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植物吉祥鸟

多肉植物的造型很不容易,或者多肉植物的单株不象盆景那样适合于造型。因为,多肉植物没有适合造型的主干,也不能控制成片,总是疯长。   多肉“铭月”很好种,它的长势很强劲。只是在我的公寓中,因为恒温、不能变色,少了些情趣。去年,企望能将一盆越长越大的“铭月”培养成盆景,并不如愿,主干不粗、枝干不细。   由于家中地方小,“铭月”的几个枝干的叶片,长成了… (閱讀全文)

多肉“佛珠”、“玉露”和“青锁龙”的组合小品

“玉露”的奇妙,在于顶端的半透明,行家们叫做“开窗”。窗子开得越大越好。玉露的品种也多。其中最有名的是“冰灯玉露”,开窗很大。“冰灯玉露”价格不菲,也相当难种。卖家繁殖很难;买家长时间种活更难,往往越名贵越容易早夭。   百度百科介绍:“玉露”原产南非,是多年生肉质草本植物,植株初为单生,以后逐渐呈群生状。肉质叶呈紧凑的莲座状排列,叶片肥厚饱满,翠绿色,… (閱讀全文)

一个电话 告别生者(回国笔记之一)

此次回国探望双双已届八十九高龄的父母。   特别是母亲去年夏天中风、半身瘫痪之后,居家养老面临很大的难题。居家养老及保姆这个题目,一言难尽,想放在下一篇谈。现在想说的是,今年初过世的三舅,生前曾用电话向我母亲作生死告别的事情。虽然算不上轰轰烈烈,但值得一提。   膀胱癌患者,一般存活期不长。三舅患上膀胱癌后,能够存活了十三年,是件了不起的事。… (閱讀全文)

“永远健康” 、“比较健康”和 “勉强健康”

如今,长寿的人多了,许多耄耋之年的长者,在用文革这个悲剧启迪后生。从网上读到姚监复先生所著《笑话集》中的一则,说的是文革时“万寿无疆、永远健康”的荒唐事,作为过来人,对此深有体会。   这是文革权贵纪登奎先生失势后,同姚监复先生在国务院农村研究室中共事时、对他讲的一段真实的故事。   文革中,时任贵州省革委会主任的李再含,曾在群众大会上高喊“敬祝… (閱讀全文)

“元帅”与“少帅” 都曾养兰花

海峡两岸各有一位称“帅”的先生,他们是“元帅朱德”和“少帅张学良”。这两人有一个共同点:都喜欢养兰花。 这里,要说明的是他们所种的是国兰,绝不是现在所流行或人们所喜欢的洋兰。 国兰是地生兰、是在土中栽培的兰花;洋兰是气生兰、原来攀缘在树上,可从空气中吸取水份和养料,二者不可混淆。 为何这两人都喜欢养国兰?因为在中国古代的传统文化中,只有国兰才是家庭培植的花… (閱讀全文)

柳亚子不肯跪着写诗

毛泽东有首七律,在文革中众口传颂:    饮茶粤海未能忘, 索句渝州叶正黄。 三十一年还旧国, 落花时节读华章。 牢骚太盛防肠断, 风物长宜放眼量。 莫道昆明池水浅, 观鱼胜过富春江。   这是写给柳亚子先生的。作为附后的原诗也跟着传颂一时:   开天辟地君真健, 说项依刘我大难。 夺席谈经非五鹿, 无车弹铗怨冯谖。 头颅早悔平生贱, 肝胆宁忘一寸… (閱讀全文)

多肉植物“桃美人”和唐诗小品

我种的是最普通的“桃美人”。多肉植物“桃美人”有系列品种,至今我也叫不出来具体名字来、那些名字也怪怪的。只觉得“桃美人”的叶片最像桃子,其它的大同小异,也就没有种过。 用桃与美人做题材、感叹人事变化的诗很多,最熟悉的是唐代诗人崔护的那一首: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用多肉植物“佛珠”、“玉露”和一种石莲花做成个小品,站… (閱讀全文)

鸡年心语

春节前夕,恭祝网友鸡年吉祥!   前几天,加国发行了鸡年的纪念邮票。外国人对鸡同样感兴趣。去年我到欧洲旅游,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市(Strasbourg)那座大教堂中,看到“公鸡报时”的巨大天文钟。   资料记载:斯特拉斯堡大教堂始建于1176年,直到1439年才全部竣工。教堂内的一则角落,有座11米高的天文钟,建于1838年。   天文钟有四层楼台,站在天文钟顶上报… (閱讀全文)

贺岁佳品红梅桩盆景的故事

说明:本篇所用二张照片,皆从网络下载。   春节快到了。贺岁的花卉中,档次最高的应属红梅树桩盆景。下面,就聊点梅桩盆景的故事。   一、以前的古董店也出售古梅桩盆景。   这是从周瘦鹃先生的散文中知道的。那是在民国时代,上海有的古董店也兼卖古树桩盆景。   梅花居中国传统的“梅、兰、竹、菊”之首。《中国花经》开篇就说“梅是我国特有的品种,有三… (閱讀全文)

从苏州地名感受时代的巨变

在苏州古城区,曾有幽兰巷、紫兰巷和佛兰巷等以兰花命名的街巷,这些街巷原来都在清幽之地,整座古城的格局可以从宋代的《平江石刻图》碑上来比对,如棋盘般的三纵三横的小河小桥至今犹在。宋《平江石刻图》碑至今犹在,就在苏州文庙博物馆中。   不言而喻,近三十年来的经济高速发展,对古城格局产生巨大冲击。这几年,苏州又兴建了地铁,1号线、2号线已运行,3号线也快…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