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4年2月 的存档信息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一头“猪”

每个人心中不但有一个兔子,每个人心中也有一头“猪”。猪一般被视为肮脏和愚笨的象征,没有人愿意被人称为是“猪”,特别是“笨猪”。不过迪士尼创造的Winnie the Pooh,同时也把人们对猪的观念给颠覆了。Piglet 就是那头可爱的并是衣着干净的小母猪,胆小羞涩如同中国古代的小家碧玉。有时真佩服美国佬的创新精神,猪这种人类文化中最负面的动物,竟也可改造为小朋友们心中的至宠… (阅读全文)

彩云之南(5): 娃娃出门男人带

去过云南的人,都会津津乐道所谓的“ 云南十八怪”。不过有些因时代的变迁已无存在的基础,比如:“ 鸡蛋串着卖”,“火车没有汽车快”。而有些太超越时代,至今无人理解,比如这第十五怪:“娃娃出门男人带”。 北方受孔孟之道的影响,男人在家中自然是称王称霸,脾气也很大。做家务带孩子基本都是女人的活。后来中国南方沿海率先和列强通商,受了西洋文明“女士优先”的影响,剪了辩子… (阅读全文)

彩云之南(4):他天生就是个当医生的料

上中学时,只记得校园的隔壁是所军事监狱,门口有军人站岗。偶而也听说过一些有人翻墙越狱的传闻,不过自己没有亲眼目睹罢了。现在想来倒是有几分的后怕,如果你知道你孩子的中学旁边就紧挨着一所监狱,你还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到那里读书吗?那时上学都是自己步行或骑自行车,下了课也是自己独自或者和临近的同学一起回家。每次经过这所军事监狱,总看见一些剃光头的青年在干活… (阅读全文)

记得上大学的时候,第一门课是《形式逻辑》,里面有许多悖论至今记忆犹新,其中这二则,不知你如何破解的?答案合理者,将赠送红烧乳鸽子一只。 芝诺悖论是古希腊数学家芝诺(Zeno)提出的一系列哲学悖论,因为被记录在亚里斯多德的《物理学》一书而广为人知,其中最著名的是“阿喀琉斯追乌龟”悖论。 假设乌龟在阿喀琉斯前面100m,每秒钟速度为1m/s,阿喀琉斯的速度为10m/s,则阿… (阅读全文)

别被你的眼睛所欺骗!

世界上何为“真实”? 是不是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就是“真实”吗?不见得吧!我们没有见过爱这个东西,但却知道爱的存在。有时我们相信眼见为实,可是我们常常受眼睛的欺骗。不信你可以数数下面这幅画里是鱼多,还是鸟多? 人类对自己的理性和认知太过自信了,人们可以想象一个永远止境上升的台阶吗?在只有二维的时间中这种阶梯是不可能存在的,但在三维空间中却是可能。比… (阅读全文)

彩云之南(3):唐老师想离婚

每个时代的悲哀,往往只有下一个时代的人们才能体悟得出来。就如我们今天悲悯北朝鲜重压的百姓,而生活在其中的人却似乎毫无感觉。不过有一天,当感觉痛的人多的时候,情况就不同了;特别是一旦被几个臭文人呐喊出来,离天翻地覆的革命就不远了。对今天大部分的中国人来说,离婚早已是解决婚姻中巨大痛苦的一条捷径。可在三十多年前的中国,离婚的决定远不是两个人就能作出抉… (阅读全文)

彩云之南(2): 青梅非能竹马

云南自古就是中国政治流放的边疆,犹如当年沙俄的西伯利亚。这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30年前是没有几个中国人会为之神往的。四十四年前,十万上海知青豪情万丈来到云南,不久发现这里并没有所谓“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香格里拉,等候他们的是所谓的劳动改造。 我出生在中国文革最动荡的那几年,浑身都烙着“革命”的印迹降临人间,20余年后的六四之组织者或活跃分子就是我们那拨人。… (阅读全文)

彩云之南(1):往事的芬芳

每颗心的深处,当疲惫漂泊异乡时,耳边总会响起故乡的呼唤。对爱丽丝。门罗来说,故乡是那个看不清男男女女脸面的,但可以用文字触及却又神秘的安大略小镇 ;每天屋顶上小提琴拉响的白俄罗斯村庄,是夏加尔画笔中流淌的永远无法回去的故乡。 每当有人问我,“你的故乡在何处?”,我几乎会毫不犹豫地回答:“ 云南”。虽然我不是出生在云南,每次填籍贯时还要写上“山东”,唯一能证… (阅读全文)

痛饮一大杯,友谊才能地久天长!

本人虽然滴酒不沾,不过酒精和友谊的关系却非常值得深入研究和思考。读凌波仙子近日的博文《下半生与红酒过》,心灵更是受到不小的刺激,故寻来彭斯的这首金曲来和各位博友分享。为无忧博客中,我写你评的博主-博友的新型友谊干杯! 苏格兰诗人彭斯,一生只活了短短的三十七年,但他这首《往昔的时光》(友谊地久天长)却成了讴歌友谊的金曲。200多年来一直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阅读全文)

立春了,大家一起来读书!

读了艾丽丝门罗的传记,发现一个成功的作家之要素就在于把书当作自己的良师益友,虽然她只上了两年的大学,但她的阅读面却非常广,这是和她在维多利亚同前夫开书店四十年的经历有关。 她的文学风格也是建立在前人基础上,从她的自述中看到,对她小说影响最大的两个作家,一是狄更斯,另一个是艾米莉勃朗特,其中门罗许多小说的写法都有其《呼啸山庄》的影响。如果你真正把写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