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邮轮-巴拿马运河和古城(巴拿马)

字体 -

摄影:文 (除有其他注明)

文字:卉樱果

 世界七大现代奇迹之一-巴拿马运河的游记很难写,一不小心要么写成与一人一思路一工程(One man, one idea, one project电影相似的历史故事,要么写成水闸工程说明书(退休前所就职的英国公司为三峡船闸提供水位传感器,算是很大的项目)。

最后决定还是流水帐吧,幼稚如以往。

一月二十三日凌晨邮轮抵达此次加勒比环游的经典之处-巴拿马运河,早上五点从大西洋加勒比海的利蒙湾进入运河,六点半南行入佳通水闸,八点十五南行出佳通水闸,九点佳通湖下锚,游客上岸(根据巴拿马法规游客必须参加船上组织的上岸游,回想起来,三峡白帝城不让游客自行游也是学巴拿马的)。当然游客也可以呆在船上随邮轮下午退回到科隆。下午一点船只北行入佳通湖水闸,四点北行出佳通湖水闸。傍晚五点半船只抵达科隆,七点半下岸游的游客全部上船。

我们当机立断购买了佳通湖 -巴拿马首都巴拿马城市-Miraflores观景中心-科隆的来回巴士游。

看了这个时间表,在地震逃生和睡觉中选择不起床的我,又加上经历过五小时过三峡五个水闸无聊,早上黄金时间还是留给海景艙内睡懒觉吃早餐喝咖啡,侧面看看就可以了。

早起的文伸先生拍摄了天明之前的运河口。

观看进水闸的邮轮游客们,

张淇新都在文伸先生的镜头里露面了。

着邮轮从大西洋的加勒比海利蒙湾进入运河,通过总长1.9公里的三层闸门爬高26米。(记得进长江三峡需爬高175米,真是悬在空中呀)

下锚佳通人工湖。邮轮只走了运河的2.5%,货轮走完全程付费昂贵。

巴拿马位于北美洲和南美洲的连接地峡,天气炎热,下船前领了一瓶水。几千名游客分批排队上岸。

巴士导游也发了水,一路介绍巴拿马运河的历史,指看1979年前美国人留下的学校操场商店等建筑。

前一天船上看了电影“one man, one idea, one project”讲述巴拿马运河的设想到建成,颠覆了我幼时所获得的巴拿马运河历史。这里就不重复了。回来后发现电影与Google里的英文版同。

一路过去,从建筑分布可以明显感到现在的失落与当时建造时的兴旺。

英雄纪念碑-1881年法国人开始建造运河,但很快由于工程技术问题和劳工的高死亡率而停工。美国于1904年接手这一工程,并于1914年8月15日建成。作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工程项目之一,巴拿马运河极大地缩短了船只来往于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间的时间,使船只能够避开遥远而危险的合恩角附近的麦哲伦海峡和德雷克海峡。运河的建造和利益给该地带来了很多死亡甚至战争。

位于Causeway的拉丁美洲风格的现代艺术馆,设计于1999年构思,并于201410月开放(图片取自维基)

天气(空气?)关系还是什么呢?看上去陈旧的感觉

一个半小时后巴士在巴拿马首都巴拿马市附近Amordan湖边停留45分钟。

欣赏度假胜地,但是天气对我们来说真的热呀!下图由卉樱果和陌生人所拍。

 

再上车,沿着湖边公路疾驶,

把巴拿马新城抛在后面,

抵达1673年建成1997年被指定为世界遗产的巴拿马首都巴拿马市的古城Casco Viejo。

20世纪后半叶,这个历史悠久的地区所有约800座建筑物,包括几座教堂,都严重失修。 幸运的是1997年世界遗产组织认识到了它的真正价值,将Casco Viejo添加到了保护名单中。 从那时起巴拿马开始大规模的城市发展项目,把许多建筑物重新恢复到原先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风格建筑的辉煌。

Plaza de la Independencia.独立广场

走在石子路上,像回到了几百年前的殖民时期

San Francisco Church三番教堂

1671年巴拿马老城被亨利摩根和他的海盗乐队掠夺并烧毁只留下的唯一一座教堂,

现已得到很好的修缮。

玻利瓦尔宫殿是巴拿马共和国外交部办公楼。

宫殿由卫兵守护,另一侧却是普通民居。

外交部宫殿尽头的邻居豪宅,却不是外交部长的住家。

新旧对比强烈,修缮过的和正在拆迁的。

Society of Jesus以前的耶稣基督会

古城入口处一大堆百姓集会抗议拆迁,人们毫无气愤的表情,一位警官远远观望着。

导游说,拆迁是个很大的社会问题,政府计划把古城打造成完美的旅游区,让当地居民搬往新城。而大多数人觉得自己祖辈就住在这里,为何遭遇拆迁。看来发展中国家存在拆迁矛盾。

首都巴拿马市新城的建筑,与纽约上海无异。

古城里的民居,卉樱果拍摄。我的傻瓜相机习惯找社会的另一面。巴拿马靠着运河和旅游,应该很富有,但这些贫富差异对比强烈的场景与我所熟悉的发展中国家一些地区很像。

期间还看了不少建筑,可是太阳火辣,温哥华度过15年过凉夏的我已经晕头晕脑听不进导游的介绍了,匆忙进入宾馆哺冷气,感觉回到了现代文明。

我们休息的宾馆对面是即将遭遇拆迁的民居。

上了车,巴士经过普通住宅区,

经过新城,

来到位于佳通湖最南端的Miraflores 水闸

观景台在三楼,大家都上去观看船只出水闸驶出运河尽头进入太平洋的壮观场面。

露天的空气闷热潮湿,我是实在没力气欣赏了,躲在一楼的电影院闭目养神,事后欣赏下文伸先生的佳作也一样。

等到参观结束,上了车,有了冷气,精神就好一些。

我又拿起傻瓜机傻傻的拍拍沿街民风。总的感觉,独立后实行民主选举的巴拿马很多地方落后破旧脏乱灰蒙蒙,人们脸上的表情却是平静的。

但在文伸先生镜头里记录的街边车间虽然杂乱却是美的

卖艺的当地人也是美的

巴拿马的美女-自然更美!要么真应了那句话:一颗美的心就会有一双发掘美的眼睛?

巴士抵达巴拿马第二大城市科隆港口,我们上船。说实话,对这个城市除了船闸和旧民居,毫无其它印象呀!

 最后还是忍不住画蛇添足

巴拿马原属哥伦比亚,法国人最先设想并实施打通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巴拿马运河的计划,因经济气候疫病等原因停止(1881~1894)。

1903122,美国与伦比亚代办托马斯·艾兰签署了《海-艾兰条约》,美国以一千万美元外加额外的分期付款的价格,获得了可永续更新的巴拿马运河沿线地区租借权。190454正式开工续建运河工程,1914全长77公里运河通航。2016年由巴拿马本国建成另一条新闸道。

图片由卉樱果拍摄船闸观景所拿到的小册子。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Sophie said,

    2018年2月21日 13:42

    哈哈, 又是法国人。 记得当年在渤海湾开发石油, 也是法国人领先,与中国合作勘探, 但几年没见油星, 撤了,留下小日本,不到一年就打出油来。法国人缺dog luck. 喜欢看你的文。

  2. 2. 卉樱果 said,

    2018年2月22日 13:18

    谢谢Sophie留言鼓励,法国人有idea,没有韧性估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