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固山与古甘露寺铁塔

字體 -

1.jpg

2.jpg

3.jpg

4.jpg

20171123_215108.jpg

20171123_222455.jpg

南宋人辛弃疾“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的诗句,写的是今天镇江市北固山上的北固楼。

 

北宋人王安石也在这个时节,写过“京口瓜洲一水间,鈡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诗中扯到的京口,也是与古瓜洲隔水相望的镇江市这一带。历经千年风雨,现在镇江市的此处景区依旧是原址。

 

北固山和北固楼不仅因诗而出名,还有更远的《三国演义》中的历史故事“甘露寺招亲”,设计捉刘备的是周瑜,他服事的主公,就是辛弃疾“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那首词中点赞的“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的孙权。这些内容可以增加游客的兴趣。

 

不过,文豪们当时所见非今天之所见。北固山固然仍是一峰壁立于大江边,但是,去年秋天我再次登临,周围景观已大为改观。回忆在三十多年前游览北固山,站在山上、还可以眺望同一方向位于长江边的金山和江中的焦山,长江与“京口三山”尽收眼底、确实“满眼风光”。可是后来的几十年,新建楼群陆续崛起在“京口三山”周围,风光不再也!“满眼风光”已掺杂着满眼的楼群和人造景观。当然,各地大多如此吧。

 

例如,若干年前曾两次去同样位于长江之滨的黄鹤楼,那是“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之所在。但时至今日,尽管人们造的江边新黄鹤楼“古色古香”、但高大宏伟的程度恐怕要吓倒当时的崔颢,也并不能勾起今人多少思古之幽情。黄鹤楼的头上仍然是“白云千载”,地面上却是满眼楼房和人造绿化景观。虽然,人们要吃饭、要生存和要改善住房,这是第一要紧的事。但是总可以搞“老城新区”吧?只要在决策时能由专家做主、就不会破坏传承下来的优质资源而且是不可再生资源。令人遗憾的事情在这一点上总是太多!

 

现代发达的交通条件让游客可以遍访名山大川,说不定有哪一天报道,某富豪去国外、从哪儿出发、坐飞船游览月亮上的环形山去了,也未可知。所以,北固楼以及甘露寺甚至整座北固山都有些平常。况且四边景色不复当年。

 

北固山上有些古意的,是后山上的那座铁塔。历史古迹中的铸铁不容易被损坏、起码能留下残件,所以不少景点都有这道宝貴的风景线。例如,山西晋祠古大殿前的铁铸人像,就曾吸引我观摩好久。

 

铁塔位于北固山后峰。且抄录点资料、再请诸网友看看题头有一张照片上的说明:唐宝历元年(825)李德裕所建,又名卫公塔,距今已有逾千年历史。乾符中(874-879)遭火毁,宋熙宁年间重建为铁塔。明万历十年(1582)海啸,铁塔倾倒,重修时改为七级。清同治七年(1868)和光绪十二年(1886)先后两次遭遇狂风疾雷。现存塔基及残塔四层,高约8米,塔座及一、二层是宋代原物,余为明代所铸。

 

那天,我在铁塔下坐了好久。这座八角形的铁塔,每面都有佛像和飞天造型。第四层塔身上还有铭文和铸有“奉政大夫”、“承直郎”、“文林郎”等称谓。不过,我并无心细看,仅是对铁塔历经岁月风雨侵蚀后的銹溃斑斑和“老态龙钟”感兴趣,并凭此遥想几百年间有多少游人们在塔下盘桓和小憩。“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是颂大江的雅句;其实,我更喜欢俗一点的,那就是杨洪基演唱的电视剧插曲“滾滾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是呵,人到了夕阳红的阶段很正常;坐在那座铁塔下,怀想的是那古老的已到了夕阳红的朝代。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