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長崎歷史遊(二)上海 長崎 孫中山

字体 -

IMG_0098.JPG

蘭学、出岛、坂本龙马、福泽谕吉、原子弹,还有密集的佛寺与基督教堂,都使长崎这个港口城市有充满异国情调,其多彩与凝重的一面,可套用长崎出岛 “国指定史跡出岛和蘭商馆跡”的小册子中对出岛的食物所说的:只有在长崎才能感受的飘着日本、中国、荷兰的芳香和華蘭饮食文化,那么长崎的历史,也应该是“和華蘭”三者兼有的多元吧。

IMG_0092.JPG

当年岀岛华联络船岸壁的址。

IMG_0080.JPG

自戊戌变法后流亡的康有为、梁启超始,日本是中国近现代海外流亡的政治团体的重要居留地。长崎留有中国同盟会及国民党创始人孙中山的足迹。孙曾6次到访长崎。其中辛亥革命后的1913年,孙中山时任全国铁路全权筹划,在日本出访,3月22日到长崎,按计划看望病中的《东洋日出新闻》社社长、革命支持者铃木天眼,在其本古町住宅前摄影。同一天,孙中山也得到了在上海遇刺的国民党党魁宋教仁不治的噩耗,于3月23日即从长崎港乘船回国,开始组织二次革命。8月二次革命失败后,又流亡日本。

IMG_0364.JPG

铃木天眼《东洋日出新闻》的旧址,于1925年被改建成名为鹤茶庵的西餐馆,经营至今。在这座楼门口立有“孙文先生故缘之地”几个字的小石碑。在到长崎的第三天下午,我找到了这座西餐馆,在电车思案桥站的锻冶市通(市场?)的一条小巷中。我问过先后的两位附近的住户,都不假思索地为我指路。

IMG_0366.JPG

终于看到了那块在网上已经见过无数次的石碑,并坐进这家茶屋。当店员发现我可能是中国人时,马上叫来会说英文的同事,当她问我来自哪里时,我竟不自觉地说“China”?我可是来自加拿大哎!看来这也是身份认同的一个小考验!她熟练地拿了一份印有中文的菜单,我点了一份写有孙中山另一资助人西乡四郎[1]为名的餐点。午后坐在这个狭小但是充满怀旧情调的小酒吧中,看看这个餐馆一直未断的安静的顾客,吃到了地道的日本西式一餐,兼有追思与心情,也算是别有风味吧。

IMG_0377.JPG

长崎与孙中山还有的一个缘应该是中山舰。1910年,中山舰的前身“永丰”号与另外一艘“永翔”号,就是清末海军在日本三菱长崎造船所和川崎造船所订购的。1912年军舰竣工下水,归属于袁世凯执掌的民国政府。1913年1月,两艘军舰开抵上海吴淞,编入民国海军第一舰队,并分别命名为“永丰”和“永翔”。同年3月孙在长崎也参观了造船厂。永丰舰第一次出名便是1922年在广州军政府孙中山与陈炯明冲突激化时,孙中山被陈炯明追剿,登上永丰舰避难并向广州城开炮。孙中山去世后其改名为中山舰。第二次则是在1937年武汉保卫战中被日军击沉。

IMG_0150.JPG

華的影响也可以从长崎商业的发达中看到。旧香港上海银行长崎支店为1892年开业的香港上海汇丰银行长崎分行,也是日本神户以西唯一的外国银行。建筑于1904年竣工。当时的建筑就是以庄重大器的西式风格而著名,后来为长崎重要的文化遗产,经过修复而保留。我在长崎时,这个旧香港上海银行长崎支行早已成为一个记载长崎历史的纪念馆,2014年,这里成为“长崎近代交流史与孙中山 梅屋庄吉博物馆”。

IMG_0160.JPG

长崎人、日本活动照片株式会社创始人之一梅屋庄吉,1895年与孙中山相识,成为孙中山的终生好友。由于兴办电影公司而巨富的梅屋庄吉,一生资助孙中山。1913年二次革命失败后,孙再次流亡日本。1914年,孙中山在东京成立流亡政党中华革命党。1915年3月,孙中山在梅屋庄吉夫人的撮合下,与第一任妻子卢慕贞离婚,10月25日与宋庆龄举行婚礼,婚礼的喜宴就是在东京的梅屋宅中举办的。孙时年50,宋24岁。

对我有触动的是橱窗里有宋庆龄在这一时期的照片中的套装,虽然是仿制品,但是拉近了历史与现代的距离。原来对历史记载那种想象变得可触可感了。作为这次专门来看历史痕迹的我来说,获得了一个意外的惊喜。

[1] 西鄉四郎為日本導演黑澤明《姿三四郎》中主角姿三四郎的原型人物。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旅游 (全局), 旅游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