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3年4月 的存档信息

他们老外是怎么看咱中国人的?

自古以来, 中国人喜欢把自己人分成“三六九等”。 动机很简单, 就是“物以类聚, 人以群分”。到海外后, 因居住身份的不同, 中国人自己又把自己分为:老留学生,小留学生, 投资移民,技术移民和难民;当然以上这些人的后代就归为另类。  依我看来, 我们中国人实际只有两种:一种是北方人,另一种是南方人。  我现在去的教会是一间多元文化的教会, 除了领导层大部分是白人,… (阅读全文)

爱情如死之坚强

老实说来, 我最不爱读爱情小说, 特别是那种死去活来的言情小说。不过今年读过的四本小说(其他三部是《呼啸山庄》,《了不起盖茨比》和《小姨多鹤》), 最令人刻骨铭心并心生疑惑的还是这一本—-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 全书人物没多少, 但每个人的性格都让人过目不忘。 加西亚不是在浪漫的哥伦比亚庄园制造爱情的传说,相反,  小说最独到的地方是在死亡… (阅读全文)

这次为什么又是四川?

 天下人间有许多不解的困惑和苦难,太多去寻求背后的答案,只会把我们陷入更深痛苦的网络。 不过在迷惘中,我们看见一个群体的力量。  我们的存在需要别人, 他人无助的时候,我们至少可以伸手帮助,至少,至少像Emily Dickinson 一样疑问但还可以祈祷。   至少——还可以——还可以——祷告—— 至少——还可以——还可以——祷告—— 啊,耶稣——在缥缈的空中—— 我不知道你住在哪间屋子—— 我… (阅读全文)

为什么男人的脾气都很大?

从小上地理课, 教科书上这样告诉我们,世界大体有三类火山:活火山,休眠火山和死火山。 看看我们周边的男人,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归入其中一类的火山。 现在不发脾气,总有一天也会火山喷发。 没有脾气的男人, 就像不会哭的女人一样, 古今难寻觅! 中国传统一直比较赞赏男人的大脾气,  大脾气似乎是大男人的英雄特质之一。  世间不是有怒发冲冠凭栏处的岳飞;  也有冲冠一怒… (阅读全文)

美酒可以不喝,好戏不能不看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 那时我还在上初中,有一天,  有一个姓陈的男生, 被老师叫到了黑板前。 老师宣布: ” 这个同学今天是最后一次来上课了,不久后他全家将移民加拿大多伦多”。 人生这本书,谁也看不清, 猜不透。 加拿大,  当时对我们这些听样板戏长大的孩子, 是多么遥远的外星球。 不过记得这同学是京剧迷, 平时就在教室里摇头换脑, 哼哼唧唧。 个子虽矮,脑袋硕大,化… (阅读全文)

王安祈谈张爱玲小说和现代京剧 (刊载于联合文学259期2006年5月) 作为京剧人,在张爱玲小说和现代京剧之间,坦白说,我是非常京剧本位的。最初想到以现代京剧演出张爱玲《金锁记》,主要是为魏海敏量身打造,魏海敏的雍容 华贵、典雅端庄早已深入人心,然而以我对她的观察,美丽大方中透出的是坚忍意志与果决魄力,演梅派的黛玉、西施固然唱做绝佳,却总觉得与本性不近,总要… (阅读全文)

改良的几段京剧

京剧《大唐贵妃》梨花开春带雨 李胜素 (交响乐配) 2。京剧《大唐贵妃》之长生殿前七月七 于魁智 李胜素 (传统演出) 3。京剧《红灯记》选段  于魁智 (文革剧) 4。京剧《智取威虎山·打虎上山》选段 于魁智 (维也纳交响乐团伴奏) (阅读全文)

美,可以用不同形式来表达

中体西用,用京剧唱出歌剧《今夜无人能眠》 英国好声音,老百姓的唱法 三个正宗的意大利歌剧演唱 (阅读全文)

電影《梅蘭芳》細述清末民初京劇大師梅蘭芳一生,也揭露他與知名老生孟小冬的愛戀故事。孟小冬並非梅蘭芳正室,又牽扯出槍傷命案,這段「不甚完美」的戀愛曾被視為禁忌,過去多部梅蘭芳傳記甚至隻字未提。如今,作家萬伯翱、馬思猛合著《孟小冬:氍毹上的塵夢》,寫下孟小冬一生驚天動地的兩段愛情,一是與梅蘭芳,二是她後來成為上海灘大老杜月笙的最愛。 「梅蘭芳長期被視為… (阅读全文)

 在一九九六年春末夏初的马德里,伴随着国际出版家协会年会,国际图书节及西班牙文学成就展的盛况,云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名师泰斗,像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美国诗人约翰·乔尔诺、墨西哥诗人奥克塔维奥·帕斯,等等。正是在此次会议上,他们之中有人预测并确认:本世纪末的世界文学走向是向“古典”回归。与此同时,将时间回溯半年至一九九五年岁末,地处中国西部的敦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