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礼貌我看不懂

字体 -

我没想到坐在自己家里还会被警察赶出去

我叫关南,10年前跟我太太一起移民加拿大。我是福建的,但不是偷渡过来的,是技术移民。当然我觉得更象技工移民,去申请好工作,都说我没加拿大的专业工作经验,所以工程师背景的我只好在一个丰田下属的汽配厂打工。

两周前的那个周六是我难忘的一天。

那天一早,我开着我的2006年丰田卡罗拉车去我在阿贾克斯镇(加拿大安大略省,离多伦多约60公里)的房子。

那是栋联排镇屋。四年前我把整栋房租给了库柏。

镇屋

到了房子外面,我看库柏的车停在车库门口,我就把车停马路边上。我往房门口走去,隐约看见主卧室的窗帘缝似乎有人在往外看。我没太在意。

我敲门敲了好几次,都没人来开门。于是打库柏的手机,只听到语音提示留言,没人接。

我想起我有装门铃,暗暗骂自己,自己家有门铃都忘了,四十的我,是老了吗。

门铃按了三下,总算听到有拖鞋的声音。

库柏开了门出来,说:“你好,大卫。”

我做了两下深呼吸,压下心中的火气,把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挤出一点微笑,说:“库柏,你在啊,我叫了好久的门,没人开呢。”

库柏一脸抱歉地连声说:“哦,sorry, I am so sorry, 哥们,我可能没听见。你有事吗?”

我说:“库柏,我给你发的电子邮件,你收到了吗?”

他一脸蒙状地回道:“没有啊,我没看到什么电子邮件,你会不会写错收件人地址?”

“那你为什么也不接我电话?”

“真的吗?怪不得我有几个未接电话,我可能在忙其他的事呢?你找我什么事啊?我租金的支票都提早一个月给你啊?你有问题吗?”

“不是租金的问题。我两个月前发电邮给你,是告诉你我们不想租了。对不起。”

“哦,为什么,哥们?”

我说:“能不能让我进屋说啊?”

库柏递过来一根烟,说:“可以在外面说吗?兄弟。”

我下意识地要去接,快接到时想起了老婆给我下的死命令,就把烟挡开了。老婆昨晚上骂我是个软柿子,要我跟他说两周后必须搬出去。

我有点烦他这装出来的礼貌。我一直以为他是个绅士直到一个月前,当我发现他不回邮件也不回电话后。


四年前我还以为捞到了个便宜,找到个有钱的高素质金领当房客。

当时我老婆突然失业,而我们家刚买的房子,那时房子还很便宜,我那套才45万加元。首付的10万大部分都是从亲戚那借的。小孩刚1岁。这样以我一个人的工资,远远不够付房贷和家里日常开销。当时似乎唯一的选择就是卖房了。

有一天,我老婆在看报纸上招聘广告时刚好看到在市中心有个公寓招兼职的公寓管理员,没有工资,但提供免费住宿。

于是我就投了简历。两天后就让我去面试。因为我的动手能力还挺强,语言也凑合,面试的第二天就通知我随时可以搬进公寓开始上班。

我们就决定把房子租出去,以房养房。

结果广告刚在kijiji网站(有点象58同城)上贴出一天,就收到库柏的电话,他说愿意按广告所出的价格每月1900刀(1刀=1加元)租房。

我们最早是在附近的咖啡厅见面。

当时库柏好象穿个白T-shirt, 文质彬彬,但面容疲惫。

他一见面就跟我握手:“嗨,哥们,你们好!见到你们太高兴了。”

他已帮我和太太买好咖啡。

落座后,他说他是个专业做房产交易方面的律师。

我心想,做律师,还去租房。

他看出我的一脸不相信,解释道:“不瞒你说,我刚跟我太太离婚了。我们有栋一百万的大房子,她跟孩子住那里面。”

我很同情他,并且觉得他是个很负责的男人。后来不用说,跟他签约签了一年。

我老婆后来还抱怨我怎么不问他为什么离婚。她当时英语不是太好,没问。我呵呵一笑,心想,我有那么八卦吗?

