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头笑到尾:看“ The Other Woman ”

今天总算抽空看了已经上映了两周多的“ The  Other  Woman “ (另外的女人)。 一个俗套的故事:美女爱上俊男,然后发现男的行踪可疑,追查到大老婆,两人纠纠扯扯之际,却发现还有小三。于是三人联合起来,好成一家人的样子。中间有一点小误会,小争吵,最后智斗负心汉,落得有钱有粮,负心汉狼狈出局。 我觉着,金发大波白妞通常两级分化:聪明的就非常聪明,以至… (阅读全文)

曲高和寡: COTTAGE

夏天来了,度假季节也到了。从初夏,到深秋,每个周末,加拿大从城里到乡村的路上就塞满了到度假别墅去度过一个美好周末的车辆。天气预报在报道当地的天气情况之后,也会报道一下乡村别墅度假地(COTTAGE  COUNTRY)的天气情况,以便那些牵挂着度假屋的人们了解。 很多加拿大人以拥有一个度假别墅为荣。谁家在度假别墅村拥有一个度假别墅,就是COTTAGE,那可是一件… (阅读全文)

售房期间,是否继续保留租客?

很多客户都曾问过我,卖房子是否可以保留租客? 首先,我个人体会,租客和房东的关系,无论处理的多好,从形式上,基本上可以说是“资本家和工人”的关系,或者,“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 其实不是这么回事。房东买房出租,或者将自己的住处部分分租出去,钱上基本都很紧张。每个月的贷款,地税及以后的修复工作,全靠着每个月的租金,而一旦租金断了,那笔开销是一笔巨大的额外… (阅读全文)

无论如何,为了爱情

当年在南非首都比托利亚申请加拿大技术移民时,我所在的南部非洲国家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安全。那些年,眼见着周围的好友隔三差五不是被抢劫,就是被枪杀,分分钟都生活在白色恐怖和巨大的震惊和伤痛之下。 那个时候,我真的想离开非洲,这片埋葬了我的青春和挚爱的土地。 移民过程由于我一贯的爱折腾,变得一波三折。先是我弄丢了中学毕业文凭,趁着回国探望父母去补办耽误了一… (阅读全文)

说说这个CONDO出租屋

前几年,在CONDO市场异常火爆的时候,甚至出现经纪们为了排队抢CONDO单位而导致纠纷。每个经纪似乎手里都握着多套CONDO楼花。我周围的朋友们见面总是免不了的话题就是投资CONDO盈利。感觉如果你手里没有至少一套CONDO,你都不好意思开口谈投资房地产。 我当时觉着有点儿担心,不知道这么狂热,收益是否会如预期:毕竟,楼花变成现楼并且顺利出租,还要几年的时间。于是,我就… (阅读全文)

初春越野阿尔岗昆(Algonquin )!

记得上小学时,学校常常组织郊区采青一日游。回来后,老师一定布置作业,让我们写作文,谈郊游感想。 我交的作文,一贯的开场白就是:“今天,我们度过了最有意义的一天。。。” 现在,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坐在桌前,想着这个刚过去的周末,让我回忆起了少年时那些个有意义的一天。 我必须要写这篇作文:“在这个春雨绵绵的季节,我们一行43人,在安省北部的MUSKOKA的阿尔岗昆度过… (阅读全文)

邻居不喜欢看到你分租

近年来,投资出租物业,面向学生出租的现象越来越普遍,由此引发的恶性事件也多起来。 远的有早年的张东岳事件。陈敏和房东的纠纷,导致9岁的房东女儿张东岳和21岁的留学生陈敏一个失去生命,一个毕生坐牢。 再后来就是北约克的一个出租屋着火,烧死一名女学生。近的有最近刚刚审判完毕的柳乾案。32岁的迪克森和23岁的北京留学生柳乾同时租住在约克大学附近的出租屋里,迪克森… (阅读全文)

初到加拿大 体验“移民之家”

我十几年前登陆多伦多时,不但举目无亲,连比较近的朋友也没有。幸运的是,一位早我两年移民这里的普通熟人,在我登陆前的托付下,很好心的为我暂时定了一个“移民之家”里的一个房间,住一天25加币。 这个位于北约克FAIRVIEW MALL 附近的所谓的“移民之家”,其实就是一栋民居改装的群租屋,楼上楼下,加地下室,被同住在那个房子里的房东隔开11间,一共住着大约10几个人。 现在… (阅读全文)

驱逐房客:有理,更要有据!

大家都知道,买房子,经纪们强调的是:地点,地点,地点! 解除租约不顺利,就要打官司驱逐租客。无论什么官司,法庭讲究的是:证据,证据,证据! 有证据,您才可以为自己的投诉背书;没证据,您就是千般有理,万般没罪,也是没用。 君不见美国的辛普森案,全世界都知道他杀了人,就是没有关键作案的证据,他就无罪释放。 上期说到,即使您在租约里写明不许在居住的地方吸烟… (阅读全文)

春江水暖鸭先知

今天的天气很适合越野,13度,没有风,天空蓝的有点不真实。春天真的来了。 越野俱乐部有城市越野活动,在市中心的公园里暴走10几公里。 这个活动其实每周都有,我无法每周都去。 俱乐部每次越野暴走都是有组织的,有领队和断后,都是老越野,全部是义工。出发地点,所走路径都不同,通常某个领走的人负责的路段基本就那些,因为熟悉了么。 俱乐部官方网站上有各种路段的暴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