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与他相比,太白润之何足道哉!(二)

 

屈原诗句的精美极致,包括比兴手法的运用,相同含义不同词语的表达以及叠字的烘托效果都对后世诗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因此才有“中华诗祖”之誉。

 

《湘君》中的“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以在水中不能生长陆生薜荔,树梢上采摘不到水中莲花的抒怀;继之有“心不同兮媒劳,恩不甚兮轻绝”的感慨;随即又用一组比兴写法强化关于爱恋的哲思:以“石濑兮浅浅,飞龙兮翩翩”比拟阐释“ 交不忠兮怨长,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相恋一方若不忠诚则像浅溪石上的流水容易离断;心不在恋人则谎言说来冠冕堂皇,看似依旧潇洒翩翩。

 

在《湘夫人》中比兴的手法运用则不同于《湘君》。以男神湘君的口吻表达含蓄一些,只用了“鸟何萃兮蘋中,罾何为兮木上”,“ 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这两组比拟的诗句,是湘君思念湘夫人,展现没有湘夫人其生活毫无意义的心境。但接下来并没有表达这种心情的诗句,这也看到屈原细腻的艺术表现手法,男女在爱恋的表白,情绪的宣泄有所不同!

 

屈原在九歌的诗句中将精美极致发挥的出神入化,登峰造极。比如《湘夫人》中,焦急等待湘夫人来临的湘君,恍惚中似乎听到了湘夫人的呼唤,于是激情奋放地构思迎接湘夫人的香房,从“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到“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以及随后的一连串华美装饰最终构成“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的芳香庭堂,其中用了“芷,荪,桂,荷,兰,芳椒,杜诺,辛夷,薜荔,石兰,杜衡”等十余种香草,屈原在《湘夫人》中将香草用到了极致,这也是其有“香草诗祖”盛誉的缘由。

 

殇指未成年而夭亡,国殇则是为国战死者。在《国殇》中,屈原用“诚,勇,武,终,刚,强,凌,神,灵,魂,魄,毅,鬼,雄”可以代表英魂的十四个字描写勇武战士。以四句话“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将献身疆场的年轻将士的不屈精神展现出来。更加烘托出“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悲壮场面,让“首身离兮心不惩”浩气长存!

 

屈原善于运用叠字的艺术效果烘托主题,除了《湘君》中的“石濑兮浅浅,飞龙兮翩翩”外,《云中君》中的“灵皇皇兮既降”,“ 极劳心兮忡忡”,《大司命》中的“纷总总兮九州”,“灵衣兮被被”,“ 老冉冉兮既极”,“ 乘龙兮辚辚”等等多有叠字的使用。在《山鬼》中将叠字的效果应用到了极致。共用了九个叠字,“云容容”,“ 杳冥冥”,“ 石磊磊”,“ 葛蔓蔓”,“ 雷填填”,“ 雨冥冥”,“ 猿啾啾”,“ 风飒飒”以及“木萧萧”,所谓九数为大,真乃极致也!

 

屈原的这种纷总陆离的表现手法让后世仰慕吁叹,明朝学者胡应麟在《诗薮》中有如此评价:“唐人绝句千万,不能出此范围,也不能入此阃域”,我以为极是!

 

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并没被选入《人民日报》的四十首巅峰诗词中,但李白用华美的诗句展现的天姥山仙境画面,以及自由奔放的挥洒个性,这首诗堪称让后世高山仰止的精品。但此诗用了大量骚体诗形式,“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等等的生花妙笔,显而易见是借鉴了屈原《湘夫人》的“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以及《东君》中“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的仙言神语!

 

杜甫被誉为七律之冠的《登高》是入选的四十首巅峰诗词之一,为后世学者广为推崇的“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也不难看出屈原的诗风。

 

李清照的《声声慢 寻寻觅觅》也是入选的四十首巅峰诗作之一,其开篇的七叠字“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被赞为 “极有音乐美”,仿佛“大珠小珠落玉盘”之感。李清照这首诗的下片还有两个叠字“点点滴滴”,整首诗也是九个叠字。其叠字的集中使用强化了情感的表现力,诗的开篇即让人有浓烈的悲情推进感。但是与屈原的《山鬼》中的九个叠字相比,其词意的表现境界未免狭隘,更远逊于《国殇》中用近义字展现出的强烈递进感。正是“难入此阃域”也!

 

本文略长些,分三部分发表。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