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与他相比,太白润之何足道哉!(一)

最近看了人民日报评选的诗词史中四十首巅峰之作颇有感慨,匪夷所思的是被誉为“中华诗祖”的屈原诗作居然没有一首入选。中国诗歌源远流长,佳作无数,人民日报仅评选出四十首诗词当然会有疏漏。但是,既然诗经和南北朝民歌都能入选,却没有屈原的作品则很值得探讨。

屈原的主要作品有《离骚》,《九歌》,《九章》和《天问》等。以屈原作品为主体的《楚辞》与《诗经》并称风骚”,对后世诗歌产生了深远影响。《诗经》古朴,简洁,是民歌的集大成作,而屈原作品则是个人独创的开拓者,他的诗气势恢宏,富有哲理,用词精美,表现极致;比兴的手法和叠字的运用更为唐宋大家所效仿,因此才有中华诗祖之美誉。

人民日报此次中国诗歌史巅峰之作中缺漏中华诗祖的作品,反映了自鸦片战争以来的100多年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探索中国强盛之路中的一些极端思潮对民族文化的负面影响;也说明在追求强国,富民的中国梦的征途中弘扬传统中国文化,还有许多事情可做。

屈原的《离骚》,《九章》和《天问》都是长篇诗作本文无法探讨。这里只介绍《九歌》的作品。屈原的《九歌》多是根据民间祭神的歌舞改编创作的,有《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东君》,《河伯》,《山鬼》,《国殇》和《礼魂》构成。其中,《国殇》是纪念楚国阵亡将士的,其他则分别是纪念天皇,云神,湘水神,寿司神,送子神,太阳神,河神和山神的;《礼魂》则是礼成送神之词。

九歌中有很多气势恢宏的诗句,极大地渲染了庄严,宏大的场景。如《东君》中表现太阳神出行的场面,“驾龙舟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飞龙驾驶着滚雷为轮的车子,车上插满蜿蜒飘飞的云霞彩旗;《湘君》中湘夫人为了让期盼的湘君平安到来,“令沅湘西无波,使江水兮安流”,指令沅,湘两江的波涛平息,让长江水舒缓流淌,可见爱之深切!《云中君》的“灵煌煌兮即降,飙远举兮云中”,“ 揽冀州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将云神往来迅疾,云展云舒,自由翱翔的神韵展现无遗。

《九歌》中表现掌管人间生死的寿夭之神《大司命》中,更是霸气冲天,而且一贯到底,值得特别论及。其开篇就是“广开兮天门,纷吾乘兮玄云,令飘风兮先驱,使涷雨兮洒尘”,大开天门,乘着浓云巡行,命旋风做开路先锋,让骤雨清洗道路。“纷总总兮九州,何寿夭兮在予”凡尘人间,死生在我!“高飞兮安详,乘清气兮御阴阳”,我在云端之上神闲气定,阴阳之数由我而定!结尾的“故人命兮有当,孰离合兮何为”,人命生死定数,非人力所能掌控!《大司命》这首气概冲宵的诗句,用横霸的语气将主宰人们生死的寿神形象淋漓至尽的展现出来,以此体现中华文化中敬畏天地的传统。

屈原的作品中有很多富有哲理的诗句。比如赞美送子神的《少司命》中,“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所言人生喜乐之高论,可有异议者?《湘君》中的“心不同兮媒劳,恩不甚兮轻绝”,婚嫁男女,若彼此无情,徒添媒介之劳;友人往来,情谊不深,联系不密。“交不忠兮怨长”,无论男女之情还是朋友交往,三心二意只会产生误解,离怨;《礼魂》只有短短的五句话,但“长无绝兮终古”一句也堪称警示之语,芸芸众生,寿命再长,终有一死。曹操的所谓“神龟虽寿,犹有竟时”是也!

本文略长些,分三部分发表。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