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2年11月 的存档信息

五一路上写博客,好象开各色的餐馆,一要迎合广大群众各种酸甜苦辣的胃觉;其次还要在菜色及品质上下功夫。有的博主是天生做厨房的,每天都能抓住这世界的潮流,小说,随笔,时评样样都让人养胃。另一类的博主只是在自家拉拉面,煮煮饺,最后也成了大家就冲着这一口的独一家。看着周围餐馆的火爆,尝过奶酪黄油的西餐,也品过干瘪断肠的小炒;前几天又发现一家新开的印度咖哩… (阅读全文)

女人还是女孩的随感

距离圣诞还不到一个月了,本想要清理一下杂乱的地下室,准备端出圣诞树,突然五一路上传出一声惨烈的哀求声—-“求求你,别叫我女人”。原以为是哪个被拐卖妇女的央求,或是哪个被家暴的新媳妇。进前一看,原来是昨夜隔壁邻居的新篇“女人抑或女孩?”经过市场管理员的妙笔,处理后的今日头条。只能感叹一声,毕竟别人搞新闻的,不得不佩服。 记得老爸在世时(某某社总编辑,不好… (阅读全文)

多城随笔(之四):聆听老房子的故事

少年时读过许多的安徒生童话,其中有一篇名为《老房子》的故事,却是百思不解其意: 街上有一幢很老很老的房子,它几乎有300年的历史,这一点,人们在它的大梁上就可以看得出来;那上面刻着郁金香和牵藤的啤酒花花纹——在这中间刻着的是它兴建的年月。在那上面人们还可以看到整首用古老的字体刻出来的诗篇。在每个窗子上的桁条上还刻着做出讥笑样子的脸谱。第二层楼比第一层… (阅读全文)

[朝鹿金曲] 刘若英的两首明天之歌

刘若英(1970年6月1日-),出生于台北市,祖籍湖南醴陵,知名歌手、演员。在家中三个小孩里排行老二,另有一姊及一同父异母的弟弟。刘若英出身军人世家,其祖父刘咏尧毕业于黄埔军校一期,陆军四星上将退役,刘父则是海军舰长退役。身为张艾嘉、陈升的首席女弟子,奶茶倍受瞩目。在推出《很爱很爱你》、《年华》等热销音乐专辑的同时,刘若英以她细腻自然的演技横扫许多国际… (阅读全文)

去菜场,男生该穿什么?

读了博友心仪的一篇小文《买菜新发现:中国男人的衣服该换换了》,不由得为我们华人男生的单一性,集体无意识性感到不安。生活在这样一个追求个性解放的时代,男生是不是落了伍。我不由得翻翻自己的衣橱(其实四分之三属于太太),周末去菜场,我该穿什么好呢? 说实话,天地下的男生似乎都没有几套衣服,在正式场合除了西装还是西装,而且场面越大,颜色越深。明白其中道理,… (阅读全文)

[名著赏析]显克微支的《你往何处去》

《你往何处去》是波兰作家显克微支于1896年创作的一部长篇历史小说。它反映公元1世纪,罗马暴君尼罗统治时期,罗马的异教与基督教之间的斗争,揭示基督教徒殉道的主题。尼罗为了欣赏大火,便下令焚烧罗马城。事后,嫁祸于基督徒,大肆搜捕,并把他们押到斗兽场供猛兽啮噬。暴君下令将基督徒黎吉亚公主裸体缚于牛角上,然后令勇士威尔史与牛搏斗。青年将领维尼裘斯飞身进入斗兽… (阅读全文)

[一分钟的小故事]—最贵的蛋是“笨蛋”

阿瓜是个弱智的小孩。 在三年级(1)班里,他的成绩是倒数第一。同学们也常取笑他,说头大不中用。每天放学后值日生搞卫生,他都会主动地留下来帮忙倒垃圾。更绝的是,白天上课,每隔两节课,他就会条件反射性地把垃圾桶拿到洗手间认真刷洗,原先最脏臭的角落,因为阿瓜的负责变成了教室内最醒目的净地。他总是微笑着,并纯真地看别人以怪异复杂的眼光看自己。 有一次,老师出… (阅读全文)

给美国大耳朵过生日

别误会,美国大耳朵不是来自南边美利坚的哪位客人,而是我家圈养的一只小狗— Cookie。老爸最后一次到多伦多来时,觉得Cookie 太难发音,又因狗种属America Cocker spaniel,外形特征极其明显,就是那一对垂肩的,毛茸茸的大耳朵,故老爸叫他“美国大耳朵”。 再过几天,我们的大耳朵就要迎来他五岁的生日。这五年来,他和我们相伴的日日夜夜里,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感动。还是… (阅读全文)

多城随想(3):波兰之心

记得小时候,大院里只有两辆公家的汽车,一辆是苏制的吉普叫嘎斯69,是单位里每个记者下乡的采访车。再就是波兰生产的华沙牌轿车,这辆车平时是社长的专座,遇上重大场合,记者们也可享用。朱师傅是这辆车的驾驶员,他儿子名叫小根,是比我高几届的小学校友。每天放学回家,最开心的事,就是看他老爹把这辆华沙擦得一尘不染。有时幸运时分也会轮到我,就是和小根及他老爹一起… (阅读全文)

诗人眼中的士嘉堡

玛格丽特.艾文森(Margaret Avison) 是我们这个城市的桂冠诗人,不仅她获得过两届的总督文学大奖,也是被权威的《Norton 诗选》收录的少数几个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艾文森的一生都很简单,经历也不复杂,她生死都在我们这个城市—多伦多。随手翻开她的一本诗集,里面都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的地名,从Yonge Street 到 401 高速公路。每天你我驾车或乘车经过的最乏味的风景,艾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