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新年前的面试

字体 -

(故事纯属虚构,谢绝转载)

加拿大今年冬天好冷,对于失业近六个月的我,更是一个寒冬。

半年前,我就职的维多利亚宾馆被收购了,我也因此失业了。四年前我毕业于尼亚加拉学院的酒店管理专业。毕业后在位于尼亚加拉瀑布市的一个赌场当了半年发牌员,然后一直在同市的维多利亚宾馆工作了快三年。失业前是客服经理。因为多伦多相对来说就业机会较多,我就在多伦多租了房子搬了过来。

这几个月,我到处投简历,都没收到面试通知。眼看坐吃山空,这个月,我只好通过华人职介找了些临时的工作来做。圣诞前一周,我被介绍到一个鸡肉加工厂工作。工作了三天,剥了三天的鸡肉,因长时间手持类似小砂轮机的剥肉器,右手腕关节肿痛,手掌也起了好几个泡。

自从在鸡厂上班后,晚上做梦经常梦到成千上万只鸡等我剥肉的镜头,我感觉这辈子可能不会再吃鸡肉了。

圣诞前的星期五的早晨,零下十度,我在开车去杀鸡的路上,手机铃声响起,我赶紧找了个小路转进去,停车,按接听键。

“喂,你好,请问是关先生吗?”

“早上好,正是在下。你也可以叫我大卫。”

“好的,大卫,我是多伦多豪悦大酒店的人力资源部经理露西,我们对你的经历很感兴趣,想更多地了解你,不知12月28日下午你有没有空。”

我按捺住内心的喜悦,故作镇静地说:“我有空,谢谢你给我这次机会。”

“那28日下午两点见。地点是市中心豪悦酒店三楼,就跟前台说找露西。”

“好,那到时见,露西,祝你节日快乐。”

我应聘的是他们的客服部经理职务。简历是两周前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让我面试。

星期五下午,下班前我跟鸡肉厂管工说我不干了。我想如果这次应聘再不成,就先回国几个月,看看在国内能不能找到理想的工作。

28日下午,因为节日的原因,路上车寥寥无几,我提早一个小时就到达豪悦大酒店。把车停好,我在附近找了个咖啡店,要了一杯柠檬茶,把这两天整理的面试准备资料再好好地过一遍。爱喝咖啡的我没点咖啡,怕喝完有口气,给面试官不好印象。

我默念了几遍豪悦大酒店的经营理念:“每一个员工都是服务专家,每一个客人都是豪悦朋友,追求卓越,真诚至上。” 然后把自己的一些酒店相关的工作经历在脑海里播了播。

差十分钟两点,我到达3层的豪悦总部。

当我穿着西装,抱着简历走向那间办公室的时候,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再找不到一份工作,我只能灰溜溜地回中国老家。我深呼了一口气,走进去,可抬头看见的人,竟然是他 ……

他姓何,名叫杰森。我跟他是三年多前在赌场认识的。四十多岁的他跟当年变化不大,白衬衫配浅蓝底红斜纹领带,看起来很精干。

坐他旁边的一个30岁左右的棕发女士应该是露西。

他看到我,露出了一丝微笑,右手指向他对面一个空的位子,用英文说:“你是大卫吧,我是杰森,你请坐。”

一旁的女士也友好地说:“大卫,我是露西,很高兴见到你,杰森是豪悦负责客服和餐饮的总监。”

我走过去依次跟他们握手,然后在空位坐下。他握我手时趁露西没注意,跟我挤了下眼。

露西先问了几个人力资源方面的问题,我对答如流,并且说话时尽量跟她保持眼神接触,当然偶尔也看一下杰森,以示尊重。

然后杰森让我谈一下客服方面的经验。露西在记录什么,听到杰森说完,就停下手中的笔,望向我。

我朝露西微笑了一下,对杰森说:“其实维多利亚的经营理念跟豪悦有相近之处,维多利亚信奉‘主动发现顾客的需求并尽量满足’。我值班的时候,如果有发现客人是当天生日,我会写一张生日快乐卡给客人,并给他一张八折的餐厅优惠券。有带孩子的家庭,我会给他们介绍景区里适合小孩玩的地方,并提供折扣券。当然,我们也会有失误的时候,比如客人定的是观景房,但最后给的是普通房,我们会马上道歉,如果没有剩下的观景房,我们会免费帮他们升级到其他高级房型。”

杰森认真听我说完,看了一下我的简历,又问我:“你在中国时是工程师,为什么会想到做宾馆行业。”

我缓缓做了个深呼吸,回答道:“我是2010年移民加拿大的。在国内我做的是建筑行业,我经常出差,所以经常会住宾馆。我发现宾馆行业的人都待人友善,他们用专业的态度让客人感受家的感觉。出国后,我也想让更多离家的人体会到虽处异乡,也能有家的亲切感,所以我选择去学习酒店管理专业。在酒店工作两年多后,我发现做酒店管理可以是我一生的职业。做这行,我既能让客人体验到受尊重的品质服务,也能让我自己不断在工作中修行自我。我相信在加入豪悦团队后,能从豪悦的行业专家们学到更精深的专业知识,也能更好地服务离乡的游子。”

