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撷艺(8):贵人相助

以花草喻人喻事,古今诗人都有共识。比如中国儒家一直称“梅兰竹菊”为四君子,虽然每种植物对应的君子之美德,各有各的说法。但很少见到相反的例子,就是用“梅兰竹菊”来比喻负面的事情或人物,唯一的一次是龚自珍的《病梅馆记》,不过也只是用来说明人对梅花的摧残,并不用梅花来类比坏的事物。 中外诗人一般以花草的造型或果实特征,来赋予植物的某种品性,丑的,刺人的,气味… (阅读全文)

诗经撷艺(7):作诗是最清白无邪的事业

现代音乐中,为了推除出新娱乐观众的需要,常常把不同调的两首以上的歌串烧在一起演唱。比如台湾歌手费玉清最善此事,把冬天的《一剪梅》一直唱到秋夜的《花好月夜》。玩歌曲串烧,转换得好的话,会给人老酒装新瓶的新感受;要不然会使人觉得有狗尾续貂之嫌。 诗经中的第三首《卷耳》,会不会也是两诗合在一起的串烧诗呢? 历来诗经学者煞费苦心地分析其结构和韵仄,至今意见… (阅读全文)

诗经撷艺(6)行万里路,饮千杯酒

文人好酒,不喝无思想的火花。我们的诗经之旅才进入第三篇,诗人酒劲就上来啦。《卷耳》一篇,不仅诗人骑马醉吟,还交杯换盏,换着不同的酒具享用。“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的醉仙李清照,借酒抒情的诗歌传统可以一直追溯到诗经中的《卷耳》。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 (阅读全文)

诗经撷艺(5):黄鸟于飞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明白诗经的不同修辞手法,使读者能更好地理解诗经的本意,这里我们继续来看《葛覃》这篇,尝试用诗经中最常用的两种修辞手法来阅读,一是“第一人称叙事”;二是“赋”的运用。 不同… (阅读全文)

诗经撷艺(4)贞静如花

在比较《诗经》和《楚辞》的风格后,近代学者顾随有句经典的总结:“楚辞飘渺如云,诗经贞静如花”。虽然他指的是两类不同时期中国古代诗歌的风格,特别是指各自修辞章法(比如虚词的用法)的差异,不过在内容上:《诗经》也是简约朴实接近生活,如山中野花;而《楚辞》则艳丽多姿远离现实,如碧海浮云。 有刘勰的《文心雕龙》为证:“不有屈原,岂见《离骚》? 惊才风逸,壮志烟… (阅读全文)

诗经撷艺(3)当奶酪遇上豆腐

十多年前,在渥太华的一个夏天,我们刚买了新房,邀请隔壁的保罗一家来吃晚饭。保罗是地道的法裔加拿大人,在市政府工作,主要负责维修政府大楼内的锅炉,对中国的了解只限于李小龙和中式外卖。 这夜,我家太太备了几道菜和一瓶二锅头,因是第一次到中国人家做客,保罗一家开始显得有些拘谨,看我们先送入口后,他们才跟着用筷子夹菜。酒过三旬,保罗用憋曲的法式英文,开始侃… (阅读全文)

诗经撷艺(2)不靠“谱”的君子

今日人们对“君子”的认知,大部分来自于《论语》。到孔子那个时代,君子一词,从原先本是贵族阶层专有词,慢慢演变为人格品行之代名词。孔子云:“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又云:“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而到了孟子时代,君子一词基本失去了其阶级成分,完全成为仁者的代名词。孟子云:“君子所以异于人者,一其存心也。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仁者爱人,有… (阅读全文)

诗经撷艺(1)淑女窈窕

说到诗经《关雎》,每个识字的国人都会哼出其中的几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过二千年来,中国文人对此诗的解说却有严重的分歧。 归结起来,一是把诗三百当作“经”来读,结果有毛诗的传统,关雎也被看作是首象征诗,道德教化诗,诗行背面要说的却是“后妃之德”。 第二是把诗三百当作“诗”来读,单纯从其文学性来解读,这在五四以后的新文化传统,基本都在这条线路上。这样的… (阅读全文)

一万个理由

不是一万个借口! 对怀疑者,任何摆在眼前的证据也是枉然。钉在基督旁的两个罪犯,有一个至死仍在嘲笑基督的神性。 不是一万个盲从!任何有价值的信仰,都会经过生活和思想之火的考验。如约伯所称:过去是风闻神,而今是亲自经历神。 对信仰者,有一万个理由而信,一切之根在于圣灵自己的工作,离开三位一体之圣灵在人心中的工作,信仰只是个价值体系和道德谱系,缺少内面的根… (阅读全文)

2017年,我也想当会长

鸦片战争后,五口通商,洋人开始来华定居,后来有了西方列强的租界。上世纪末,国门开放后,大量国内移民涌入加拿大。 多伦多和温哥华也几乎变成了华人的新租界地。不但有中国各省市县的三级同乡会,商会,联谊会,还有全国各地高校的校友会。 圣诞新年期间,国内各种会办的晚会,舞会,酒会应接不暇,俺当年刚出道教书的一个二流高校也居然有了多伦多的校友会。 太激动了!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