间不长的伙伴们都有自己的打算。我们中国来的移民是个个不愿放弃心中的那个梦想,挣了一笔钱,都在考虑在当地读点儿书什么的了。     圣诞节假期前的一天,我又和恩伟一组,恩伟一边机械地操作着机器,一边面无表情地对我甩过来一句:“我要QUIT着份工了。”这… (阅读全文)

加拿大不会变成第二个中国(五)

    不知为何,当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让我想写这篇加拿大不会变成第二个中国时,原本只打算从我们生活中衣食住行的变化来概括一下,谁知思绪一打开,我就无法回避那些在我身边发生过的人和事,正是因为他们的帮助和他们各自命运中的沉沉浮浮,不断地从理念上改变着我,提醒着我,怎样努力在加国做一只阳光下的鸽子。 一位菲律宾裔建筑設计师的沉浮     他叫恩伟,是三个孩子的父… (阅读全文)

加拿大不会变成第二个中国 (四)

我曾遇到过的一位印度裔女总管(下)     我胡思乱想的脑袋,被那种在完全陌生环境下的紧张唤回了清醒的状态。那一刻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处在高度警觉中。从巴娜的办公室到车间只不过两分钟的路程,我已出了一手心的冷汗(瞧咱这点出息)。     原来这是一家小型装配公司,有三四条生产线正转悠着,我被带到一位“大叔”模样的人身边,巴娜介绍:“他叫‘本’,负责教你,你和‘本’将会… (阅读全文)

父亲的胸怀

    小时候,由于母亲不会骑自行车,所以买菜的任务就落在了父亲的肩上。一到周日,父亲就常常骑车带我去大菜场买一周的食粮。     父亲的自行车是28凤凰的,这在那个年代算是名牌车了。我坐在父亲胸前的小座椅上,听父亲讲故事,别提有多惬意了。在那条通向菜场的林荫大道上,我听完了《安徒生童话》,《伊索寓言》,还有《一千零一夜》里的故事。有一回,父亲给我讲“阿里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