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进了家门(回国笔记之二)

字體 -

此次回国,感叹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保姆。

 

如今,六七十岁的老人往往要照顾八九十岁的老人。我的很多同龄人都是如此。解决方案中,曾想到能否送老人进养老院?

 

后来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办法。尽管现在国内已有了各式各样的养老院,但住进养老院却是一本难念的经。养老院的设计标准、资金充裕程度及赢利情况,有关部门的监管力度、主办方及职工们的道德水准,都不一样。还有,持续多年“一切向钱看”所沸腾起来的浮燥与喧嚣,延伸到了养老领域。笔者此次回国,听同龄人说了养老院的种种令人担忧之事;再说父母亲也绝对不会同意,在此不谈。

 

要说的是,居家养老是是无奈的选择,也是较合适的选择。首先是自家有房屋、不用另交一大块住宿费。其次是监督环节少、容易把握。再次是父母亲保留了原来的生活环境和大部份习惯,不影响心情。但必须要雇工、要请住家保姆。

 

到了要请住家保姆,则一定是到了居家养老的最困难阶段。无论岁数大小,父母亲身体状况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他们是不会同意这样做的。

 

家门是家中隐私的最根本的防线。保姆进了家门,意味着家中相当一部份隐私的被暴露,特别是财务状况,或许与雇主的钱多钱少无关。而这又是许多保姆感兴趣之所在。

 

家门又是家中成员不同的习惯、习俗的防线。保姆主要是照看母亲,但如何与身体尚好但有些习惯不好的父亲相处?却成了大问题。例如,从艰苦岁月中过来的老人,节省由习惯变成了爱好。父亲明明自已走路已是颤颤巍巍,却要一次次将厨房洗菜淘米后的水,端着去冲洗厕所。厕所中为此还常存积着小便。母亲中风瘫痪后,父亲身体仍然正常、可以管事。虽然保姆进了家门,父亲还保持此陋习,不仅让人相当难堪和担忧,而且要倒过来请保姆多多包涵:家中儿子和女儿劝说都不肯听,也只能将父亲当作“老小孩”、随他去了。

 

保姆与当事人的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也很微妙。一般来说,人到了高龄、脾气都有点怪。例如,穿衣只能靠别人帮助穿了,却仍然要保持原来的衣服。而原来的衣服是要套头穿的、要钮上很多钮扣的等等、是为健康人设计的,儿女们可以拒绝和劝说要改变原来的习惯以便于照顾,可从保姆的角度就比较难于拒绝了。

 

再想想,老人家能否多活数月甚至更长些?从某个角度来说,除了家人和医院、还不就在保姆手上。因为,如果你能有时间和体力整天守着和照看老人家,或许都不急于请保姆。医院只能是“救急”,平时保养得好、至少可以防止猝死和多活些岁月。

 

最后,是最重要的一点:保姆进了家门后,背后一定要有一双自家人的眼睛盯着。我很感谢妹夫,他常年照看双亲、每天要来关照一下,妹妹就安心地在北京照看孙子。这样我和妹妹虽然不在双亲身边,但都放心。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