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了,恳请宽恕!

字体 -

我不得不写出来。

早上老公问我为什么半夜哭叫,我自己毫无感觉。但我知道为什么。

以前听到朋友们说中学同学有了微信群,有了聚会。我想,我们初二六班不会有,因为我们有过欺凌有过不公。

现在我们真的有了微信群真的有了聚会,我无限感恩-随着时间的磨练,一切皆为可能。

同时我的内疚和悔恨从结了疳长了疤铺了新肉的底处痛楚起来。

我们可爱的同学们选择了忘记选择了宽恕,在步入老年的时候,又回到初二六班这个群体。

但是我没有忘记,我不能宽恕自己,在步入老年的时候,装作若无其事。

一个声音从胸口要爆发出来,两行眼泪禁不住流将出来,我不是做作,我是真的要忏悔,要请求饶恕,我的初二六班同学们。

(和高中以为忘记姓名的男老师。

1966年我刚过14岁生日就发生了文化大革命,隔壁邻居的妈妈来找我,说她那精神病的女儿是被一位男老师害的,希望我揭发。

我照做了,没有调查,没有思考,把精神病女儿的惨状与老师的行为想象地连接起来,把大字报贴到了墙上。

后来这位老师头上顶着墨水,大声辩解:我没有对她做过任何坏事呀!学生们对他的否认非常气愤,动手打他,墨水流了他一脸。

我吓得夺路而逃。两年后,高中同学来找我这个始作俑者:是女学生暗恋老师。)

那年我们教室门口贴上了老子英雄儿好汉的标语,一批无辜的同学被贴上了标签,原先平等的同学们被分成两个阶层。一批可以对另一批嘲笑,发号施令,甚至批斗,也就是现今所说的“学校欺凌”。

我已经忘记我对同学们说过什么“欺凌”的话语,但我记得我是戴着红袖章在“允许欺凌别人”的这批人中间的。

在此,我要为自己的愚昧和错误向当年受到欺凌的男女同学们道歉,请求宽恕。

最令我难过和羞愧的是毕业分配时的表现。

当时有个奇怪的“规程”,凡是表态愿意去农村的,就是态度端正,就有希望留在上海进入工况企业。说实话想留在上海的,就是态度不对。

我贴了决心书去东北,最初的表态是发自内心的,想象中坐火车到满是高粱大豆的农村是多么浪漫的生活。

回家兴高采烈地对大人说了,结果被大骂一顿。

第二次表态去东北是违背自己真实想法的,也就是说了假话。

班里有两个人要求留在上海。其中一个是我当时的好友。

工宣队领导小组的做法是,让同学们自己评定,对别人评定。

在被人点名表态的情况下,我对好友的评定是去农村。

这就是人性的原罪,在自私本能的驱动下,我背叛了友谊,背叛事实,做了假见证。

但我忘记了有没有对其他人评定。

在那个年代,虽然活下去是一种本能,虽然说假话也成了一种必须,虽然年幼无知也可以是一个理由。但是近五十年来,我一直背着这个Sin的包袱,Sin就是人的原罪,也是除了法规可以审判的罪行,或者说属于道德法庭审判的罪。

之所以会说这些,昨天看了一个帖子,巴金老了的时候深刻悔悟,对自己曾经的假话和做过的违背良心的事感到恶心。

生活就是充满遗憾和悔恨的历程,我们比巴金幸运,还有时间,虽然不多。享受平静的晚年向前看,不意味着不反省自己的过去。面对残缺的过去,只有彻底认清自己的Sin,承认自己的Sin,向当事人道歉,请求宽恕。

说声对不起是太轻描淡写了,但是我还是要深深鞠躬:对不起了,初二六班的同学们,请求你们的宽恕。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竹君 said,

    2017年3月1日 00:22

    您能重新认识自我,反省过去,并为自己的过失道歉,我想您也算给自己一个交代了。在那个年代,可能也是个必然。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希望您能安享晚年。

  2. 2. MargaretYing said,

    2017年3月4日 19:39

    佩服您有勇气对过去的行为道歉。文革过去这么多年,真正忏悔的人不多,一息间大家都成了受害者,真正反省的人却寥寥无几。文革是人妖颠倒的时代,也是对人性的考验。文革让我们懂得,人性要被制约,主动的及被动的制约。主动的,人要不断的完善自己,比如读书,受教育;被动的,比如法制,民法及刑法。文革时代是一个因该被好好研究的时代,因为那是在人类文明进程中不可忽略的一段歧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