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4年9月 的存档信息

秋探胭脂河

多伦多住了十多年,许多地方竟没有踏足过,甚至名字都在记忆中找不到任何的痕迹。当人总觉得一切都早已习以为常时,身边的许多惊艳也常会无声无息地错过。胭脂河(Rouge River),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在多伦多的最东边,有一条本地华人称之为“红河”的地方。加上流过人口繁杂,名声不雅的诗佳宝,这本是多伦多最有窈窕风姿的三大河流之一,却被她这个极普通的名字搞得灰头土脸… (阅读全文)

一本书的夏天

一整个夏天,不管是在落基山下,还是在蜜月湖畔,我都在看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甚至找出各种文学评论书籍和讲座,企图发现此书的魅力所在。可惜翻了几遍后仍觉得是如清淡的鸡汤一般,或许是文化差异的缘故,还是自己的文学素养不够呢?这样一本当代英语读者最喜欢的小说,为何我读起来却如同嚼蜡一样? 我为何会被《傲慢与偏见》所多时缠捆,原因很简单:因为偶然一次听… (阅读全文)

奶酪,歌剧和普契尼

在天堂和地狱大门口,一个法国艺术家和意大利厨师来到彼得面前报到, 这两个人都战战兢兢地等候彼得的盘问。 彼得首先问法国人:“你一生最大的爱好是什么?”法国人说:“吃奶酪”。彼得皱起眉头,打开一扇门说道:“请这边走”。随后只听一声惨叫, 这个法国艺术家掉进了火湖。 轮到彼得盘问意大利厨师了,这位厨师不敢再说任何意大利的美食,而是哆哆嗦嗦地唱起一段歌剧咏叹调。… (阅读全文)

站在张爱玲的高度看博客写作

整个夏天都纵情于山水美食之间,坐在键盘前,指尖似乎已经不听心思的使唤。不断听见一些很能变成博文的故事,可是一开始第一句,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在回旋:“这还是件有意义的事吗?”“ 到底当初开搏的目的是什么呢?” 撂笔近二个月后,却是有时间好好思想想未来博客创作的意义所在。记得去年秋天也曾经问过同样的一个问题,获得了许多博友的肯定,接着又疯言疯语写了快一年的时… (阅读全文)

友多为何还寂寞?

人世间,你如问每个人,一生中你最怕的事情是什么?每个人肯定都会有自己不同的答案。有的人怕死;有的人怕生活失去保障;也有人怕妻离子散等等。不过这一样,大部分人内心中都怕,只是每个人口里不承认罢了,那就是—-“寂寞”。 人这个受造物,一被创造时心底里面就打上了“寂寞”的烙印, 故亚当需要夏娃来消除最耐忍受的寂寞。还好人类始祖,虽被逐出伊甸园,但上帝以生养众… (阅读全文)

秋天并不让人都忧愁!

中国文学中以文字描写秋天, 最有色彩感的莫过于李清照的各类小令。虽前人早有“宋玉悲秋”的咏叹, 不过易安一句:“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李清照《醉花阴》),中国式的凄凉秋景已无后世文人可超越。另一首众人熟知的《声声慢》,仍不出晚秋的悲凉:“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上帝造天地万物,定节令,日子,年岁,本看着是好的(参看《创世纪第一… (阅读全文)