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Blogroll 的存档信息

让我们重新认识加拿大,一个黑暗,罪恶的社会和制度

加拿大给我们的印象是一个先进,文明,民主,自由,有人权,安全的国家,像一个大赌场,环境优美,富丽堂皇。 加拿大是一个讲文明,民主,自由和人权的国家,是资本主义性质和法制国家。很多人认为这就是我们的理想国家和制度。一个讲文明,民主,自由和人权的国家让人们向往,他们吸引了我们大量的人才和资金,资源并进行毁灭,但人们并不知道这个国家只是讲,不是做,他们做… (阅读全文)

华裔国会议员谭耕帮助同胞是一大壮举,实在难能可贵,为什么遭质疑?

不管龚先生有没有罪,他都有享受司法公正的权利,只有华裔国会议员谭耕这样的人才能有维护司法公正的可能,才是选民之福。 媒体唯恐天下不乱,华裔国会议员谭耕是媒体的衣食父母,加拿大的媒体都是真正的诈骗犯律师和法官,法庭的喉舌,宣传,赚钱机器,是走狗。欺诈的工具和手段。 我坚决支持华人国会议员谭耕为华人办事,我不是他的选区,我 也找他,他帮助华人,我为他骄傲… (阅读全文)

华人巴菲特: 我为什么骄傲,自豪

很多人认为,我现在应该感到内疚和遗憾,反思,过去几件我一直在思考,我内心一直不是强大而是自信,骄傲和自豪,不是因为犯罪,而是因为我能为投资人和海外华人,同胞服务,打天下,开辟大陆.. 我第一次知道巴菲特的名字是因为找投资顾问和基金管理人,我原来是一个搞生物医学的科学工作者,大学老师,大学毕业以后就留校任教, 从事微生物,病毒学,遗传学和人体蛋白质工程工作,我有一个非常… (阅读全文)

在海外,人们为什么打官司就输,做生意就赔,投资就亏

在海外,人们为什么打官司就输,做生意就赔,投资就亏,没有几个海外华人出人头地,能搞出点名堂   赌博输钱是人们普遍的认识,现在这种认识蔓延到打官司,投资和做生意,如何扭亏为盈,其中有诀窍, 有人可以做到,是什么人呢?   大家一定想到我想说谁,是说我自己,人们最不相信的就是我能做到,因为我没有做到,我被指控和定罪欺诈,骗人,人人都知道,,这是污蔑和阴谋, 人们绝没有… (阅读全文)

有人问唐炜臻: 法官犯什么罪?

  第一,盗窃罪,把我和我投资人的钱给他们自己人,诬蔑我是欺诈,然后任命投资人律师代表就把我们的钱转入他们的腰包,所谓投资人代表和律师,根本不知道投资人是谁, 投资多少钱,联系方式,没有投资人的同意和签名受权书就把钱拿走路,还要从投资人手上追钱, 他们不对任何人负责和交待,只要准备一个账单和支票,法官就签字,一分不少.   第二,不把我的钱给我请律师,把我的钱… (阅读全文)

我怎么赚25万?

唐炜臻企业策划,融资投资咨询公司 唐炜臻目前不投资,也不融资。 唐炜臻企业策划,融资投资咨询公司将开展牵线搭桥,帮助企业融资与投资的业务。 我搞个融资咨询业务,企业要融资多少,规模多大,我为你的企业度身设计一个投资计划和方案,按时定量融资 唐炜臻不成功,不收费, 第三方费用和成本企业由企业自己负担 但企业必须预付定金50%,作为活动和启动费用,用于人力物力… (阅读全文)

一个犯人与加拿大几十个法官作斗争

你可能从来没有想到,从来没有听说过,更没有见过, 一个中国新移民,一个犯人在加拿大跟几个,几十个法官作斗争. 这个犯人还没有律师,跟律师和法官斗争8年了,坚持不懈,要名誉,要公平,要正义. 法官也没有办法只能赖皮. 加拿大的法官都是大草包,流氓,骗子, 贼, 他们其实是最大的罪犯, 都是为律师和律师社会的会员抢钱, 找工作,发工资,收钱的, 没有头脑,没有正义和公平,所以,经不起斗… (阅读全文)

我为什么没有25万打官司?

上面一篇文章说了我要25万打官司,我有25万就能打赢官司,恢复名誉,恢复自由 ,为投资人和家人夺回损失,得到巨大赔偿,东山再起,展翅高飞,干出一番事业来,惊天动地. 人们会问,你说自己是一个金融企业家,来北美几十年,连25万都没有?找不到? 还好意思说! 一开始,我也不明白我怎么会缺钱,没有钱打官司,什么情况,人们也都不明白唐炜臻喊穷,连几十万都没有,根本不相信我没有钱,很多人认… (阅读全文)

打官司我为什么要25万

打官司我为什么要25万,50万,用钱说话, 打官司也商业化 打一个经济案件的官司,从开始到审判,需要一个综合性的律师事务所,不是一两个律师,他们的起价,最低的是25. 一般来说费用是几百万到几千万,上亿,加拿大有很多案件,还是上市公司的,例如bell 公司的北方电讯诈骗案, 嘉汉林业诈骗案,Bre-X金矿诈骗案,律师费都是上亿,网上有资料可以查到. 我如果有钱请律师,一开始就请到结束,也… (阅读全文)

Weizhen Tang at Trial - in-chf. (2) 唐炜臻在被告席上回答问题和指控

You were sent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study in the U.S. at the University of Ohio? A. Yes. Q. In the Department of Biology as a visiting 5 scholar? 10 A. Yes. Q. And was that for one year, I gathered? A. Yes, it 1 s a one year schedule. Q. And so in 1988 you go back to China; right? A. Yes. Q. And it notes here that you made your first busin…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