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我戴上小红花,为那些英雄

字体 -

01

 In Flanders fields the poppies blow

在法兰德斯战场,罂粟花绽放

Between the crosses, row on row,

在十架之间,一行复一行 

…….

If ye break faith with us who die

如果你背信弃义

We shall not sleep, though poppies grow

我们绝不安息,尽管罂粟花怒放

 In Flanders fields.

在法兰德斯战场

以上诗句节选并译自诗《In Flanders Fields 在法兰德斯战场》,是加拿大军医约翰·麦克来(John McCrae)在1915年写的。

这首诗是加拿大人在每年阵亡将士纪念日,11月11日,佩戴红色小罂粟花(Poppy)的起源。

从1919年起,为纪念在两次世界大战、其他战争和维和活动中牺牲的军人或民众,加拿大人会在纪念日前后的一两周佩戴小红花。

这些小红花是人造的,形似罂粟花。在纪念日前两周起,在大的公共活动场所,会有少年或老人穿着类似军装的制服义卖罂粟花。

小红花一朵卖两块钱,卖花所得款项会被用来帮助加拿大退伍军人。


02

昨天坐地铁时看报纸,有一篇文章说现在很少加拿大人戴小红花。观察了地铁里面的人,确实没有一个戴的,包括我自己。

那篇文章里说冰球界名人当·切里在上周六冰球之夜电视节目里评说:

“今天我开车到市中心(Downtown), 一路上没看到一个人,是的,没有一个人,戴小红花。”

文章的作者乔和他的同伴摄影师麦克一起上街去验证切里的话正不正确。他们在地铁上果然没看到一个戴花的。

但他们在街上走的时候却有了些感人的偶遇。

辛夫来自印度。他的父亲曾是英国军队的步兵,是当年诺曼底登陆的一员。这个老兵当年被一颗子弹打中头部,虽大难不死,却要终身与头里的子弹相处。辛夫和太太都戴着红花纪念章。

柏纳,90岁了,是个老兵。他也戴着罂粟花。

只是他说他是“另一边”的。

他说他17岁时被强征入德军,在俄国战场参战。他的哥哥也一同参军,并战死沙场。

他说他戴花为着两方死去的人们。

其实,当时他身在我们认为的敌军,却也是身不由己。我们这些生在和平年代的人,没有他们的经历,无权评判是非,不是吗?


03

前一段时间看过一部布拉特·皮特主演的二战电影《怒火Fury》。

片中,布拉特演的是坦克队长当(Don Collier)。

影片末尾,当引燃手榴弹与攻入坦克的敌人同归于尽,整个坦克队仅存的年龄最小的诺曼躲在坦克底下的一个小洞里。

后来,德军在坦克周围搜查。

一个与诺曼同龄的小德国兵弯身查看,发现了诺曼。诺曼向小德国兵摆手让他不要声张。

德国兵果然告诉战友,没发现有人在底下。

《怒火》是编剧根据一些真实的战争故事改编。我相信这样善良的德国兵是存在的。

世界大战中在正义一方牺牲的英雄值得我们记念无庸质疑,在另一方死去前良心尚存的兵也值得纪念。


04

两周前在电影院看了一部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只有勇者Only the Brave》,是讲美国灭火英雄的故事。

影片的末尾,我流泪了。那个场景终身难忘!

“DEPLOY (展开)。“ 队长艾力克大声下令。所有队员拿出自救防火布,展开,卧倒,盖好自己,一气呵成。

正如几年前取证考试时做的那样迅速专业。

“展开”是个口令,在跑不过大火的时候,这个口令引发队员最后的自救措施: 卧倒地上,用铝膜布把自己包严实。

消防员最后自救保护膜

可惜,最后,19个队员包括队长全部丧生雄雄山火之中…..

象他们这样因救火牺牲的人很多,不管是哪个国家,他们都值得我们纪念。


05

今天上班时,有几个同事都带上了小红花。

下班时,我路过一个义卖点,买了一朵并戴上。

这么做,是要表示对那些为了他人的生命,献出自己生命的人的敬意。

不管他们是哪个国家,哪个年代的人。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