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 的存档信息

离开祖国太久,但一直不能忽略中国人那难伺候的胃。过去在渥太华的日子,实在使我中国制造的舌尖变得迟钝。十年前为了余生不和奶酪黄油相伴的苦宴,终于来到了加国最多葱蒜味的多伦多。要消除中国人的思乡情,其实很简单,一顿炸酱面或一块葱油饼就能把它咀嚼掉。当然如果再能读到中国人的心灵鸡汤—《红楼梦》,那么每次唱起O Canada 时,绝对不会海外侨民的感觉。 大统华实… (阅读全文)

每次读撒母耳记,常常觉得哈拿的祷告似乎和路加福音中马利亚的赞美诗(路加福音1:46-55)极其相似, 当然马利亚的祷告是在1000年之后。有学者说,或许马利亚应该是受了前者的启发而生灵感。这种现象应该在历史上是常见的。比如19世纪英国浪漫诗人拜伦的《在巴比伦河边》就是对诗篇137的改写: By the Rivers of Babylon 在巴比伦的河边(查良铮 译) We sat down and wept by t… (阅读全文)

年过四十的中国人恐怕都记得《巴比伦河》这首歌,当时被当作是牙买加民歌被介绍到中国,今天中国的大街上到处还可听到这首歌曲,不过大部分人恐怕都忘了此歌的原意。 其实这首歌的原词来自于旧约犹太人的亡国哀歌—诗篇137篇。 我們曾在巴比倫的河邊坐下,一追想錫安就哭了。 我們把琴掛在那裡的柳樹上;因為在那裡,擄掠我們的要我們唱歌, 搶奪我們的要我們作樂,說:給我… (阅读全文)

如果我们仔细读撒母耳记上第一章,你会多少了解撒母耳的一些身世。其实这是另一个夏甲和撒拉的故事。撒母耳的父亲叫以利加拿,有两个母亲,昆尼拿(Peninnah)和哈拿。哈拿是生母,昆尼拿应该是老二,但有子女。按家谱他是利未—哥辖—以斯哈-以利加拿–撒母耳–约珥—希幔这条线(历上6:22-38)。但按照摩西五经的传统,大祭司是否只能由亚伦支派的后裔来担任,而后来的发展却是… (阅读全文)

撒母耳是旧约中的一个传奇人物,许多传奇的人物往往超越时空,一遍遍重复在儿童睡梦前的故事中,使得我们反而忘了其历史的真面目。这篇文章笔者试从历史及文化比较的角度来看撒母耳这个人。对历史学家来说,历史事件和时间是把握历史人物的关键。但撒母耳生于何年,卒于何年?这是我们还原历史的最基本问题。 在人们使用今天的公历之前,各国都有自己的历法,只有在自己文化系… (阅读全文)

博主:远方无声鸽

写作就像一首每天哼唱的老情歌,听不听由你! [所有原创文章,转载使用请和作者联系,违者必究]

最新条目

分类

存档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