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 的存档信息

那年夏威夷的圣诞

自2005年开始就在北美中文博客耕耘, 结果,北美博客由于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国内封网被迫改变服务器,曾经的热闹和辉煌不再,写手看客都散了,照片也找 不到了,每天被被广告塞满。 现在我一边新开博客,一边把遗失的旧文补上来,幸好我电脑里都有留底。 之所以补这篇夏威夷的圣诞,因为今年的圣诞没有逃避多雨的温哥华。就从旧文2005年夏威夷的圣诞中再次体会下夏威夷的风情、… (阅读全文)

布置斗室迎圣诞,自制贺卡送亲友

以往为了逃避温哥华多雨的冬天,我和俺家哥哥一般会在圣诞去墨西哥或者夏威夷或者古巴旅游。今年的旅游经费在春季夏季一连串的出行中用完了,就呆在温哥华斗室过圣诞啦~ 咱俩人住870尺公寓,说斗室不过份,圣诞布置也偏向小巧热闹,有个气氛即可。 今天一早公寓外大雪飞扬,一派白色圣诞的预兆。 公寓大堂早已布置了圣诞树和礼盒,信箱那里还订着一封物业给全体业主的圣诞贺卡。… (阅读全文)

2013日历-宝宝就要五个月了

天旋地转耳石症

那天上午去老年瑜伽班,感觉和以往一样良好:幸好有这样的班,把老骨头捣鼓下伸展下。最后一节是运动后放松地躺卧三分钟,突然天花板转了起来。然后应该是以滚背的方式起来唱结束词。我老老实实地做起来,还是晕。 结束后去还垫子,一位老头帮我把垫子叠放在上面,我无精打采地谢了他,想着赶快回家。一路上,走的飘飘然的,明想着往前跨一步,脚却走横向了。  好不容易到了家… (阅读全文)

烫了头发后的故事

近十年没有烫发了,一直是清汤挂短面,稍有点自然卷。老公说他最喜欢这样的发型。 随着年龄的老化,新陈代谢-新代的少,陈谢的多。因此这一两年头发掉的多长的少,三千青丝变成一千五青丝加五百银丝,稀拉拉没劲的样子。 忽然有了改变下的冲动。进了一家不错的韩国人理发店。大义凛然地对那个女孩子说:你大胆设计,我全盘接受。随后就埋头看本童话书。 结果烫了卷发,漂染了… (阅读全文)

家庭虐待-旧习俗遭遇新挑战

北方少数地区有种风俗,男客光临,主妇是不允许上桌面就餐的,只能在厨房里忙碌。现在随着国门的开放,这些旧习惯正在澹化。但是对于打孩子打老婆的 法律处理条款仍在健全中,以社会舆论谴责爲主,警署最多出面安排受害者去医院騐伤,没出人命没有重伤,批评一顿了事。这或许和中国老古话有关:“孩子不打 不成器”,“棍子底下出孝子”,“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是祸害。”对老… (阅读全文)

晒幸福,晒痛苦

有人说我老是晒幸福。 有时实在太幸福了,我就会思想:To be, or not to be? 晒?还是不晒? 不晒幸福吧,又找不到痛苦晒?老晒幸福吧,好像应该有点难为情。 好了,这两天幸福和痛苦都有,双管齐下,那就可以拿出来抖落抖落了。 昨天是与俺家LG结婚八年纪念日。去年忘记了庆祝,今年俺早早在记事本上写好了。LG一睁开眼睛就老老实实地对我说:八年了,我爱你。 我高八度地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