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鸟器争夺战(图文)

字体 -

DSC_1568.JPG

在使用Goldfinch(金翅雀)喂鸟器之前,曾经买过三个普通喂鸟器,都不到一个星期,便被松鼠搞坏而不得不扔掉。

后来,在朋友的推荐下买来金翅雀喂鸟器。这个喂鸟器十分简单,一个长长的塑料筒装鸟食,筒的上面横穿着几根小棍供鸟站立,还有几个小孔供鸟啄食,松鼠绝对无法在喂鸟器上落脚(爪)和直接从喂鸟器获取食物,因此,很好地避免了松鼠的侵袭和破坏。

每天透过厨房窗户的玻璃,看着后院树枝上挂着的这个喂鸟器上总有好几只耀眼的黄色金翅雀来啄食。这种鸟小巧玲珑,形态优美,蛋黄色的羽毛在黑头黑翅黑尾巴的点缀下,相当夺目。虽然鸟在啄食时,总是有一些鸟食洒落到地上,招来花栗鼠捡食。但是,对高高挂在树枝上的喂鸟器和啄食的鸟并不构成任何威胁。

可是,因为这个喂鸟器是塑料的,几年下来,老化破损。今年开春后不久,买来一个新的喂鸟器,还是金翅雀喂鸟器,但与之前的不太一样,长长的圆筒不是塑料的,而是金属网状。心想:这个喂鸟器的使用期应该会长一些吧。此外,下面还有个金属托盘,鸟啄食时洒落的鸟食就掉在这个盘里,几乎不会掉在地上。

DSCN0684.JPG

没承想,好景不长,很快我们发现,虽然这个喂鸟器里的鸟食是金翅雀的,但是,有一种非常好看的红色的鸟Cardinal(红衣主教)也喜欢来吃,它们的个头比金翅雀大,不能落在圆筒上啄食,而是卧在下面的托盘里吃洒落出来的鸟食,还常常是一公一母成双成对地来一起用餐。最开始,金翅雀们很不习惯,看到自己的餐具里有这么两个大家伙,都被吓得不敢来喂鸟器上吃食,而是在附近飞来飞去,或者落在树枝上等待。红衣主教一点儿不觉得自己占了别人的饭碗,不仅心安理得地在那里继续吃,甚至还伸长脖子驱赶飞到附近的金翅雀,真是喧宾夺主。不过,还好,毕竟都是鸟类,金翅雀和红衣主教彼此间很快就习惯了,可以和平共处地进食。

DSC_1615.JPG

万万没想到的是,花栗鼠因为在地上找不到鸟食了,居然爬上树枝,然后,壮起鼠胆,瞄准目标,奋力跳进喂鸟器下面的托盘里。正在喂鸟器上啄食的金翅雀被吓得全部飞走,花栗鼠就自己趴在托盘里独享美食,致使金翅雀和红衣主教都不敢再来了。谁说“胆小如鼠”?这分明是“胆大包天”嘛!

DSC_1617.JPG

我们看到花栗鼠的样子蛮可爱,就轻手轻脚地出去拍照片和视频。花栗鼠在托盘里吃得如入无人之境,我们离着很近,它都无动于衷。仅用两天时间,花栗鼠就把托盘里的鸟食都胡吃海塞地吃干净了。只见聪明的它,立起身子,趴在喂鸟器的圆筒上贪婪地去啃网子里面的鸟食。是可忍孰不可忍!喂鸟器不能被它这么长期霸占!于是,每当看到花栗鼠跳进喂鸟器的托盘里,我们就立即拉开厨房门,并故意发出响声把它吓跑。几次之后,花栗鼠竟然不再怕这响声了。不得已,我们走近喂鸟器轰赶,它就纵身跳到树干上,四只爪子紧抓着树干,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地与我们对视,一付不服气的挑衅样子。这还不算,公然在我们转身走开时,立即又跳回到托盘里。实在太猖狂了,必须想办法制止这种侵略行为!

DSC_1667.JPG

DSC_1677.JPG

DSC_1674.JPG

“在两棵树之间栓一根细绳,然后把喂鸟器挂在细绳的中间,这样,让喂鸟器远离树干和树枝,花栗鼠就无法从树上跳到托盘里去了。而且绳子这么细,花栗鼠也不能顺着绳子爬过去。”我们都十分赞同玮先生的主意,他也立即付诸行动。只见气急败坏的花栗鼠趴在树干上眺望喂鸟器,因为太远了,它实在不敢跳过去。便顺着树干滑到地上,站在喂鸟器下方,抬头凝视喂鸟器,苦思冥想,久久不肯离开,却始终都没办法跳上去。

喂鸟器终于又回到它的主人–鸟们的中间。

-此文发表在《星星生活》2016年9月9日780期

分享博文至:
  1. 抱歉,留言栏此时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