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3年2月 的存档信息

给自己留点小空间,婚姻方可长存

世界上有两种人, 结婚的和不结婚的。 结过婚的人知道不结婚者的苦恼, 但不结婚的只能想象结婚者的忧伤。 不结婚者以为手里握住自己的自由, 而婚姻似乎将是锁住他/她的枷锁。 不过个人认为, 真正的单身是种恩赐, 不是已婚者能想得透的奥秘。 按一位伟大的圣徒兼老单身汉的观点:“若常受节更有福气(But She is happier if she remains as she is)”。 不过我现在要来看看… (阅读全文)

清蒸鱼的境界

吃是人的本能,  吃的方式更是了解中国文化起点。 我这里想向各位介绍一下, 中国明末清初的大奇才—-李渔对清蒸鱼的独特见解。 李渔这个人,凡在中国高中毕业的人,应该都读过他的这篇文章,不信你看:“芙蕖自荷钱出水之日,便为点缀绿波;及其茎叶既生,则又日高日上,日上日妍。有风既作飘飖之态,无风亦呈袅娜之姿,是我于花之未开,先享无穷逸致矣。迨至菡萏成花,娇姿… (阅读全文)

这个男人到底要什么?

这几日生活很是平常,周围没有多少突发的新闻产生。中午偶尔用手机查Email, 结果一个男人的狂怒把我从困倦中惊醒。原来是一个坐头等舱的云南官员在砸机场的快讯。 惊奇的是:近一分钟打砸抢的画面里,  竟然无一人上前阻止;  直到今天,  我还可以依稀看见当年中国老百姓在菜市口观看杀人时的麻木。 如果我那时在场,我会不会告诉这个男人:“老子是假洋鬼子,官没你大(家长… (阅读全文)

一 近读《半生为人》,感慨万端。 这是一个当年的幸存者,讲述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们那些“从不 怀疑中产生了怀疑”的、“早已溃不成军的反叛者们”失败的初航。不是重新结集的号角(从来没有过一支严密的队伍),不是再度出发的战鼓(所谓战鼓只属于那文字还能召唤人们的时代),只是在历史潮流的涨落之中,沉淀下来的一些个体经验。只是一个瘦小,纤弱,坐过牢的女人,在一个… (阅读全文)

了不起的读者

许多时候作家写小说时,   恐怕没有考虑多少读者的需要, 这和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那句“文艺要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背道而驰。  博客里的文章也是如此,许多经典的作品常常要在冷落的角落才能被发现。   近日博客里,   一群了不起的读者,   天天不想着赚钱营生的事,   正在忘我醉心地研读阅读一本本英美文学的经典,   据说他们又在读美国现代经典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   … (阅读全文)

远方无声(7):休要毁坏(原创)

自从扫罗国王发动这场讨伐亚玛力人的战争以来,   每天黄昏,  伯利恒的城门口就是一个交流各类关于战争的流言和传闻的信息中心。 这些所谓的最新“军事情报”, 一般有两个消息来源:一是从战场上回来的受伤兵士;  另一类则来自那些一辈子好空想的老牧羊人。   这些老牧羊人每天清晨就赶着主人的羊,  要不是爬在希伯伦高地的草场上, 眯起眼来瞭望200里外战场的硝烟,  再用… (阅读全文)

远方无声(6):兴师动众(原创)

伯利恒的春天常常会刮起阵阵峭劲的寒风, 风里还夹带着旷野来的沙粒, 它给人们的感受不是寒冷而是刺骨。这是以色列首位国王扫罗执政的第22个春天, 一天快到中午时分,伯利恒城里的人们照例按往常的惯例生活着,劳动着。 突然两个骑马的军士疾驰进伯利恒敞开的大门,马蹄疾促的声音和掀起的灰尘,打破了小城昔日的宁静,好像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两个马兵一直横穿狭长的直街… (阅读全文)

朋友本是一种悖论,也是大自然的杰作

人物列表: 爱默生: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 美国思想家、文学家,诗人。 猫头鹰:孤独的哲人 蜘蛛:网络小虫 地点:爱默生常常散步的林中小路 猫头鹰:请问爱先生,什么是友谊? 爱默生: 我不想用轻巧的方式对待友情,  我愿以最狂热的勇气去对待它。  如果友谊是真的,  它就不会是玻璃丝或者霜花,  而是我们所知最坚固的东西。  今天,  在我们已经… (阅读全文)

远方无声(5):你是我藏身处(原创)

六个寒来暑往的日子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这几乎是大卫每天不变的时间表:   从先知拿单的学校回来,    照例是负责放家里的几十只牧羊,    黄昏前回家吃晚饭,   然后温习一天的功课和练琴,   晚祷睡觉。 这是个安息日前的中午,  大卫正赶着一群父亲的黑山羊, 朝着伯利城外的一座小山走去。一边赶着羊, 大卫一边脑子里回想着老师拿单上午教授的那门课。 按照摩西五经中的… (阅读全文)

人每天都和美打交道,   可美是什么?  美是客观的存在,  还是主观感觉?  这个看似最简单的问题,  实际上是最形而上的问题,  近60年来, 因着对其试图的回答,  一些人被关了牛棚,  一些人被贴上了唯心的标签,  一些人成了反动学术权威。  昨夜,  鸽子也被拔了毛,  踢了馆。  思前想后,还是要出来最后冒死一说,  大不了再写一份检讨书。  哲学领域争吵最凶的不是伦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