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 的存档信息

对不起了,恳请宽恕!

我不得不写出来。 早上老公问我为什么半夜哭叫,我自己毫无感觉。但我知道为什么。 以前听到朋友们说中学同学有了微信群,有了聚会。我想,我们初二六班不会有,因为我们有过欺凌有过不公。 现在我们真的有了微信群真的有了聚会,我无限感恩-随着时间的磨练,一切皆为可能。 同时我的内疚和悔恨从结了疳长了疤铺了新肉的底处痛楚起来。 我们可爱的同学们选择了忘记选择了宽恕… (阅读全文)

今年的情人节

情人节,我和老公受邀去画画班Alice家下午茶。 我们带去了画,画册和情人节贺卡。 Alice看到我们非常高兴,把礼物一样样称赞下来,当然这也是西人的风俗,不管真假,我喜欢。 我们看到客厅餐桌上已经放好了三套精致的茶具。她还烤了简单的蛋糕。而她刚才为避难所编织的围巾在沙发一角。她为避难所编织做义工已经三十年了。 以为西人不会带着客人看他们的房间,八十八岁的Alic… (阅读全文)

姐的傻瓜机拍的不是景而是冬夜外出的劲

温哥华生活到第13年才一下子悟到拍摄市中心夜景最好的季节是冬天,无需等候到九十点钟。只要吃饱再加上穿的足够暖,晚上走走海墙拍拍夜景很享受,七点半就可结束回家了。 姐的傻瓜机,拍的不是夜景,而是冬夜股雪衣雪裤外出的劲  请点下我的画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