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3年11月 的存档信息

瞧!这些纽芬兰人

 在加拿大,纽芬兰因为文化独特,口音怪异,性格敦厚,常常被其他省份的加拿大人编笑话嘲弄,俺翻译了两则关于纽芬兰人(Newfie)的小故事和您共度寒冷的冬日。 故事一:雇谁来修这堵墙? 三个承包商要投标修复渥太华总理府(24 Sussex)的围墙, 一个承包商来自阿尔伯塔,第二个来自纽芬兰,第三个来自魁北克。一个联邦政府官员,把这三个人带到了需要修补的围墙跟前。 阿尔… (阅读全文)

 十二月还没到,多伦多的气候已经降到零下8-9度。寒冬就是我们加拿大生活的一部分,难怪当年美国作家马克吐温这样评价加拿大:“北方的几亩雪地”.感谢马氏这样的冷评, 使南边的美国人失去了对加拿大的兴趣,否则加拿大将重演墨西哥的悲剧,大片领土将会插满星条旗;尼亚加拉大瀑布恐怕早沦为美国独有的风光名胜。 对大数生活在加拿大的人来说,天寒地冻早已经渗透到我们的肌肤里… (阅读全文)

 离开列治文山的炸鱼店,凯西继续开着她的那辆红色道奇皮卡,在昏暗的央街缓缓地行驶着。 此时窗外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地把深秋的枯叶都打落了。 两人在车上几乎没有任何话可讲,只是各自听着,回味着心底里最深处的澎湃。 毕竟都是在风雨中,漂泊多年的男女,对爱情的憧憬早被现实中的挫折所束缚。 特别是那些人到中年还没有收获爱情的男女,“进入那没有季节的世界,你在那… (阅读全文)

在吃饭之前,凯西都有祷告的习惯,那怕是在餐馆里吃饭。当两盘炸鱼刚端到两人面前时,井上里面的那个自我已经饥饿难忍,可外面还是要保持绅士般的节制。他正想挥手示意,请凯西先吃。这时他发现,凯西正低头喃喃自语,虽然周围都是嘈杂声和油烟味。那一刻,井上似乎看见她身上的一股力量,安静地能把周遭的所有的不安都融化掉。 井上也不由自主地低头沉思起来, 虽然他的父母… (阅读全文)

有些钱还是让别人赚好!

这几天到了汽车换机油的时候, 还是照常到一华人修车铺进行。那个地点虽偏,但师傅一看就是老实人,脸上好像就写着这一个词–诚实。一开口说话也尽是大实话,从不和你绕弯子。到他那里,心中也是一个词–踏实。 在他这里换个机油仅30刀,顺便还帮你检测汽车别的部位和故障。我看他换个机油那么便宜,去Canadian Tire  买个同型号的机油都要20多刀,却纳闷为什么那么多人还自己… (阅读全文)

在冰冷的夜晚里,如何才能使心温暖?

 Margaret Avison  是我喜爱的一位多伦多诗人,两次获得加拿大总督文学奖。她的诗不只是些个人的抒怀,更重要的是她把信仰融入到了美丽的诗行中。她不是简单地把教义文学化,而是在文学的寓意中和想象的空间里去探索信心的本质。 比如这首” 祷告得蒙允许” 收录在她诗集〈Always Now〉中的诗,我把它译为中文,愿所有追求真理的人一起来慢慢咀嚼。Margaret Avison  的诗句需要… (阅读全文)

这是个星期五的黄昏,天色渐暗, 华灯初上。不过眼前的那个路标广告却格外的耀眼,原来上面写着是“北边最好的Fish &Chips”。停止了吃寿司还是吃春卷的争论,两人一致同意,就去这家离奥萝拉不远,位于列治文山央街上的这家炸鱼店共进晚餐。 车刚开进一个小购物广场, 招牌上几乎都是中文和波斯文。靠近角落的最后一间, 一个木制的招牌上画着一个鱼形,旁边写着一行小字“… (阅读全文)

  谈及一国之文化,必不能绕过其民族的饮食,在西洋人眼中东洋人好像只吃寿司,中国人只炸春卷。这样的总结虽是片面, 但还是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用紫菜包裹的半生半熟的寿司,吃出的是一个小岛玲珑精致的生猛;春卷里面一定要有豆芽菜,炸得金黄的外皮下,咬出来一个泱泱大国的包容和沧桑。    已近黄昏时分,多伦多秋日的天地格外多彩,不过401高速公路却是异常的乏味。这些… (阅读全文)

这个世界的单身汉,大体有三种情况: 一是错过了机会;另一种是机会还没有到;最后一种是自动放弃了所有机会。井上秋野应该是属第二种,在前面四十多年的生活中,他有过单相思的辗转反侧, 也有过被人苦恋的烦恼。不过这一切都如大海的潮汐,随着岁月的增长,而慢慢退到了记忆的深处。到他这个年龄的男人, 已经不单单会为美艳娇容而动心,相反,他需要的是知音佳偶和精神良伴… (阅读全文)

从蒙克顿(Moncton)到多伦多大约有 两个小时的飞行距离, 井上秋野拿起在机场书店刚买来的《纽约客》杂志翻弄起来,他看见这一期又有爱丽丝芒罗的一篇短篇小说《Gravel》,他开始聚精会神地阅读起来。 邻座是一个头发梳得整齐且拉得很直, 大约十八九岁的亚裔少女。一张稚嫩白皙的圆脸一直贴在机窗口,瞭望了快一个多钟头。  还时不时拿起手上一只套着Hello Kitty 的 ipone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