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 的存档信息

内疚,孙儿耳垂割了一刀;感激,医院急诊快速有爱

昨天闯祸了。旸和奶奶在小房间,旸叫奶奶弹钢琴《Down by the Station》,他自己在奶奶身后玩托马斯火车。突然一声惨叫,奶奶回头一看,旸的耳朵左耳屏齐刷刷一刀裂缝,鲜血直流,旸上气不接下气地哭。爷爷跑去 取来邦迪裹住旸的耳朵,幸好爸爸还没离开,立即驱车去本拿笔中心医院。 路上旸已经不哭了,奶奶告诉他是去医院找医生fix his ear(修理他的耳朵) ,他说OK。 赶到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