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台山話

2010年7月26日 ¦ 482 瀏覽
字體 -

(此文成於2006年)

近日世界日報有啟文先生的文章論及台山話中的外來詞,我在這裏不怕獻醜,也提供一點我自己的看法。我不是台山人,不說台山話,說廣府話。我的岳父和鄰居都是台山人,這裏也參考了他們的意見。但是他們離鄉大半個世紀,也可能鄉音已改了。

因為廣州租界以及香港澳門的關係,珠江三角洲的洋務開發得最早最深。百多年前台山人到美國的最多,五十年前北美州的華人幾全是台山人。但是客家人到英美(中南美)的也不少。啟文先生文章中提及的外來詞,很多已是根深柢固於廣府話和其他附近的方言中,不止於台山話。究竟是那一種方言最先使用的呢?恐怕已無從考究。例如「Ball/波」、「Motor/麼打」、「dozen/一打」、「shirt/襯衫」等等,在珠江三角洲幾乎每一種方言都是一樣的。文章中只出現於台山話的外來詞,可能只有三個;就是「little/呢都」、「all/倒勞」、和「walk/獲」(中文從台山音讀)。

很多文章中提及的外來詞,我相信都不是外來詞,因為在文義上都可以在古中文或廣府話中找到解釋。列出如下:
「好反」,啟文認為「反」乃fun。其實「反」乃「玩」之粵語異音,「好反」就是「好玩」。
「核是」,啟文認為乃噴嚏從「catch」轉過來。其實是從噴嚏的實際聲音中轉過來,廣府話亦是如此。噴嚏和「catch」並無直接關係。「核是」和「catch」聲音亦差很遠。
「做乜」,啟文認為是從「what」轉過來。很多粤系方言都有「物」字(俗寫乜,廣府音mat,台山音mot1,) 是「什麼東西」的意思。台山音「mot1」,和「what」相差甚遠。
「孖舖」,啟文認為乃「couple」轉過來。「孖」乃古字,雙生子也,臺山音「ma3」,廣義作一雙解。「舖」乃床舖,二人同床謂之「孖舖」,和「couple」應無關係。
「舞也啤」,啟文認為乃「what play」轉過來。手舞足蹈台山話稱之為「舞」。也許「也啤」是「what play」轉過來,但是岳父與鄰居都没聽過,英文也很少如此說法。
「左寸右寸」,啟文認為「寸」乃「turn」轉過來。其實是「左穿右穿」,到處亂竄的意思。
「車理」,啟文認為乃「sail」轉過來。「」乃粵語俗音「帆」字,「扯」就是扯起帆,揚帆也。
「攬住」,啟文認為乃「arm」轉過來。「攬」乃中文字雙手圍抱之意,與英文無關。
「比錢」,啟文認為乃「pay」轉過來。「比」其實是古「畀」字,給之意,臺山音「ei1」。
「眼碌碌」,啟文認為乃「look」轉過來。其實是「眼轆轆」,睜圆雙眼轉動眼珠也。
「懶刮」,啟文認為乃「nono grate」轉過來。「nono grate」並非英文,可能是拉丁文「non grata」不歡迎的意思。早期的華僑都是勞苦大眾,英文都說不清楚,更遑論拉丁文了。廣府話俗語亦用刮字,作睬理解。「懶得刮渠」就是懶得理他。

台山話廣府話同是粤語的分支,但是廣府話流行於省港澳(省者省城,即廣州),是廣東政治經濟與文化的中心,所以一般以之為粤語正统。 現在除了在四邑(台山、開平、廣海、新會四縣)的農村地區,台山話已經很少用了。

要是沒有經過一個時期的學習,台山話和廣府話是不能溝通的。主要是在措詞和用字方面有很大的不同。如廣府話「湯」,台山話為「羮」。廣府話「電話」,台山話為「喊線」。在聲韻上,台山話常常把聲母刪去。普通話「等deng3」,廣府話「deng2」,台山話是「eng1」。普通話「给gei3」,廣府話「bei2」,台山話「ei1」。上文「攬住」「倒勞」台山話「」與「倒」都無聲母。

普通話「這個女孩子很美。」
廣府話「呢個女仔好靚。」
台山話「該個女仔好好泥。」好泥,對農人來說是最美的了。
我不是方言學家,只是有興趣,平時留心而已。提出討論,望方家正之。

分享博文至:
» 歸類於:文艺 (全局), 未分类 ¦ RSS 2.0 ¦ Trackback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