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 的存档信息

平静地和施洗约翰的门徒过了两个夜晚,从他们的口中听到约翰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当年那个进到圣殿中成了哑巴的祭司,就是他的父亲。他很小就离开家乡,和死海边一群离俗的祭司社团一起生活。那是一群追求圣洁的圣徒, 是我们犹太人的希望所在。约翰虽刚过三十,但他对生命的体悟却超过自己的同龄人。 不过现在我们该如何去营救他呢? 我心中也没有多少的主意。 此刻耶路撒冷… (阅读全文)

黄昏前我要赶回家中守安息日,从公会的办公室出来,到家只需步行十分钟。一路上都是向我致敬的人,我热爱耶路撒冷这个城市—圣中之圣的地方,我的青春和梦想都曾在这里飞扬。 今年我已经四十二岁了, 这也是罗马皇帝提庇留执政的第十五年。  一周前我刚当选犹太公会的七十成员之一。 这是我年老的父亲最开心的日子, 我们这个家族又可以重新写入史册了。没有人再称我为“底母… (阅读全文)

引言: 这是7年前父亲生前的最后一篇公开文章,后来被改为记者访谈。文中的豆豆是我弟弟的儿子,妞妞是我的孩子,如今这两个孩子都刚过十三岁, 正式踏入青春萌动的少男少女时代。豆豆依然喊累  妞妞依旧轻松…… ( 豆豆和妞妞十岁时的合影) 豆豆喊累  妞妞轻松: 一位爷爷感受孙子在厦门和多伦多的教育 和老伴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儿子家居住了近半年回到厦门的资深新闻工作者石老… (阅读全文)

每个人的视角有限,看待困境和危难时也是有限。 不过如是人们能从不同的角度或高度来看待同一件事物, 或许你所见的将完全不同。 下面这组照片来自于多伦多的那场大暴雨,网友从不同的时间和地点所摄制。记得很早前读过的《荒漠甘泉》中一段美丽的文字,希望我们的灵魂重新被震撼:  我们不妨设想一群懒惰的人,住在山岭之下,他们从未一探山中的峡谷与岩穴;有一天,大雷雨扫… (阅读全文)

一个城市的消亡,无非是因自然灾害或是战争屠城。不过现代公司制度的兴起,城市也注册为一家公司。当城市收不到足够的税收时,城市也可以宣布破产。 昨天看《环球邮报》的新闻,底特律市竟申请破产保护了。 底特律这样的结局也是预料中的事,一年多前去芝加哥的途中, 路过底特律并住了一夜,那时已经感觉到了这座城市丝丝垂死的迹象。 去芝加哥前,先做了一番研究, 发现底特… (阅读全文)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耶路撒冷最冷的季节。凄冷的北风中夹杂大片大片的雪花,这时最让人难忘的是故乡没有飘雪的冬天和奔流不封冻的约旦河。一天中午,我们正在学习, 突然师傅被人通知立刻到圣殿去议事。 我听不清来人和师傅的低声细语,只见平时一脸严肃刻板的师傅, 突然脸上如同五月绽发的鲜花,春天好像立刻可以从天降临。师傅转身向我们大声宣布:“孩子们,希律大王死了!… (阅读全文)

一场大水困了火车, 也冲出背后许多耸人听闻的故事。 最震撼的一段,当是这段警察装乘客的故事: 根据CBC的晚间新闻报道,在上周一多伦多发生大雨淹水时,1部GO火车上的1400多名乘客被水围困,警方和消防队积极展开救援行动。当时电视台采访1名被困乘客,只见他满脸是水,浑身湿透,肩上搭着一条橘黄色的围巾,面对摄像机镜头侃侃而谈,讲述他被水所困的故事。但在该新闻播出… (阅读全文)

每个学琴的孩子都不能绕过巴赫,不过许多时候, 那一双双稚嫩的小手,在父母的威逼恐吓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弹起巴赫一首首的康塔塔时,为了通过皇家音乐学院过级考试, 巴赫肯定在天堂中流泪。弹钢琴不是用来过级的,而是让灵魂得以升华,心灵获得平安。 巴赫最传世的音乐作品大部分和福音书有关。读一下他的传记作品,就知道他的创作热忱来自于基督信仰。巴赫研究专家史怀哲有… (阅读全文)

快到中午时分, 我终于见到了阔别一年的故乡—-耶利哥城。  老辈们说,   耶利哥是一个有上万年历史的古城,   和我们祖先亚伯拉罕出走的城市—吾珥一样古老。    我喜欢古老的东西,   每次经过眼前这段倒塌的城墙,   似乎还能看见历史的尘埃扑面而来。   虽离家才一年时间, 这座平静衰老的小城和往年却大大不同,   路上多了许多来往的罗马士兵,   而且道路也被拓宽了许… (阅读全文)

昨夜好像是一场事先预谋的事件,看似平常的夏天雷暴, 把多伦多千万家人的生活完全搅乱了。前几天CBC 电台还在请嘉宾点评卡尔加里的大水, 记得多伦多这边的专家还为自己城市的防洪措施而倍感自豪。可是不到几周功夫, 多伦多在几小时内就水淹七军了。这下恐怕又成了另一个城市嘲讽的对象。 下午5点左右, 我家的小狗神色异常地跑到了二楼的洗手间不肯下楼,屋外的雨和平常没… (阅读全文)

博主:远方无声鸽

写作就像一首每天哼唱的老情歌,听不听由你! [所有原创文章,转载使用请和作者联系,违者必究]

最新条目

分类

存档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