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亚加华峡谷和阿岗昆到白求恩故居

字體 -

1.JPG

3.JPG

4.JPG

5.JPG

参加了亚加华峡谷的赏枫游,因为一票难求,提前报了名,但却是“枫景”不佳。再到阿岗昆公园,稍好、“枫景”欠佳。

 

今年天气反常,似乎“枫情预报”也不管用了。其实,这儿的枫树有一百多种,有的会变红、有的不会,单棵树变红的时间从来不统一。再说,林区又不是景区、可以为游客特地在山上种上成片的枫树,树林中必然混有其它材种,不可能是“看层林尽染、万山红遍”。与国内几大观枫景区比,并不“壮观”。

 

这可苦了不远万里从中国来到安省和多伦多“看万山红遍”的人们,来之前已经是期望值过高,又碰上今年的不帮忙的天气,只能是失望。许多带了大大的相机广角镜的游客,直呼“被忽悠”了。好在,临了去看一下白求恩,总算有个安慰赛。

 

年少时所熟记的“老三篇”中有: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云云。虽然已在加国多年,今天才有机会在赏枫之后来到他出生的地方,总算满足了好奇心。

 

上个世纪,白求恩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如今,无数的国人不远万里来到Gravenhust小镇看他。不远万里的互相访问:或许,世道轮迴就是如此?

 

白求恩医生(DR. HENRY NORMAN BETHUNE)1890年出生在这个小镇(Gravenhust)。出生地在多伦多以北150多公里,快到这儿时,能看到有条短短的白求恩路(BETHUNE DR)。不过,他本人很小就随父母离开了这里。小镇在安省很寻常甚至有些衰落。以后,因为经常有人来寻访Gravenhust小镇,加拿大政府于上世纪70年代将这幢房子,连同左边一幢,从私人手中收购,建成现在的故居加展览馆,供人们参观。

 

白求恩的故居是右边一幢,左边的是故居展览馆,前面立有雕塑。那天我去时,过了4:00(PM),已闭馆。故居院子中的中文说明牌,写得很有水平,短短近二百个字、不提共产主义和国际主义等意识形态的东西,只讲事实。看来,孔子的春秋笔法“微言大义”,这儿也管用?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