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理工男的乡愁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我小时候受的是很传统的教育,岳母刺字的故事我听了N多遍,岳飞是我儿时心目中的偶像。 收音机里热播评书《岳飞传》的时候我上小学,“话说岳飞岳鹏举”我中午听一遍,晚上听一遍,第二天早早爬起来上学,为的是和班上的小伙伴们切磋感受。 家里只有一台收音机,电池不足的时候声音就特别小,我和哥哥通常是头顶着头,把耳朵贴在喇叭上; 争执自然免不了,…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情感 (全局), 杂谈 | 8 条评论

我的高中时代

曾经以为我再不想回到30年前那个穷困潦倒的我,是我的同学们颠覆了我的观念。 2017年春节,我家乡的同学们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高中毕业30周年庆典。 我是照例没能参加,小时候我嫌外婆家住的远,每年只能去上一两趟,我现在住的竟然是比外婆家里还远着许多——和家乡中间隔着一个太平洋。 然而微信我是有的,聚会的照片发到了群里,有同学的,有老师的,一张张灿烂的笑脸,映着…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杂谈 | 4 条评论

我是我妈妈的宝贝

但凡付出总会有收获,我妈妈却不是这样,从来都不是。 1991年春节过后是我妈妈去世的日子,那一年我上大学四年级,我没有回家奔丧——我是在半年后才知道这个事情。 7月毕业分配,我直奔宁波报到。 兴奋,我可以赚钱了,我要分一半给妈妈,她从此可以不用伸手向爸爸要钱。 我爸爸钱包管得很紧,在我眼里,他对妈妈总是很吝啬——当然对他自己也一样,直到现在还这样,我上次扔掉的…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情感 (全局), 杂谈 | 4 条评论

《人民日报》可不可以发文来评评我

第一次见到林妙可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 长的和我家姑娘一样可爱,名气却比她大多了。 不过还是对她没有太深的印象,相比之下,刘欢老师更能让人过目不忘。 真正让我记住她的是后来网上传说的假唱丑闻,官媒刚开始还出来辟谣,”五毛们”后来就说舞台上对口型这事儿其实很正常,好像迈克尔杰克逊就干过。 我就想,既然迈克尔也干过这个事情,我们那就学学也无妨。 我后来…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杂谈 | 10 条评论

我和新航道李景华老师谈育儿经

尊敬的李景华老师, 好久不见,您好吗? 近来网上疯传您爱徒李天一的轮奸案,他们把您再度扒出来并推到风头浪尖上。 那个大嘴巴的宋祖德就在第一时间爆料说,被轮奸的是您。 我一开始就觉得这家伙又在胡说八道,要真的是您,还有轮奸案一说吗? 不过我倒是真的希望是您,这样就没有受害者了。 想必您也是这样认为的,按您自己的说法,孩子还小,应该以教育为主,哪能贴个标签…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杂谈 | 7 条评论

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

“CAN WE FIX IT? YES WE CAN.” 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最早出自动画片《BOB THE BUILDER》,可以肯定的是,这句话在北美几乎是耳熟能详,妇孺皆知。 美国总统奥巴马也不例外,他把这句话略作修改当成自己的竞选口号。 奥巴马的粉丝们高喊着: “CAN WE DO IT? YES WE CAN.” 轻易就击败了党内对手–辣婆子希拉里克林顿,还有后来的共和党党魁–越战老兵,神枪手JHON MACCA和他的美女…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杂谈 | 4 条评论

我和我儿子—-SON OF A BITCH

我生在中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大众传媒”。 上个世纪,还年轻的时候,我很漂亮,也很喜欢说话–不是骗人的那种,是实话。 我后来怀孕了,他们问我孩子的爹是不是那个德国的马大胡子,我说不知道; 他们又问我,是不是马大胡子的朋友恩大胡子,我说不知道; 他们又问我,是不是俄国那个尖下巴的小个子? 我说,你们别烦我了,我是真的不知道。 从那时起,我有了一个名字,叫…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杂谈 | 7 条评论

“拼爹”和“坑爹”的模范——李天一

中国的官二代,星二代,富二代有没有共同点? 是的,最近网上疯传的”德艺双磬”,天津话叫”得意爽卿”的李双江的儿子,艺名”银枪小霸王”,现名李冠丰,曾用名李天一的就是一个典型。 知道这样说会有人出来打岔,这不是以偏概全吗? 当然他们中间好的也不少,百分之十我觉得还是有的; 我也不是说他们个个都是少年强奸犯,李公子不过是走的太早,太快,太远罢了; 中国还有多少二…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杂谈 | 6 条评论

移民生涯(64):医疗保险和牙医

牙医到底能不能算是医生我到现在也没整明白,英文里牙医有个专门的单词,是DENTIST,和DOCTOR 是不一样的。 在中国的时候,我对牙医没什么概念。 如果把洗牙统统都算上,在出国前,我就看过一次牙医;牙齿尽管长得乱七八糟的,却从来没给我惹过麻烦;小时候从来不刷牙,倒也没有蛀牙–没糖吃也许是个原因吧。 登陆加拿大的前一个月带孩子看牙,顺便让牙医把我的牙齿也检查了一…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63):加拿大的医生

国内的时候,我家楼下就有一个游泳池–露天的。 我是冬泳队的一员,每年从九月份游到第二年的五月份,冬天结冰的时候下水两分钟就会浑身变得红彤彤。 夏天我是不去的–人太多,50米长25米宽的游泳池里能有个七八百人,只能是站着,横过来你就是不动也会碰到旁边的人。 身体是本钱,医生我是不大看的。 话虽如此,感冒发烧每年还是会有那么一两次,老婆孩子也是,所以医院也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