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强的加国日记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

苦!没有车的日子里

那天去超市买菜,看见一个哥们正在往外走,这哥们背着一个双肩包,里面鼓鼓囊囊的,显然是装满了瓜果蔬菜。这还不算,这哥们左手提着一袋大米,右手还拿着一袋土豆,然后步履矫健地向着公共汽车站走去。 作为一个移民,我想我们大多数人都会从这哥们的身上看到自己当初的影子,想起自己那段同样是以步代车的日子,至少我自己对那段日子是有着深刻的体会。 刚来多伦多的时候,… (阅读全文)

我学英语闹出的笑话

上初中的时候,新开了一门英语课,那个时候对一所普通的农村中学来说,英语老师绝对是一种稀缺性资源。学校不得已,就把一位数学老师安排做为了我们的英语老师。 这哥们是个刚刚分配来的师范大专的毕业生,专业是数学,既然是大学生,英语当然也是在校时必学的课程了,不过据这哥们自己和我们交代,他在校时的英语成绩可实在是拿不出手的。 不管怎么样,有老师总比没老师强。… (阅读全文)

投资移民一刀切,移民部的算盘能否如愿?

又是一个一刀切。在年度预算案中,移民部将联邦投资移民全部作废,过往仍在案的申请记录全部清除。这是继技术移民一刀切,留学生移民删除厨师、行政人员等六项职业类别之后移民部对移民政策的又一重大改变。和以往的两次一刀切一样,这一次的一刀切自然也是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其风头甚至已经盖过了人们对于预算案本身的关注。 保守党政府自康尼执掌移民部起,对移民政策的… (阅读全文)

吐槽电讯公司之乱哄哄的Wind电讯

虽说这两家公司的费用贵,服务也不怎么样,但我们也没啥可选的了,所以也只能这么将就着了。后来有朋友和我们说,WIND是个小公司,服务应该不错的吧。但我后来试过一次之后,也只能用半斤八两来形容了。 WIND有一种无线的可移动的网络设备,这是一个类似于USB的设备,不管走到哪里,只要把这个设备插到电脑上就可以连接网络了,方便倒真的很方便。有一次在外面办事的时候看到… (阅读全文)

吐槽电讯公司之遮遮掩掩的ROGERS

经历了这样一次之后,我们对贝尔公司就有些失去了信心,所以合同一结束,马上就改弦易辙,换到了罗渣士公司。和罗渣士公司在费用上倒是没有太大的矛盾,偶尔有些小的误差,打个电话过去基本也很快就能解决掉。 不过罗渣士公司的互联网的信号经常会出现问题,每次出问题的时候,客服人员总是让我们拔掉电源,拔掉网线,重新试一下,但这一招并不总是管用,于是客服的嘴里就会出… (阅读全文)

吐槽电讯公司之蛮不讲理的贝尔

传闻美国电信巨头Verizon要以收购的方式进军加拿大电信市场了,消息一出,本地三大电信公司贝尔、罗渣士和研科顿感压力倍增,纷纷使出浑身解数对Verizon的进入进行阻挠。Verizon最终能否进入加拿大目前还不得而知,但三大电讯公司面对竞争不从提高自身素质下手,却处处以客观条件来对顾客强取豪夺的行径却让人多少有些失望。 这三大巨头之中,除了研科,贝尔和罗渣士我都曾经… (阅读全文)

一封邮件引发的骗局(下)

时间很快地过去了一年,期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而米歇尔也早已把此事忘了个一干二净。只是有的时候米歇尔会发现信用卡公司的账单会莫名其妙地收不到,虽然这种账单以前总是按月定期收到的,但米歇尔想也许是邮递员发错了吧,所以她也并未太在意。好在网络发达,上信用卡公司的网站查一查看看欠了人家多少钱,然后再付掉就没事了。 不过好日子还是没能长久,麻烦最终还是找上… (阅读全文)

一封邮件引发的骗局(上)

多年以来,每天都有个习惯,就是早晨出门和晚上临睡前都会检查一下邮箱,看看是否有重要的邮件需要回复,信息时代么,总是要与时俱进才行。4月的一天早晨,和往常一样打开了邮箱,这次有了新的发现。邮箱里显示有一封来自加拿大税务局的邮件,邮件里说税务局对我的今年退税进行了调整,调整后的结果是政府给我的税退少了,现在要把少退的那一部分补退给我。 看看这加拿大政府… (阅读全文)

薄熙来和薛蛮子的因为爱情

薄熙来是个人物,能言善辩,风度翩翩,这个不管是他的反对者,还是他的支持者,凡是最初看过这场公审的人大概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为了两千来万,一幢别墅,对一个政治局委员公审了一个礼拜,在眼下的中国其实就是一个笑话,因为这根本就是一个清官的标准,这点东西还不如我们身边的某某搞得多,所以本来形势对薄熙来还是比较有利的,起码在笼络人心方面。 我猜薄熙来最初想必… (阅读全文)

警察开枪的底线

今年好莱坞出了一部电影叫《松林外》(The place beyond the pines),影片讲一个入行刚刚6个月的警察,在追捕一个银行抢劫犯时开枪将其打死引发的一系列故事。一个很普通的案件,但随后这名警察的心理却因此而落下了阴影。 落下阴影的原因在于那名抢劫犯当时并未有任何反抗的动作,是警察主动开的枪,并且警察事后得知抢劫犯同时还遗下了一个尚在襁褓的男孩。这份愧疚此后一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