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chen专栏

斯氏本酒徒 壶中自有一天地 众人呼浪子 笔下竟翻小波澜

[随笔]断想

字体 -

夏日的黄昏, 徜徉在光与影的间隙里,所有的建筑物都自目中离去 , 轮廓高远以无限的天际向上, 浑然天成与单纯质朴凝聚于美的造型。透过落地长窗,景色奔来眼底如酒倾泻,正想醉入那无边的深沉绸缪和甜美醇厚,我睡成潜流下的一条鱼。

朦胧, 轻轻的,有一种宁静呼唤在那无边的颤动里,只有悸动是不发声的。 而在音色辉映, 色彩交织的梦乡里, 纯净的时间依然仍被钟表的双手死死掐住。日子其实以七月流火的白云标记, 光穿过窗玻璃打断一丝丝难耐的呼吸。我的方向迷失了而我的安息绣满栀子花 。    

我常想着人世间的痛苦其实在每个人最初的襁褓中蛰伏;而人世间的欢愉在撒手人寰的尸布中静息。万物回归自己的本位, 最终仍然以可爱的容貌相视。 

有一段时间, 我的眼睛被红尘灼伤。 我想那时的日子仍回转成挂钟的圆脸。

在暗冬 圣诞的红酒凌乱了我的记忆

在暖春 清明的绿草熏走了我的爱情

在酷暑 异性的舞步麻醉了我的神经

在晚秋 飘落的叶子带去了我的回眸。

于是, 每个人都一张小卡片上将美好的神话保存, 而我不经意的拧亮了一盏灯,没有照亮方向, 反照花了双眼。

我只能期盼寒夜,把炉火点燃。 没有计较内容, 但寂寞的灵魂温暖。

我想穿过自身的堡垒与阅历的天桥, 捕捉人性, 那只迷失于荒林中的瘦鸟。可是,受困于扑朔的幻象和沉稳的现实,性灵终日受光与暗的绞杀。 人, 是不是被钉在时间之书里的僵死的蝴蝶?梦也好, 死也罢, 庄周是庄周, 蝴蝶是蝴蝶。

而我必须逃离,逃离那些交错的投影, 逃离那些恶毒的眼神, 逃离背面的狰狞, 逃离内心的狂暴。

那一刹间,有回响,一只手触及我的前额, 清凉, 舒坦。

我的心境美如典雅的丝绸,不作声地如微微浮动的风在流光里。

2002.07.28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http://blog.51.ca/u-25225/ - 2007年4月1日 08:5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