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这两天周末我一直在关注平昌冬奥会。加拿大仍然寸金未入,第一枚金牌的等待总是令人焦急的。

雪坡障碍技巧,加拿大的强项。预赛加拿大两员猛将麦克莫里斯和帕罗特以第一名和第二名进级决赛,形成双保险之势。我也是带着巨大的期待观看决赛。加拿大金童麦克莫里斯前两跳发挥稳定,第二跳获得85分的高分,而麦克莫里斯的主要竞争对手纷纷失手,眼看金牌到手。

最后一跳,美国00后小朋友,17岁的杰拉德出场。杰拉德名不见经传,前两跳都出现了严重失误。谁也没有料到,最后一跳小朋友孤注一掷,拿出了最大难度,在毫出压力,光脚不怕穿鞋的心态下,超水平发挥,所有难度动作全部成功,一举拿下87分的超高分,逆袭获得金牌。加拿大的帕罗特也在最后一跳成功拿到86分,获得银牌。而麦克莫里斯最终仅获铜牌。加拿大金牌再次失之交臂。

赛后,我注意到中国的新浪体育也报道了雪坡障碍技巧的决赛,笔墨重点在第一位00后奥运冠军的历史意义,和美国小朋友后来居上逆袭的戏剧性。

中国的体育观众大多数大概都不会知道,麦克莫里斯能够站在赛场上,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就在去年三月,麦克莫里斯滑雪时出现了严重事故,高速滑行时重重地撞在一棵树上,下颚骨骨折、左臂骨折、脾脏破裂、骨盆骨折、肋骨骨折、左肺部萎缩。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够闯过鬼门关,已经是大难不死上天保佑。我自己也受过腿伤,有过艰难恢复的经历。我无法想象麦克莫里斯付出了多少辛苦,才能够让身体恢复到奥林匹克的强度,还能够与世界上最优秀的选手一较高下!在看决赛的时候,我一直坚信金牌一定是麦克莫里斯的!所以我对这个结果也格外的失落。

奥运会对于中国人,金牌至上。银牌铜牌都不值钱。如果是发生在中国队,我可以想象,媒体一定会是痛心疾首的腔调,然后是各种质疑打分不公、美国霸权、东道主黑手。而加拿大媒体,却仍然是“银牌铜牌也很棒”的兴高采烈。

这是我对加拿大竞技体育的一种印象,不知道对不对。比如中国、韩国、俄罗斯这样的东方国家,顶尖的体育竞争精神,是和对手“争”,和对手“拼”,是败者为寇赢家通吃,是外向的 fight。而加拿大体育所强调的,是和自己比,是突破自己的极限,是内向的strive。我不在意是不是把你打扒下了。我在意的,是我自己是不是努力过了,拼搏过了。所以在决赛最节骨眼的时刻,加拿大选手不是眼睛盯着对手杀红了眼,而是还在说 have fun,enjoy the moment。结果你看奖牌榜上,加拿大银牌铜牌一箩筐,金牌一枚难求。不过呢,加拿大人自有自得其乐的办法。我不跟你算金牌榜,我跟你算奖牌榜。在中国那边,是恶狠狠急吼吼的只争第一只认金牌。在加拿大这边,比不过就比不过,我们的银牌铜牌一样好。

所以拿铜牌的麦克莫里斯在中国,是无人理睬的失败者。在加拿大,是王者归来的大英雄。 

mark-mcmorris-max-parrot-red-gerard.jpg

oly-sbd-slopestyle-men-20180211.jpg

mark-mcmorris2.jpg

red-gerard.jpg

(图取自网络)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