此后又续了三次,都是电邮来往,因为相信他的缘故。

现在老婆又找到了一个较稳定的工作,在一个政府办的妇女庇护所当管理员。孩子也5岁了,想让他能住自己的房间,且能在自己的后院玩。所以我们决定不租了。

按我的原计划,他两天后要搬走。因为我工作的汽配厂开春后一直忙,我连周六都要加班,所以一直没空过来。


我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对他说:“我能进去跟你说吗?” 我也想看看自己的房子是不是有被搞什么破坏。

库柏还是一脸诚恳地说:“David, look (你看),我要去接我的孩子过来,他们要跟我一起过周末呢。”

我几乎要心软了,我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能搬走?”

他说:“我真不知道,我房子还没开始找呢。”

我急了:“我只能给你一个月时间。你有孩子,我也有孩子。我们要搬回来住了。”

他说道:“这样,你让我先找找房子。我先去接孩子了。”

然后他关上房门就走了。

等他开车走后,我先从侧门到后院里,瞧了瞧,草都割得齐齐整整,浇草的软管也缠绕得清清楚楚。

我想了想,又走到前门,拿出钥匙,打开门,准备进去检查一下就走。

进门后,客厅整理得井井有条,电视里正在放棒球赛的录像。

我又去了地下室。听说有的人租了房子后在地下室种大麻,希望库柏没种大麻吧。

地下室检查了一圈,也没发现可疑情况。刚准备上楼, 手机响了。

是老婆的电话,赶紧向她汇报了情况。

上楼后,只听一声大叫:“不要动,举起手来。”

向门口看去,吓了一跳,我去,两个身材高壮的警察举着枪呢。警察身后站着库柏这王八蛋。

我终于明白了,库柏是虚晃一枪,行啊! 小样的,三十六计用得比我还溜,我暗骂道。

我赶紧举起手来。

一个警察过来搜了我身上。搜完后告诉我可以把手放下了。我赶紧叫道:“Sir, 这是我的房子啊。”

那警察一愣,转身问库柏:“HEY,这是怎么回事?”

库柏大声辩白说:“我租了这房子的。他没经我允许就进来了。并且,我也不知道谁开门进来,我看门开着,就报警了。”

站门口的警察是个黑人,说道:“你们两个坐下,先做个笔录。”

黑人警察把我叫到厨房的小餐桌那,问了我的一些私人信息,然后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另一个白人警察跟库柏在客厅做笔录。

他们后来碰头了一下,黑人警察进来跟我说:“古安先生,你现在必须出去,不经租客的允许,你是不能进来的。”

老外总是念不准我的姓。我还想争辩,黑人警察指着门口对我大声说道:

YOU MUST GET OUT, NOW. Do you want to go to jail?” (你必须马上出去,除非你想坐牢。)

我瞪了库柏一眼,不情愿地出门去了。

到了我车旁边,白人警察赶上来,给了我一个纸条。然后指着大路,说道:“先生,请马上离开。”

我开车开到附近的一个商场的停车场,看了下那纸条,是一个网站的名字。因为手机计划没有数据所以不能上网,只好先回家了。

到家之后,赶紧上电脑查了一下,原来是一个叫房东和房客管理会的网站,里面有教房东如何通过正确法律途径要求房客离开。


两周后的今天,我终于把网站上要求所有的表格填好。表格是关于要求房客搬走的法律文本。表格给房客后,下一步是通知这个管理会以便备案。如果一切顺利,我们两个月后应该可以搬回去了。不过我并没有多大信心,毕竟我要对付的是一个律师。

我已经不想再见这个“有礼貌”的人了,连他的名字都看着烦,我准备寄挂号信给他。


注:根据身边的事虚构,不完全真实。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