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8日 - 作者: 博爱王子 - 873 浏览
字体 -

 主人:高级男按摸师                男按摩师–妇女们成主力消费群

 职业:可以提供上门服务(杭州周边)

 联系:均查QQ;351904721

                      初递师门的工作感觉    

      她是一个三十四五岁的少妇。她的眼角虽然已经有了少许鱼尾纹,脸部皮肤还算光洁。颈部以下长年没被日光照晒的皮肤,因为丰满而极富弹性。尤其是那一对乳房,饱满得就像水分充足的水蜜桃。略有一些臃肿的小腹下面,黑色蕾丝内裤因为透明的原因,把她隐私地带的旖旎风光全展露在了我的面前。她先上身着床,双腿弯曲着。像极了等候男人进入的样子。等她把白皙修长的大腿成八字形平平地展开在床上,便立即勾起了我极度的兴奋。  我感觉自己呼吸急促得呼吸道几乎都要发生痉挛了。

  我还听见自己的心跳,像深山巨谷滚动着巨石,还像巨鼓被亡命地捶响。

  我觉得脑门快要被喷涌的血液冲开。

  ……

  要不是师傅一再吩咐过千万别在女顾主身上打主意,我真他娘就一个虎扑压上去了。

  现在想想,当男按摩师还真他娘享福!

  我明显感觉自己的老二在努力地抬头,而自己的额头,也在迅速地积攒着汗水。

  “开始吧。”顾主躺在床上说。

  我定了定神,这才知道,自己是来工作的,并不是来享受风花雪月的。

  “新来的吧?”顾主问。

  我说:“你怎么知道?”

  “以前没见你。”顾主说,“开始吧。”

  我说:“好,马上开始。”

  我从她的头部开始按摩。我的手指一触到她的太阳穴,她浑身就起了一阵痉挛,而且嘴里还发出了一声轻吟。

  “重了吗?”我惶恐地问。

  “不,正好。”顾主说。

  我找到了力度感觉,继续工作。

  头部做完,我说:“麻烦你翻过身来,先做背部。”

  她便听话地翻过身扑在床上,雪白的屁股弄得我眼睛涩得难受,不期然地吞了好几口唾沫。

  头部,肩部,背部,臀部,大腿,小腿,足部,一路下来,顾主几乎在呻吟中全身湿透。

  我说:“轻了,你告诉我;重了,你也告诉我。”

  顾主不言,继续呻吟。

  背部按摩结束,我说:“麻烦你再翻过身来,现在做正面。”

  她翻过身来,我发现她的脸已经变成了绯红,鼻子尖已有少许汗水。呼吸似乎也很不均匀。

  我心里就想:她是不是已经被我挑了什么特别的感觉?余辉说,做按摩师的,就是要挑起她们的这种感觉,只有这样,她们以后才会继续光顾指压城。

  我在她的胸脯上运作。一双大手平推着她的胸肌,指尖则按压在她的穴道上。

  也许是指压的效果特别好,她全身起了很特别的反应,原本平放在床上的腿,居然收缩弯曲了起来,而且双腿交剪着,似乎在用力夹住什么。

  “重了?”我问。

  “不,没有,正好。”她微闭着眼,喘着气说。

  “没有就好。”我说,第一次为有感觉的女人按摩,我不知道自己按摩的到位不到位。

  我的手按在她的乳房上,成紧握状,食指和拇指还将她的乳头捏着用微力捻了捻,她“啊”的一声几乎就是狂呼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以为自己闯了大祸,不由得冷汗直冒。

  “对不起,我用力稍大了些!”我忙赔礼道歉。

  她深吸了口气,喃喃地道:“不是啊,刚好,刚好,继续,快继续!”

  我愕然了一会,心里顿时便恍然。

  以前和老婆作前戏,有时她也叫的,那是一种快乐的宣泄。刚才顾主似乎也是那种快乐得欲仙欲死的宣泄,自己一时竟然没有听出来,以后可得学会仔细分辨声音,以便工作作的更出色些。

  我的手掌盖在她的乳房上,指尖则按压着乳根的穴位,她叫得就更响了,快乐的声音感染了我,使我的血液流速加快了不少,我分明感到,自己的脸烫得厉害。

  在顾主的呻吟声中,我的指压转移到了她的大腿根部。

  这是让女人消魂的地方。

  余辉特别交代过,指压工作,要服务周全,要像和自己老婆——不,要像和情人调情一样,要弄得顾主欲火焚身,欲罢不能才能算工作出色。

  所以我很在乎在她的大腿根部的工作,不管是抚摩、推拿还是揉捏,我都尽可能细致。

  在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中,我看见她全身都蒙上了一层薄汗,而她的黑色蕾丝内裤也一片濡湿,她显然是丢了。我就知道,该到点了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