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 的存档信息

您说这个冤不冤?

加拿大有很多冤假错案,都是纳税人的钱惹的祸,律师做的孽。 我2013年去金士顿的牢狱,除了我,还有三个大陆人都在伸冤,要上诉,其中有一个是移民美国的,到加拿大来旅游的,看朋友,被判16年,有一个是留学生,被判14年还有一个是加拿大移民,40岁左右,被判14 年,三个不认识的人变成同案犯,住在一起同一个楼服刑,我也在哪里呆近一年的时间。 我跟美国来旅游的,年龄最大… (阅读全文)

我说冤,你为什么很烦

我说冤,你为什么很烦。 觉得我没有出息,顽固不化,死不悔改。其实,我说冤是告诉你,这里有鱼。有浑水, 浑水可以摸鱼。 我冤不算什么,世界上冤的人不是我一个。但发现冤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和商机的人就不多了。 如果我冤,能为你带来财富,巨大的利益,为人民除害,谋利益,名利双全,你就不会烦了。 诀窍在哪里?首先要知道,我为什么冤,我为什么喊冤。不是要你救我,谁也… (阅读全文)

10月5日在安省的上诉驳回,唐炜臻坚持继续抗争

  今天,唐炜臻及其家人和朋友一大早就到上诉法庭,多伦多市中心130号西边的 王后大街。等了几个小时,经过进一个小时的辩论,三个大法官轻易的决定维持原判。   经过近三年的收集和整理上诉材料,唐炜臻目前手上有非常丰富的法庭记录和资料,10月5日的上诉没有成功。前后有两位多伦多的律师亲自写的上诉书,也有唐炜臻的狱友出谋划策,还有亲朋友出主意,到场… (阅读全文)

明天是我的刑期上诉,决战的时候,你们为什么要去?

法庭是上层,上流社会的活动,一般人们不太接触,不愿意接触,以为接触没有好处,没有用。 一个人生活在这个社会,不管你是否进入上层,上流社会,愿不愿意,能不能够,你必须了解它。 我以前跟大家的认识一样,以为努力工作,有钱,有能力就可能进入上流社会,其实,不然,你必须了解和接触这个高层社会才能进入上流,才不会吃亏。 上流社会就像老鹰,如果不了解,我们个个都… (阅读全文)

WEIZHEN TANG’S GROUNDS OF SENTENCE APPEAL FOR OCT. 5

PART III – GROUNDS OF APPEAL   45.       The Appellant advances the following grounds of appeal:     1)      The Honourable trial Judge erred by not taking the Appellant’s pre trial custody into consideration in sentencing the Appellant; and 2)      The… (阅读全文)

A letter to OSC Commissioner. Mr. Christopher Portner

IN THE MATTER OF THE SECURITIES ACT R.S.O. 1990, c.S.5, AS AMENDED -AND- IN THE MATTER OF  WEIZHEN TANG And TEMPORARY ORDER (Subsections 127(7) and (8) IN THE MATTER OF THE SECURITIES ACT R.S.O. 1990, c.S.5, AS AMENDED -AND- IN THE MATTER OF WEIZHEN TANG ALLEGATIONS (Subsections 127(1) and (10) Weizhen Tang     &nbsp… (阅读全文)

Where is the GOD and where is the justice?

Ladies, Gentlemen, the Honourable Justice I, Weizhen Tang, came to Canada 22 years ago. Before I came to Canada, People in China told me that Canada is a Country of laws, democracy, freedom, human rights. I was looking forward to come to Canada. After I came to Canada, everything looked nice and civilized and looked good to me. People live a dece…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