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3年12月 的存档信息

过去是乎不太留意冬天的存在, 因为相比渥太华的寒冬,多伦多还是在晚秋。不过今年的冬天来的好像特别早, 天也黑得很早。 下午五点左右已如夏季的十点,看来多伦多也真是只有两季半—-冬季,夏季和十几天的秋季。 天又黑又冷,人也懒得出门,晚餐天天都想吃汤煲,也许到明天开春时,一家人都会有企鹅般的身段,香柚般的笑脸。 清晨和老母亲通了电话,她说厦门的气候也是反常… (阅读全文)

2014年,不信,你做不到这些!

去年的今天,立下极大壮志,写下了十几项的新年目标。365天过去了,对照检查结果发现仅实现了其中几条。俗话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眼看2013年不剩几日, 已无法完成任务了。夜深人静,痛定思痛,彻夜难眠,立下这十二条自己容易实现的幸福目标, 好在2014年底对读者有个交代: 1. 看到比自己富的人,要有拼搏感; 2. 看到比自己穷的人,要有内疚感。 3. 遇见比自己胖的人… (阅读全文)

令人费解的十二件圣诞礼物(男人版)

今天是十二月十二日,一个特别的日子。离圣诞前夜还有十二天,在此和各位一起和鸽子在博园共舞十二个月的人,一起来分享这首歌。这是一首欧洲圣诞老歌,你或许每年都听了几十遍,但是其中的十二样礼物里面充满了象征意思,好像一个谜语,不知您能解出多少? 这十二样礼物是: twelve drummers drumming 12個鼓手打鼓 eleven pipers piping 11個笛手吹笛 ten lords-a-leapin… (阅读全文)

帽子,帽子,帽子!

有言道:“女人的裙子,男人的帽子”。帽子对男人的重要,犹如女人对裙子的爱好。 不过来到加拿大前,俺也没有戴过几顶帽子。 一是因为脸小又加戴眼镜的缘故,戴一顶帽子的话,几乎就面目全非了。高中时,有一阵子在记者圈中流行戴“鸭舌帽”,老爸喜欢时尚,也不知从哪里买了一顶戴上。一天我也好奇地往自己头上一扣, 也正合适。第二天,就匆匆慢慢地去百货大楼买了一顶,颜色浅… (阅读全文)

胡兰成和民国时期的学术

上周六的下午天气骤降,本想去公园溜狗,可狗嫌天冷,也无心出门。大好光阴不想辜负,突然想起该去书海中畅游一下。比起那些去Mall 里面进行圣诞采购的人流,这个书店还是显得几分的冷清。不过一年下来, 各类有收藏价值的好书也日渐上架。本想找找几本《诗经》研究的书,把俺的诗经闲谈进行到底。不过好书太多,想起正在打包搬家,只好割舍几本书画杂类。 和老板寒暄几句后,… (阅读全文)

一件人人都买得起的圣诞礼物!

还有两周的时间,圣诞节快到了。 你会送什么样的礼物给你的亲朋好友呢? 礼物其实不在乎多值钱,而在于—-礼物是一件你可以拿在手里,说:「你看,他想到了我。」或者「她仍记得我。」的东西。 对赠送礼物者而言,礼物是内心底感谢,爱慕可见的视觉象征。就像婚礼里,新郎新娘互赠的戒指虽是个外在的记号,代表的却是在永不止息的爱里的合一。 对接受礼物的人来说,礼物是爱… (阅读全文)

差点被当作是 “文艺女青年”!

周末快到了,写一篇最近俺的一点小奇遇供大家乐一乐。 最近几周来,写了几章婉约的爱情小说,哼了两曲风雅的诗经,差点被一位新来的博友当作称是文艺女青年。为了消除误解, 俺只好掏出看家秘诀告诉这哥:“凡博中用花草者为网名,大多数是姐;而博中用飞禽走兽者为网名,几乎是哥,当然熊猫除外”。这个兄弟还是不相信, 以为俺是梅兰芳唱花旦,孟晓冬演须生。后来郁闷了几天,… (阅读全文)

没有圣诞树的圣诞节

在加拿大过了十六个圣诞节, 总共就用了两棵圣诞树。初来的几年,生活漂泊不定,从维多利亚到渥太华,要不在大学宿舍;要不就是寄人篱下,只有看着街上的圣诞树和房东家的圣诞树过圣诞节。 1999年终于在渥太华住上了自己的房子,可以放心地在自家的客厅里放上一棵自己的圣诞树。 当时周围都是西人的朋友, 几乎家家用的都是真树,所以也跟着买了一棵实木的圣诞树。可是圣诞节…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