因为我确实热爱酒店管理这行,所以杰森和露西抛来的问题都让我回答起来游刃有余,也让他们频频颔首。

一个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面试也结束了。最后,露西说:“大卫,你表现很不错,我们还有两个人要面试。我们会尽快通知你面试结果。”

在停车场,我接到杰森的电话,他用广东腔的普通话说:“大卫,很高兴又见到你啦,刚才没跟你叙旧,是因为想让露西对你的判断更公平。这周六有没有空,我请你喝早茶。我一会地址发给你。”

我说:“没事啊,我理解你。那我们明天见。”

“那明天见,我还要面试下一位Candidate(申请者)。”

我想起了三年前与杰森相遇的情景。

当时我在尼亚加拉瀑布市的一个赌场当发牌员,主要是在21点(Black Jack)的台子上。杰森给我印象很深。他给的小费很高。他来赌场的第一天,玩21点每盘最多只押50块,最后赢了两百块加元吧,给了我一百的小费。后来我注意到他每天只玩10盘,如果输了200块也马上结束,很有自律。他很有赌德,输了钱也要给至少20的小费。并且,他长得很像我的大哥,所以对他很有好感。

有天早上,我在赌场附近的咖啡店排队买咖啡,碰到了他,就请他喝咖啡。

坐下来之后,他告诉我,他姓何,从香港来,是老板派到这来实地学习加拿大宾馆的餐饮和客服管理。他要在尼来加拉瀑布呆一个月,在这边选最好的十个宾馆,每家住三天。

我向他介绍了两家虽然较小但服务很有特色的度假旅馆。他很感兴趣,说准备在原定的10家宾馆呆满后再到这两家住一段时间。

有天下午,他又到赌场,还是到我的桌子来玩21点。

K+A=21点

那天看来他心情不大好。手气更不好,刚玩就连爆了好几把。

(21点的规则是:J、 Q、 K都算10点,老A可以算1点或11点,2到9算本身的点数。手上的牌加起来等于21点,点数最高,但如果超过21点,就爆了,也就肯定输了。每次先发两张牌,没有超过21点可以再要牌。)

打完10把,他已经输了快500块了。这次他没有走,又去买了大约500块的筹码回来赌。

坐下后,他把领带松了松,下了100块的筹码。翻牌后,点数是14点,他又示意我发牌,结果是个老K, 24点,又爆了。

我看他嘴里骂了句什么,然后顿了顿,麻利地推上了200块的筹码。这次,他拿了一张老J和一张A,21点。我打开庄家的牌,也是21点。双方打平,没输没赢。

他似乎更加生气了。此后很快把剩下的筹码输光了。

他转身又去买筹码。我看他这样子,已经是十足赌徒的样子,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于是通过耳麦向经理请假,说自己不舒服,要休息一个小时。

我去倒了一杯冰的柠檬水,追上了他,对他说:“何先生,你先喝口水。你今天好象心情不好,能告诉我发生什么吗?”

他猛喝了一大口水,没说话。

我又说:“说实话,你跟我大哥长得很像。我把你当朋友。我必须告诉你,你今天状态已不适合再玩下去。你忘了你自己的规矩了吗?”

他想了想,道:“谢谢你,我再玩一会,就不玩了。”

我急道:“何先生,你知道那家咖啡店门口那要钱的老头吗?他曾经赢了50多万,后来输破产了,养老金输光了,房子没了,老婆跑了。我只说这些了,听不听,你自己看。”

他又喝了一大口水,像是要把输的钱喝回来,把杯子递回给我,说:“好吧,你赢了。”

说完,就往门口走去。那天,他没给我小费。

此后连着几天,他都没再来赌场。在他要离开尼亚加拉的那一天,到赌场找我,送了一张感谢卡,卡上好象这么写的:

“谢谢你,大卫。我不会忘记你。我相信我们会再见!后会有期!”

后来,我实在忍受不了,那些普通的工薪阶层,因为赌博,妻离子散,倾家荡产,于是从赌场辞工。

想到这,我拿出他刚刚道别时给我的名片,心道:哈哈,原来我们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29日早上,我不出所料地收到露西的电话:“恭喜你,大卫,你通过面试了。如果你愿意,2018年1月2日就可以来上班。”

2018年,将是全新的一年,这份工作的税前年收入超过加拿大移民局申请父母团聚移民的最低标准,我一年后就可以递交我父母的移民申请,说不定,我还可能告别我的单身生活了。

明天,在杰森正式成为我的老板前,要好好跟他叙叙旧了。


写后记:

我并不擅长写故事。这个故事是根据身边移民和留学生的经历改写的,并不一波三折。身边的大部分移民,包括我自己,并没有太宏大的目标。对于有的人,移民,等于为了孩子;对于有的人,移民, 是新的生活体验;而对于有的人(中东人),移民等于远离了子弹。不管怎么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与众不同。

2018年,我准备写一些,这些身边的平凡人的故事,平凡人的平凡梦想故事。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